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近侍堀川国广的一天

这一篇给 @嬴曌_八世 的回礼~

1.人物ooc请注意
2.审神者有姓名,对,就叫八世......
3.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竹子我觉得甜,甜得牙都要掉了......
4.写着写着就不自觉地就爆了字数(害怕
5.人称转换有毒请注意

 

//////////////////////////////////////////////////////////////////////////////////////////////////

6:00  起床洗漱,收拾被褥时小心地放轻动作,防止一旁的兼桑被自己吵醒。

 

6:15  洗漱完毕,在回房的路上碰见了正在进行晨练的山伏和同田贯等人,被兄弟热情地邀请一起修行,婉拒。

 

6:30  前往厨房帮忙做早饭。

 

7:00  在厨房打完下手,和烛台切等人打声招呼,离开了厨房。

 

7:10  回房间叫兼桑起床。

 

7:15  把赖床的兼桑叫起来了,协助兼桑穿出阵服。

 

7:30  把兼桑推去洗漱,被粟田口家的秋田叫住了。

 

7:35  跟着秋田来到三条家的寝屋,帮助三日月换出阵服。

 

8:00  和粟田口家的短刀们一起,帮三日月换好出阵服。婉拒了他们一同去大厅吃早饭的邀请,前往主人的寝屋。

 

8:05  敲门,没有得到回应,说了一声“失礼了”,拉开门,果然还在睡觉。

 

8:10  看着她的睡脸犹豫了五分钟,终于下定决心叫她起床了。

 

8:30  和主人折腾了二十分钟,不知不觉变成了自己陪她一起再睡一会儿的情况。

 

8:45  因为迟迟没有和主人出现在饭桌上,烛台切找了过来。把主人直接从被窝里拎出来,敷上一块冰毛巾让主人清醒了过来。自己则被教训,说是太娇惯主人了。

 

9:00  总算和主人一起到了大厅。

 

9:30  和主人一起给出阵的一队队员们检查马匹和刀装,发现小云雀有点没精神,临时换成了望月上阵。

 

9:45  送一队的队员出阵。

 

10:00  开始和主人一起批公文。

 

10:45  主人丢下笔,开始耍赖不肯继续看公文了。

 

10:55  劝说无果,被抱着手臂撒娇,战线溃败,默默拿过她的公文帮忙一起批......感觉烛台切之前说的非常有道理,但是这些道理,对上她的时候全都没有用武之地。

 

11:10  主人在一旁看漫画和小说,全程“哈哈哈哈”的时候,偷偷瞄了自己几眼,手悄悄地伸到下面,打算从抽屉里摸零食来吃,被自己抓住,没收了零食。马上要吃午饭了,这个点还吃零食对主人的身体不好,撒娇也绝不妥协。

 

11:30  前往大厅用餐,主人一直鼓着脸,视线也始终不肯和自己对上,好像是生气了。

 

11:50  烛台切精心准备的午饭也没让她的心情好起来,该怎么办呢?

 

12:00  说是要睡午觉,不肯让自己跟着,只能先去书房处理上午还没批完的那部分公文了。

 

12:45  听说午觉睡太久,对身体也不好,很担心,但是不知道该不该去找主人,她还在生气吗?

 

13:00  批错了好几条公文,放下公文,去厨房散散心。

 

13:50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带上了下意识做好的樱饼,大概是因为她前段时间一直说想吃吧。

 

14:00  到书房的时候,看到她正在翻看自己走之前没收拾好的公文。气呼呼地说着“我不在你连个公文都批不好”的样子也很可爱。

 

14:02  把手里的樱饼递给她,眼睛一下子就发亮了,特别欢快地接了过去,嗯,这大概就是消气了的意思。

 

15:00  主人批着批着公文睡着了。这种天气的下午真的很催眠。

 

15:05  想着是不是要叫醒她比较好,不然晚上又要熬到很晚了,可是听见她的梦话后,忍不住笑出了声,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堀川大笨蛋,才不是因为睡不着过来的,才没有觉得闹脾气很对不起。”

 

啊呀,这可就真的没办法了,不是么?

 

15:10  从主人的寝屋抱来一卷薄毯,给她披上,小心地按实边角的缝隙。

 

15:11  悄悄在她的发沿亲了一下,胆小鬼,但是现在就这样,也很满足了。

 

16:00  果然还是不能让她睡太久。把她叫起来时,迷迷糊糊的,脸上还留有红印的样子,可爱地让人忍不住笑出声。

 

16:03  被清醒后恼羞成怒的主人打了好几下,虽然一点都不痛,但还是装作吃痛的样子,果然马上就住手了,别扭地关心起自己有没有事情。

 

16:30  去本丸门口迎接出阵部队的回来。

 

16:40  跟着兼桑回房间,主人好像嘟囔了一句什么,问她的时候又摇头说没什么,有点好奇她说什么。

 

“兼桑兼桑兼桑,反正我总是排在兼桑后面啦,笨蛋堀川。”

 

17:00  揉完肩后,兼桑说感觉舒服多了。

 

17:10  为兼桑泡好热茶,摆好了和果子,心里却总踏实不下来......果然是很在意主人之前的样子......虽然马上就要开饭了,但是在那之前,先去见一下主人吧。

 

17:20  “笨蛋笨蛋大笨蛋!堀川是大笨蛋!”

 

还没进去就听见了主人一个人的怒吼,突然好奇地站在了门外,没有推门进去。

 

“总是兼桑兼桑!只要兼桑在了就不管我了!”

 

“每次想邀请你两个人出去,都是一脸抱歉地说什么要照顾兼桑没空。”

 

“女孩子要鼓起勇气来邀请男生很不容易的好么?!好么?!”

 

“搞什么啊?!小说也好,漫画也好,电视剧也好,别人的恋情上都是各种女生插足,为什么到我这里就是要和一个大男人抢男人啊?!而且两个人明明都是直的!”

 

“你干脆和兼桑去结婚算了!大笨蛋!”

 

17:30  逃掉了,我。

 

18:00  一个人坐在树上考虑起了为什么自己会落荒而逃。

 

18:30  我害怕的,究竟是什么呢?

 

19:00  “堀川?堀川?你在哪里?”

 

19:05  远远地就听见了她的呼喊声,却发挥了自己一向引以为豪的隐蔽值,将自己隐藏在了层层叠叠的枝叶之后。

 

19:10  她慢慢靠近了这棵树,气喘吁吁地扶着树干,看样子是很累了,也对,毕竟平日里是个躺下就不爱动弹的性子,这样子满本丸地乱跑,是第一次吧。

 

19:15  她哭了。

 

19:20  一边哭还一边抽噎着用手去乱抹,本来就满是泪痕的脸上,变得全是泥土和灰尘了,是我变得迟钝了吗?现在才注意到她膝盖上的痕迹。

 

19:30  “对不起,我不会再任性了。”

 

“会乖乖地不挑食的。”

 

“零食也不偷吃了。”

 

“会好好批公文的。”

 

“也不会在背地里说兼桑坏话了......呜,呜,这个,这个做不到。”

 

“都是我不好,我会改的,所以......别离开我啊,堀川。”

 

19:35  不是的,不是的。

 

“不是的。”

 

19:40  在察觉到之前,声带先发出了声音。身体不受控制地,从树上跳下来,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不是你的错。”

 

19:50  看着突然出现的我,她瞪大了眼睛,眼眶里的泪花还在打着转,犹豫着要不要落下来。

 

“堀川?”

 

“是,主人。”

 

在我伸手替她擦去脸上乱七八糟的踪迹之前,她先扑了过来,将脸藏在我的肩头,抽抽搭搭地埋怨了起来。

 

“你都听见了!是不是?”

 

“......是。”

 

“全都不算!不算数!”

 

“好。”

 

“下次要是,再不打一声招呼地不见了......我......我就把兼桑派去做三个月田当番!三个月马当番!不准你给他帮忙的那种!”

 

“好。”

 

“回去吧。”

 

“好。”

 

20:10   回到大厅的时候,还等在大厅的几位看见我们俩后,明显地松了口气。随后,又紧张了起来。药研拉过主人给她擦破的手心上药,长谷部跑去主人的寝屋准备替换的衣服。烛台切去厨房拿为我们俩热着的晚饭。

 

20:30  我知道自己作为近侍失职了。但是除了长谷部有想要说什么,却被烛台切阻止了以外,其他人都保持了一致的沉默。这份无言的温柔,让我愈发为自己的轻率而感到懊悔。

 

20:35  我真是,胆小到,无可救药啊。

 

20:40  “大将的手磨破了,这段时间的起居会不太方便,堀川殿作为近侍,可能要比平时更用心地去照看她一点了。”

 

因为药研的这句嘱托,护送着主人到寝屋后,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离开,到深夜再来抽查主人有没有偷偷熬夜。而是留了下来,尽管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自己之前的荒唐举止,却还是执拗地留了下来。

 

20:55  也许是一直沉默地对坐着觉得尴尬了,被主人催促离开去洗澡。

 

21:00  回到寝屋拿换洗衣服的时候,被兼桑问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笑着回答他什么都没有。

 

21:50  泡完温泉出来,在院子里吹了一会儿风,感觉大脑清醒了不少。

 

22:00  按照以往的习惯,去主人的房间检查她有没有好好入睡,走到房门口时才想起了今天的不同,有点踌躇。

 

22:03  想着只是看一眼就悄悄离开。结果开门时,从缝隙中漏出来的明亮的灯光,让自己变得手足无措了。

 

22:05  主人注意到了门被打开的动静,只能走了进去。

 

22:06  明显是在等自己。刚刚洗完澡,发尖都还湿着的主人,视线注视着门的这边,手里还捏着之前在玩着的手机。

 

22:07  叹了口气,走进主人的寝屋,从主人的衣橱里拿出一块收好的干毛巾,走到她的身侧,坐在床边,为她小心地擦起了头发。

 

22:10  和之前尴尬的沉默不同,现在不发一语的情况,却让心情变得宁静祥和起来。

 

22:20  擦完了头发,把毛巾重新收到了一边,想着必须要说点什么了,于是就开口了。

 

“为什么当时,只有说兼桑的坏话这点不肯实现呢?”

 

22:21  “因......因为.......”

 

脸一下子就彻底红透了,主人真是个好懂的人。

 

“因为......我不想堀川老是只跟在他后面,不理我嘛......”

 

22:25  其实是听见了她的回答的,却摆着一张标准的笑脸,作出了无辜的神情,直到她先承受不住羞耻心的作祟,盖上被子,说要睡觉了。

 

22:26  替她关上了房间的灯源,脇差的夜视能力,让自己即使是在黑暗之中,也能清晰地看见她微微颤动的睫毛。

 

22:30  (已经是好孩子该睡觉的时候了。)

 

 

本该关上房门的,却不自觉地,走到了她的身侧,伸手,捂住了她的耳朵。

 

明明是看见了她因惊诧,而忽地睁大的双眼。

 

却依旧捂着她的双耳,倾泻着只敢在黑夜盛开的心声。

 

“我喜欢主人。”

 

“但是......我也很害怕。”

 

“害怕这份情感的突然,害怕着所谓人心的善变。”

 

“此刻的爱意愈是灼热,退去之时也就愈发冰冷无情。”

 

他亲眼见过前主无数的一夜风流。

 

那时的他不懂,此刻的他仍不懂,怀抱着只有萍水之缘的女性迎来黎明,然后毫不留恋地离去的前主,那个人心中是真的,没有为大义以外的情感而动容过吗?

 

若是那个人也曾有过迷恋。

 

那可以被割舍的爱意,那可以被消磨,被褪去的爱意,更是令他心怀畏惧。

 

他做了几百年的刀,却是初次为人。

 

于是开始为她不断停驻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而困惑,开始为这份打乱了他全部计划和节奏的情感而慌乱。

 

直到她的呼喊,她的眼泪和她过于温暖的拥抱,在他面前长驱直入,突破了他一直逃避着的防线。

 

“我喜欢你啊,八世。”

 

尽管只是她告知的义名,他也愿意,用缱绻的语调去呼喊她。

 

他松开手,发挥自己的机动,逃出了她的寝屋。

 

抱歉呐,我是个只敢捂着你的耳朵说出告白的胆小鬼。

 

所以,嘘——先晚安吧。

 

所有的答案,所有的回馈,所有需要你来给予我的意义。

 

让我保留到明天,再来受命吧。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