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11】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十一章:那是,谁都不曾知晓的真相

化为【神】的女孩远离了这个世界,不知是幸或不幸,世界抽走了所有人有关女孩的记忆,却独独没有收走少女的那份。

 

背负着仅此一份的回忆,少女为了守护女孩所深爱的世界,一次,又一次,将自己投身于战斗当中。

 

但是再坚硬的钢铁也有断裂的一天,即使是深爱着女孩的少女,也战斗到了力竭的那一刻。

 

终于能与你相见了——

 

这么想着的少女,被人布下术式,成为了捕捉已经成【神】的女孩的陷阱。

 

但是就连布置了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也绝对没有想到。

 

少女反过来利用了这一切布置,抓住了本该遥不可及的女孩,将女孩的【神性】和【人性】割离了开来,经由自己的手,将世界的规则重新改写。

 

渎神的少女义无反顾地坠向魔道,即使如此,她所做的一切缘由,她所深切祈愿的,也仅仅只是期盼着,那唯一的一人,能获得身为人类应有的,小小的幸福。

 

可是,就算是为了女孩,叛逆了整个世界的少女也清楚,再也没有比女孩更纯粹,更善良,更为崇高的存在了。

 

如果是为了他人的幸福,即使已经忘却了曾经的一切,女孩也一定,还会又一次如当初一样,将自身归于秩序的齿轮当中吧——

 

所以,故事到这里,也远远没有结束。

 

她还需要更多,更多的奇迹,来拯救自己深爱的女孩——

 

这么想着的少女,突然有一天,在世界的夹缝当中,捕捉到了一个世界背面的气息。

 

【圣杯】——

 

万能的许愿机。

 

这仅仅是一个谎言,圣杯所能达成的愿望,也有自己的极限。但是,这个位于夹缝世界背面的圣杯却极为特殊——

 

那就去夺取它吧。

 

——为了她所深爱的那个女孩。

 

已经拥有了和【神】同等规格的【恶魔】,将自己降格成可以被召唤的英灵,潜进了这场荒诞的战争当中,蛰伏着,等待着——直到再一次被唤醒的时刻到来。

 

*

 

“宝具——”

 

“【叛逆的物语】——”

 

深红的令咒化作了庞大的魔力,涌进了Archer的体内,而archer也在这股魔力的加持下,脱离了小樱的怀抱。

 

她的形态不知不觉地发生了变化,先是服装较之前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随后,她身后原本优雅的光翼,也蜕变成了看着就令人颇感不详的,连接着黑羽的骨翅。

 

她漂浮在空中,缓缓地挣开了双眼,注视着下方的caster,对着立场对换的此刻,露出了一个难以捉摸的讽刺笑容。

 

但比起她显而易见的变化,在场的小樱和caster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是一瞬间仿佛被周遭的建筑,生物,甚至是空气——

 

没错,这股压迫感,简直,简直仿佛是——

 

被整个【世界】所注视着一样。

 

“archer酱......”

 

小樱担忧的仰头望着空中的archer,这样的力量,也难怪她会要求自己封印宝具以隔绝圣杯的监视.......可是在现在已经暴露的情况下,圣杯还会容许archer的存在吗?

 

答案是否定的。

 

只有现在站在视野的制高点,看上去游刃有余的archer才知道,不仅仅是圣杯,就连这个世界的意识都开始排斥她的存在了。

 

“连世界正面的意识都惊动了,这可真是......盛大的欢迎会呢。”

 

她幅度细微地蠕动了双唇,说出了除了她之外谁都听不见的话语。

 

“但是,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前,无论是谁,都别想把我从这里赶走。”

 

“来吧,caster——”

 

她拔高了自己的音量,宽大的骨翅尽情地,肆意地伸展开来,仿佛要将caster唤来的这些乌云统统覆盖了一样伸展着。

 

“游戏(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呢——”

 

“真过分。”

 

从出场起,就一直笑盈盈的Caster终于沉下了脸色。

 

“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

 

“这样下去,就见不到了。”

 

她不断地低声念叨着,那副阴郁的模样,在旁观者看来简直就像是在对什么施加诅咒一样。

 

“......等我,心叶。”

 

“真过分。”

 

“既然要阻碍我,那就消失吧——!”

 

狂风卷起了她身侧两条长长的三股辫,也疯狂地翻动着她手中书本的书页。

 

“射击吧,黄金珠,将邪恶的魍魉之辈射杀吧,金之波动......”

 

黄金的子弹又一次冲着archer发出了毫不留情的攻击。

 

但是这一次,archer没有像先前一样慌忙躲避了,她轻笑一声,伸出了手,然后——这些子弹全部消失了。

 

“《燃烧的黄金珠之集成》,是叫这个名字没错吧?这本书已经不会起效了,来吧,下一本书是什么?”

 

“右手化为方向,左手化为闪电,乘于云上之人,最强的战士,大衮之子,巴力西卜之声回荡,巴力鸣响雷电之时,风为之颤抖,山野倾覆,大地摇晃......”

 

Caster没有说任何废话,在攻击不起作用的时候,立刻吟唱起了另一本书的内容。

 

赞美着雷神kanann的ugaritto的粘土板文书《神的雷槌》,并不存在于她手中的书籍内容上,但她却可以无比自然地咏唱并且引来乌云中的雷电。

 

对于现在目标明显的archer来说,要击中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archer轻轻松松地挥了挥手,就挥散了天空中的乌云,一时间月明星稀,晴朗的夜空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仿佛刚才的一切电闪雷鸣都是幻觉一样不可思议。

 

可以具现化绘本中的插画景物的《机关书》,记载着操纵四大精灵法术的《妖精之扉》,能召唤炎之精灵的古老魔法书《千夜叹息之书》,能创造出泥塑泥人偶,无机物士兵的《胎儿之书》......

 

Caster所有的攻击,所有的试探,都被archer轻轻松松地湮灭在了掌心当中。

 

如果让旁观了一切的小樱来说的话,这个根本不是战斗,甚至连单方面的虐杀都不是,而是猫咪在对着一只故意没有弄死的老鼠,抓住又松开一样的玩弄罢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她一定会阻止archer的这个行为吧,但是在archer此前差点被对方杀死的情况下,移开视线这一件事,就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宽恕了。

 

就在这时,她漂移的视线仿佛扫到了什么不对劲。

 

她眨了眨眼,下意识地将视线移回了那个地方。

 

那是一个人。

 

天蓝色的头发,扎成了短短的双马尾,穿着松松垮垮的工作服的女性呆立在地面上,仰望着空中的景象,吃惊地睁大了双眼,她手里的记录板缓缓地从手中脱落,掉在了地上,而她自己也随着记录板一同,瘫坐在了地面上。

 

一般市民?

 

小樱在这一刻受到的冲击大概并不比那位女性要少,她愣在原地,心绪繁复地扰乱了大脑。

 

按照圣杯塞给她的知识来说,她必须要保住圣杯战争的秘密。为此,她甚至不能单纯地只是用SNOOZE(瞌睡)卡牌催眠对方,要么利用能对记忆进行干涉的行为,改变对方的记忆,要么就......彻底地消灭泄密的可能性。

 

她没有改变记忆的能力,但是,她也不想只是因为对方“看到了”这样的事情就杀死对方。

 

既然如此,她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小樱握紧了手里的魔杖,催动着身后透明的蝴蝶结形态的飞牌,向着那名女性的方向飞了过去。

 

*

 

“差不多了。”

 

Archer终于结束了对caster的单方面的戏弄。

 

“这是刚才你对我和小樱所作所为的回击。”

 

她的手中出现了样式熟悉的古朴长弓,archer将右手的手指,轻轻地搭在了弦上。

 

“现在,则是对你刚才那一出偷袭的回馈。”

 

“我不会说什么你太过狡猾之类的话,没有预料到那一出,毫无疑问是我的责任。”

 

Archer拉满了手里的长弓,光箭随着她的动作,出现在了弓上,直指caster的胸口。

 

“所以,没有料到现在的发展,不能躲过这一击,也是你的责任。”

 

就在这个时候,archer的余光捕捉到了小樱的行动。

 

那个方向......有什么吗?

 

Archer不由自主地,分出了更多的注意力给小樱前行的那个方向。

 

在那里坐着的......是男生......女生?

 

不!

 

Archer睁大了自己的双眼。

 

那个是!

 

“小樱——!”

 

“砰——!”

 

*

 

“你没事吧?站的起来吗?”

 

小樱飞到了那个女性的身前一两步的位置,为了让对方不要太过紧张,她特意站在了地面上,略弯下腰地,向着对方伸出了手。

 

距离拉近了以后小樱才发现,对方的面孔非常稚嫩,如果不是身上的服装和气质,年轻地简直就像是一个学生。

 

大概年纪也不大吧,所以才会在遇上这种奇怪的事情时,这么慌张。

 

小樱一边想着,一边在看到对方犹犹豫豫伸出的右手时,主动上前拉住了对方还略带瑟缩的掌心。

 

她将对方从地面上拉了起来,那个身材娇小的女性,大概是因为紧张,在站起来时甚至没有站稳,一个不小心,倒在了小樱的身上。

 

“你真温柔呢。”

 

带着口腔些许湿热温度的话语,轻轻擦过了她的耳畔。

 

“但是,真遗憾。”

 

有什么东西抵上了她的胸口。

 

“这份温柔,在圣杯战争中,可不适用啊。”

 

......诶?

 

“小樱——!”

 

“砰——!”

 

随着近距离响起的枪声一起远去的,还有在archer那触手难及的呼喊。

 

世界仿佛倒转了一样,模糊的视野中,只能见到道路两侧仓库模板化建筑的墙面,和此刻离自己太过遥远的天空。

 

爸爸,哥哥,知世,大家......还有小狼君......

 

啊啊,是这样啊——

 

终于想起来了——

 

想要回去,这个愿望,意味着——

 

她仰躺在地面上,望着漆黑的、虚无的夜空,从眼角处,悄悄滑落了一滴眼泪。

 

而随着胸口血色的延伸,她眼中的光辉,也渐渐地失去了神采。

 

她挣扎着,想要睁大双眼,想要努力去辨识那个即使看不见,她也知道一定在向着自己飞奔而来的身影。

 

可是双眼最终,还是不受她控制地,拉上了光明帷幕。

 

*

 

“......对不起,archer酱。”

 

*

 

Archer顾不上更精确的瞄准,匆匆松开了指尖的箭羽。

 

她甚至连用余光去确认一下它是否贯穿了caster胸膛的余裕都全无,只是匆匆地、匆匆地、就连使用时间暂停之类的方式都想不到地,向着小樱所在的那个方向前行。

 

只是,那个人下手的方式太过老练,在她赶到的时候,小樱早早地就合上了双眼。

 

而她,却连小樱最后的话语都没能听到。

 

她仅仅只能伫立在原地,注视小樱的身体,像是盛开的春樱一样,化作了一颗又一颗金色的粒子,被晚风打散成漫天的金色吹雪。

 

“Assassin——!

 

她站在飞扬的金色光粒中间,一字一句地,从牙缝中挤出了那个天蓝色杀手的身份。

 

“你——!”

 

“【单独行动】,archer职介的固有属性吗?真是麻烦的技能啊。”

 

被道破了身份的杀手,自然也没有继续伪装成一般市民的意思,雌雄莫辩的嗓音轻松地点出了archer即使是在master死亡后也依旧存留的原因。

 

“但是,你看起来比较特殊,在没有了御主的契约替你维持联系的情况下,你还能在这里存在多久呢?”

 

“你这样的存在,明显不是【英灵】吧?圣杯会放任你继续比赛的可能性,我觉得是微乎其微哦,趁早放弃比较好,像现在这样留在这里,也只是徒增痛苦不是吗?”

 

杀手收起了刚刚夺走了一个人生命的手枪,真心实意地对archer提出意见。

 

“我也尽可能地,不想和你这种怪物对战呢。”

 

“不劳你费心了。”

 

或许是为了以彼之道还治彼身,archer没有拿出长弓,而是变化出了手枪,对准了assassin的头部。

 

“我至少,还能留到杀死了你之后——!”

 

面对archer的威胁,assassin却像是一个纵容孩子胡闹的大人一样,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他缓缓地,但是无比平稳地,向着自己的身前,举起了双手。

 

“啪。”

 

手指,动不了。

 

为什么?

 

不,不只是手指,就连身体都被麻痹了?仅仅只是因为对方拍了个手?

 

Archer低头看着第二次被刺进匕首的胸口,比起第一次的悔恨和不甘,这一次,面对着同样的结果,她显露出的,更多的是一种难以置信。

 

“嗯......你摆出这么一副表情的话,我感觉自己有点像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反派一样,心情有点沉重呢......”

 

Assassin有点困扰地笑了。

 

“但是,事实上恰恰相反吧,archer小姐。”

 

一脸无害的assassin,带着那份柔软的神色,吐露出了利刃般尖锐的话语。

 

“我刚才使用的技能【crap stunner】和我的宝具【最后的暗杀】,全部都是对【混沌·恶】属性的从者才会起效的能力。”

 

“恶性越强,越是被世界认定危害巨大的从者,对这个能力越是没有抵抗力。”

 

“archer小姐,你是怎样的恶魔,才会被压制得如此惨烈呢?”

 

“我在说什么呢......已经不可能听到答案了嘛。”

 

他说着,捡起了因为没有固定的对象,而掉落在了地面上的匕首。

 

“......虽然评判正义与邪恶的基准,从一开始,就并不一定正确就是了,”

 

Assassin呼出一口气,闭上眼,对着空气中飘散的金色粒子轻声说道。

 

“......这边也有这边的苦衷啊,抱歉了,archer。”

 

*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原本应该调成了静音模式的手机,此刻却不屈不挠地在自己的裤口袋里彰显着存在感。早就猜到了来电是谁的assassin,在数次无视未果的情况,只能从裤兜里拿出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呀,渚君,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电话的那头,传来的是一个青年清朗的嗓音,光听这个第一印象颇容易留下好感的声音,恐怕根本不能明白assassin对接他的电话,为何如此抗拒的理由。

 

“master,我说过了,请不要用真名叫我的名字。”

 

Assassin叹了口气,有些头疼地捏了捏鼻梁。

 

“以及,请不要在我明确说过自己是要去战斗的情况下,还无休无止地打电话过来。要是master你再早个五分钟打电话过来,现在可能就没有能接你电话的人了。”

 

“真抱歉啊,潮田君。看样子很顺利嘛,那么,解决掉了几个敌人?”

 

电话那头传来了,听起来非常真诚,实际内容却和“反省”两个字完全没有关系的话语。

 

Assassin——刚刚被自己不靠谱的master直接曝光了真名的潮田渚,已经放弃了对这个问题的执着,转而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这种事情,master你自己看看这一带的监视摄像头不是更清楚?”

 

虽然在常规的圣杯战争中,魔术师大多对机器一类的并不精通,甚至因为反感而更容易被现代科技打个手足无措。但是,这个特性在这次的圣杯战争中明显并不适用。要说为什么的话,自然是因为在这次的圣杯战争中,连一个正统的魔术师也没有的缘故。光是在一堆身为异世界来客的master中,就指不定有来自科技更为发达的世界的存在。

 

不过,该说是运气好还是什么呢,这次牵扯进战争中的caster和archer主从,都没有特别意识到监视器存在的家伙。

 

至少在潮田渚的观察中,仓库区域四周的监视器都毫无异常地运转着。

 

“潮田君真是死板呢。”

 

被自己的servant堵死了话语的青年,一点也不在意对方的冷淡,话语声中的笑意一丝不淡。

 

反倒是潮田渚率先放弃了无谓的对峙,他蹲下身,用肩膀夹住了手机,俯身,用手掌去探对方的脖颈。

 

“刚刚已经确认了archer主从的退场,现在移动至b区的04号楼的天台上,正在查明caster的情况.......真奇怪,明明一点呼吸和脉搏都没有了,却还没有消失......”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重新拿起了手机,只是此刻比起应付电话那头的人,他更在意眼前这具明显不对劲的尸体。

 

“是嘛,辛苦啦,assassin,你做得很好。”

 

电话那头的青年,用难得一见的,温情的声音,向他传达了慰问。

 

“所以,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mas......”

 

潮田渚甚至来不及表达自己的震惊,就被隐藏在他的阴影中的,带刺的荆棘刺穿了咽喉。

 

没有了力气的支持,从掌心里掉落的手机依旧显示着“正在通话”的画面。

 

“因为,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咔擦。”

 

随着一声轻响,手机画面跳转至“通话结束”的页面。

 

随后,黑屏。

 

*

 

assassin已经看不到的是,在他倒下的那一刻,他和caster的身下出现了一个发着光的纹样奇特的魔法阵。

 

伴随着他的死去的,是caster的苏醒。

 

“咳咳咳。”

 

Caster从死亡中苏醒,捂着之前被archer贯穿,但是此刻毫发无伤的胸口,发出了一阵后怕的咳嗽声。

 

“咳咳咳......不能,还不能死.......”

 

“心叶,还在,等着我......”

 

这么恍恍惚惚地站起来的caster打开了手里的书本,然后,一株开着书的花突兀地出现在了天台上,将assassin的尸体一口吞下。

 

Caster神情迷茫地望着这株花,直到assassin的尸体在花朵的腹中化作了一颗颗金色的光粒,才仿佛如同大梦初醒一样地,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天台。

 

她漫步在午夜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好几次差点迷路,但好歹还算是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栖身之所。

 

“我回来了。”

 

她打开家门,拨开了门后面那些卡着大门,让大门不能彻底打开的书籍。她脱掉了鞋子,在铺满了地面的书本的夹缝当中,艰难地穿过玄关,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是更加惨不忍睹的状况,书籍一摞摞地叠起来的“山”几乎顶到了客厅的天花板,满地的书籍,像是淹没了客厅的“大海”一样,让人根本无处落脚。

 

而就在这样的,由书本组成的“山海”当中,有一个黑发的少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无旁骛地阅读着摊在她膝头的一本书籍。

 

直到她发出声音,少女才注意到了她的归来,缓缓抬头,从书本的世界中抽身出来。

 

少女注视着她的胸口,那里虽然没有伤口,但是却因为衣服的破洞而显露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少女合上了书籍,脸上滑过了一丝无人察觉的愧疚和悲伤。

 

将书本放置在一边的少女,端正了坐姿,对着她说道。

 

“你回来了啊,【Master】。”

///////////////////////////////////////////////////////////////////////////

一个人的碎碎念:

这个可以说是信息量极其庞大的一章了......我仿佛看到了飞舞的刀片.......请允许竹子我再一次声明!本次圣杯战争的一切胜负,全是由抽签决定的!!!真的不是我要小樱她们死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以及,再次重申,就像文案所说,这篇文绝对不黑任何出场角色,所以每一个看起来不对劲的角色背后都是有原因的,assassin的死我也没有要一笔带过的意思,之后还会再提到的。

最后,我觉得可能会有人没看懂,所以来解释一下,caster(?)最后的那波操作。

caster(?)的确被archer杀死了,但是她在死的一瞬间,发动了两本书的能力

1.《山河社稷图》(《深绿之书》)

神话时代,东方之女神(女娲)授予人间的仙界的幻书。能够生成幻之地形,让踏入者慌乱,随自己的意愿操作的宝图。

2.《换魂之书》

记载着能够复活死者的神秘仪式的幻书"蛇夫的遗稿″(RasAlhague蛇夫座α)。相传是神话中的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所着能够复活死者的幻书。但是,依据和冥王定下的契约,想要使用"蛇夫的遗稿″的力量来复活某人的话,就必须献上另一个人生命作为代价。

也就是说,caster(?)虽然的的确确死了,但是她的死亡,是有翻盘机会的“假死”,所以圣杯没有【哔——】(涉及剧透)

而她最后,的确依靠这两本书的能力,杀死assassin,成功换魂,活了下来。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有部分摘自人物的百度百科)

Archer组

Master:木之本樱(出处《魔卡少女樱》)

大家的童年回忆,本格魔法少女!开朗可爱,活泼单纯,是个没有心机的女孩子。非常害怕幽灵鬼怪,就算是听到鬼故事也会吓的发抖,非常讨厌黑暗,把什么东西联想到鬼便恐惧得根本停不下来。

希望能回到本来的世界,但在最后发现——

御主特权:【卡牌魔术】

用梦之杖,使出卡牌的力量。

Servant:晓美焰(出处《魔法少女小圆》)

表面上冷漠难以接近,但对着master小樱有一种莫名的纵容。只是如果涉及原则问题,即使是对小樱也不会退步半分。

【为了拯救那个仅有一人的少女,将自己投身于无尽的轮回,无论是执着还是欲求都已经跨越了极限,化成了漆黑如夜的爱。

如果只靠自己的力量做不到的话,如果那个少女无论如何都不被世界许诺幸福的话,那么即使是虚空的另一端,本该无法触摸,也不能踏入的那个世界,自己也能践踏一切,捧起鲜血淋漓的奖杯,许下仅仅只祈求某一个人的幸福的愿望。

 

本来已经成为了拥有一部分可以改变世界法则的“魔”,但是为了参战圣杯战争,自己将自己降格成了英灵水准参赛。】

属性:混沌·恶

筋力C耐久B敏捷B魔力A幸运D宝具EX

持有技能:

1.【时间操控】EX

2.【军火库】B

3.【灵魂宝石】B

职阶技能:

1.【对魔力】A+

2.【单独行动】A

宝具:

【叛逆的物语】

为了至爱的人而亲自选择堕落,夺取一部分圆理之环,改写了世界的规则,成为了反叛世界的恶魔。这段经历凝聚成了她现世时的宝具,当宝具发动的时候,她将不再是英灵,而是“魔”。(但同时,也会受到这个圣杯,世界意志和法则的排斥和打压)

Assassin组

Master:???

御主特权:【???】

Assassin:潮田渚(出处《暗杀教室》)

心细,观察力优秀,隐藏杀气接近目标的才能,用杀气将对手彻底吓瘫的才能,在“正式下手”时毫不畏惧的才能。平时很有大人的样子,对于引人注目这件事很是苦手的温柔男子。但是,平时虽然不表露出来,内在却隐藏着出色的暗杀者才能。

本次圣杯战争非常遗憾地碰上了一个糟糕的master。

 

属性:混沌·善

筋力C耐久C敏捷A+魔力C幸运A宝具B+

持有技能:

1.【crap stunner】A

2.【变装】A

3.【杀意】A

职阶技能:

1.【单独行动】A

2.【气息遮断】A

宝具:

【最后的暗杀】

杀死了自己最敬爱的老师,保护了世界,从老师那里毕业的这段经历,升华为了他的宝具,对于一切恶属性特攻,敌方属性对世界产生的危机越大,效果越强。

Caster组

Master:???

御主特权:

【???】

Servant:???

属性:???

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宝具?

持有技能:

1.【???】?

2.【???】?

3.【???】?

职阶技能:

1.【???】?

2.【???】?

宝具:

【???】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