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一寸法师

1.长谷部x婶婶,1v1 架空

2.给 @弥江 的迟到一个多月的生贺(你的脸呢???

3.ooc严重!!!!认真的!!!

4.引用童话一寸法师

////////////////////////////////////////////////////////////////////////////////

                        (刀剑乱舞)一寸法师

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个偏远领地的城池里,有一对老夫妇。

 

老夫妇非常喜爱小孩子,但是他们却没有自己的孩子,于是他们哀叹着,向神明祈祷。

 

“请给我们一个孩子吧,哪怕他像童话里的一寸法师一样,只有一寸的大小,我们也会将他珍而重之。”

 

在那之后不久的某一天,老爷爷的旧友,突然造访了老夫妇的住所。

 

老爷爷的旧友带来了他的一个孩子,一个面容严肃,棕发灰眸的小男孩。

 

小男孩的举止矜持而高贵,却在旧友和老夫妇交谈期间,全程端端正正地坐在一旁,抿着自己的嘴角,一语不发。

 

然后旧友离开了,小男孩留了下来,成了老夫妇的孩子。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孩子啦,可以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

 

小男孩不情不愿地抬起了头,却在看到老夫妇脸上殷切的期盼时,咽回了自己原本的话语。

 

他重新低下了头,一阵沉默。

 

就在老夫妇眼中的热诚,开始因迟疑而失去光彩时,他轻轻说道。

 

“压切长谷部。压切是那个男人擅自改掉的姓,我不喜欢,叫我长谷部就好。”

 

“那就是长谷部了,真是个好名字呢。”

 

老夫妇的眼中重新拾回了光芒,他们温和地拉住了长谷部的双手。

 

“欢迎来到黑田家,从今天起,这里也是你的家了。”

 

于是小男孩在老夫妇的悉心照料下一天天长大,他当然没有如童话中的一寸法师一样长不大,在老夫妇的悉心照料下,他甚至长得比同龄人还要挺拔英俊。

 

在长谷部十六岁的时候,突然有一天,长谷部对老公公和老婆婆说:“我决定到京都去,等我解决了一些事情,我会回来的。”

 

老夫妇一开始很反对,但是长谷部相当坚持,最后,老夫妇还是理解了他的心结,只好同意了他的请求,并且为他准备了一些行李。

 

*

 

隔天一早,长谷部背上老夫妇为他准备的行囊,腰间佩戴着和他同名的打刀,一切准备就绪后,向老夫妇道别后,就出发了。

 

可是他虽然是从京都被送来的老夫妇家,却从来没有自己走过这段路途。在他童年仅剩的记忆中,也只有那个人沉默的身影,和被家仆抱上牛车又抱下来,在中途休息多次后,终于到达目的地的那点印象了。

 

于是他不出意外地在途中迷失了方向,如果是在城镇之类的地方还好说,偏偏他迷路的地方,只有重重叠叠的山峦和看不见尽头的森林。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孩童嬉笑的欢声。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在玩闹?就算有,恐怕也不是人之子。

 

长谷部暗暗提高了警惕之心,将手放在了打刀的刀柄上,屏息关注着周遭的动静。

 

随着一阵清爽的山风拂过,那个欢笑的声音距离他更近了,然后,就像他预料的那样,在他不远处的一颗树的树冠中,一缕银白色的长发从树梢的间隙中垂了下来。

 

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缕长发,浑身都崩得紧紧的,像是一把随时等待着出鞘的利刃。

 

“你能陪我玩个游戏吗?”

 

伴随着清脆的话语,一个较小的身影从树冠中一跃而下,轻巧地落在了地面上。

 

眼前银发红瞳的孩童,踩着高高的木屐,如履平地地走在凹凸不平的山路,一个眨眼,就跑到了长谷部的面前。

 

“天狗......嘛......”

 

道出了眼前孩童的种族,不得不说,长谷部松了一口气。

 

不是没有战胜对方的自信,但是他本身不是喜欢无谓战斗的性子。天狗一族恰好是属于可以沟通的妖怪种族,更何况眼前的孩童并没有展露对自己的敌意。能够避免一场即将爆发的战斗,让他心下略安。

 

“你能陪我玩个游戏吗?”

 

没有得到眼前人的回答,孩童也没有露出什么不耐,只是又一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陪孩子玩游戏根本就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但是眼下的情况似乎也容不得他拒绝,要知道,天狗虽然可以沟通,却也不是没有脾气,要是拒绝了眼前的孩童,谁知道对方会做出什么行动呢?

 

“如果你能告诉我去京都的路该哪里走的话。”

 

思索片刻,长谷部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反倒是对面的小天狗,在听到了他的话,惊讶地瞪大了他圆溜溜的眸子。鲜红的双眸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长谷部的模样。

 

他耸了耸鼻子,像是丧失了兴致一样,突然改变了心意。

 

“算啦,天快黑了,我得回家啦。你要去京都的话,翻过那座山继续往前走就好。”

 

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说完,不给长谷部说话的机会,就像是他突然地出现一样,他伴着一阵山风,轻盈地消失在了森林的深处。

 

长谷部不明白小天狗突然改变主意的缘由,但是对方看上去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恶意,于是他姑且将信将疑地顺着小天狗指出的路走了下去。

 

但是当他翻过山头,走到了荒野边上一条大河旁时,他又一次迷失了方向。

 

所幸的是,就像是之前碰上小天狗一样,这一次他碰见一条人鱼。

 

人鱼看上去温和无害,但是实际上他们拥有着尖利的牙齿和指甲,可以轻易地割断人类的咽喉。好在人鱼的性格实际上并不喜爱争斗,只要不主动去攻击对方,他们也不会主动来伤害人类。

 

长谷部碰见那条人鱼的时候,对方正趴在河流中央的一块岩石上,神色恹恹地望着与河流有一段距离的一片花田。因为太过无精打采,就连他漂亮的橙色长发和碧蓝色的眼眸都欠缺了一点神采。

 

当他看见路过的长谷部时,眼睛一瞬间发出了耀眼的欣喜。

 

“那边的人类,你能帮我取几朵花过来吗?”

 

“花?”

 

长谷部疑惑地重复道。

 

“是的,花,我想要编个花环,但是花田离这里太远了,我取不到花。”

 

小人鱼满怀希冀地望着长谷部,他歪过头想了想,许诺到。

 

“只要你帮我取到花,我就答应你一个请求。”

 

长谷部想了想,向人鱼确认到。

 

“你认识去京都的路吗?”

 

“去京都?”

 

小人鱼和之前的小天狗一样,瞪大了自己漂亮的蓝眸,上下打量了一下长谷部。

 

他耸了耸鼻子,也和小天狗一样,突然之间就改变了主意。

 

“算了,我不要花啦,要去京都的话,沿着这条河流一直走,走到尽头就是了。”

 

说完,他灵活地翻了一个身,将身子沉进了波涛汹涌的河流当中。

 

就在长谷部满腹疑惑的时候,他突然从河流中又一次冒出了一个头,他用悦耳的嗓音提醒道。

 

“这位武士先生,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京都被一只可怕的大妖怪盯上啦,要去京都的话,还是换个时候吧。”

 

“大妖怪?”

 

长谷部猛然间听到了这样一个大新闻,不禁想要问得更多一点,可惜的是,小人鱼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彻底溶进了河流翻涌的波浪当中,不见了踪影。

 

*

 

“乱,你回来啦,你总算放过了那片花田了吗?”

 

河流的下方,人力所不能触及的深处,放置着大片大片的贝壳,坐在其中一个贝壳里研究着几种河草不同药性的药研看见了自己神色匆匆回来的兄弟,漫不经心地打了一声招呼。

 

“才没有,之后我还会再想办法的——不对,比起那个,我刚才碰上那位大人说的人类了!”

 

乱对药研的说法很是不满,有点赌气地嘟起了脸,但是想到更重要的事情,也没顾得上和药研赌气,赶紧把自己遇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开始还在自己管自己做事情的其他兄弟,在听到乱的后半句话后,也赶紧都从自己的贝壳里钻了出来。

 

“真的遇上了?真的遇上了?”

 

“乱哥你怎么做的?”

 

“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和大人描述的有区别吗?”

 

一群人鱼围住了乱的四周,七嘴八舌地问着情况。

 

乱歪着头想了想,一个个回答道。

 

“真的遇上了,和大人说的一点都不差,我全都按照大人所说的做了。”

 

“大家——!”

 

就在这个时候,秋田从远处挥着手,游了过来。

 

“三条家来信了,说是今剑遇上了那位大人说的人了,那个人估计快到我们这里了,让我们做好准备。”

 

“辛苦了,秋田。”

 

一期摸了摸秋田在水中也一副蓬蓬松松样子的粉色短发。

 

“我们正在说这件事呢,乱刚刚遇上那个人了。”

 

“诶?真的?乱哥,真的遇上了?”

 

秋田眨了眨眼,看向了被一群兄弟包围着的乱。

 

乱肯定地点了点头,还想再说些什么,被一期拍了拍手,打断了。

 

“好了,遇上了,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已经还完了那位大人的恩情,剩下的事情和我们无关了,大家还是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其他几个好奇心旺盛的兄弟本来还有些意犹未尽,听到了一期说的话,仔细想想,这件事情和他们的确无关,也就褪去了一开始的兴奋,全都散开了。

 

只留下还漂浮在原地,思索着自己错过了那个人类,那到底该怎么弄到花田里花朵的乱藤四郎。

 

*

 

长谷部听了乱说的话,当然没有选择回去,他沿着河流走啊走,终于在到达河流的源头时,看到了不远处的京都城。

 

虽然他也很在意对方口中的大妖怪,但归根结底,这和他回到京都的目的并不冲突。

 

只是,当他站在京都城内,看着一户户紧闭的大门,迟迟找不到落脚之处时,才发现对方口中的大妖怪到底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就在他因此感到苦恼的时候,一支驾驶着牛车的队伍缓缓行来,并且在经过他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长谷部?”

 

长谷部正为这支车队反常的行为感到奇怪的时候,从车厢内部,传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女声。

 

“是织田长谷部吗?”

 

他紧抿着唇,缓缓抬起了头,和撩起的窗帘后的那道目光相交汇,他心情复杂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雪姬。”

 

*

 

传闻京中有一姬,肤白似雪,貌美无双,时人常言,其身似由冰雪所造。

 

故称雪姬。

 

这样的人,此刻,就在他的对面,与他之间,只隔了一道帘子的距离。

 

“原来如此,因为这个传闻,京中已经惶惶多日了,也难怪你找不到落脚之处了。”

 

雪姬语调舒缓,声音温柔,令人听了有如春风拂面一般惬意。

 

“......长谷部你这次回来,是要做什么呢?”

 

她沉默片刻,似在犹豫该不该问这样的话,但她最后还是下定决心问出了口。

 

回答她的,也是同样犹疑的沉默。

 

好在长谷部最后,也还是回答了她。

 

“我有一些事情,要找那个男人问清楚。”

 

几乎是瞬间,雪姬就明白了那个男人究竟是指谁。

 

织田信长,长谷部的父亲。他最信赖,最敬重......也是最后,把他过继给偏远地区的老夫妇,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抛弃了他的人。

 

雪姬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喉口一阵发涩,什么都说不出来。她黯然地垂下了眼眸,好在帘子隔绝了两个人,也遮掩了她神色的异常。

 

她抿了抿嘴,如同没有任何异常地继续说道。

 

“如果你是想找织田伯父的话,那就不巧了,织田伯父之前有事离京了,大概还有一周才会回来。”

 

“似乎是天皇下的密令,没有人知道织田伯父去了哪里,即使是我这样的,也只能打听到织田伯父的归期,更多的就不知道了。”

 

她说着抬眸,瞧了瞧帘子背后那个坐姿端正的身影,即使她看不见对方被帘子隔绝的神情,她也能猜到对方此刻的焦虑。

 

“如果你打算在京都待上一周,而不是就此打道回府的话,我一个提议。”

 

“我可以雇佣你做我一周的护卫吗?”

 

雪姬最后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小心翼翼。

 

在长谷部已经不是织田家人的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地位也和往日截然不同了,就算是她,也把不准长谷部究竟是怎么看待这个变化的。

 

“......我的荣幸。”

 

平心而论,她的提议恰巧解决了长谷部此刻的燃眉之急,至于身份上的变化,长谷部清楚,这并不是她的责任。

 

而雪姬在听到他的回答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太好了,这段时间,你在府里随便逛逛,藤田伯伯和宇治婶婶他们如果看到你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听到了熟悉的名字,长谷部也不由得一阵神思恍惚,想起了久远的记忆。

 

*

 

雪姬的父亲是朝中的大臣,具体是什么职位,还是孩童的长谷部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和自家父亲一样,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人,要说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雪姬一家的宅邸,就建在织田家的隔壁,两户人家只有薄薄的一墙之隔。

 

长谷部还知道,雪姬在外人面前一副温柔端庄的模样,但是私底下却出格的很,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雪姬想要冒险,瞒着大人,偷偷地爬上了围墙旁的樱花树,翻进了织田家,和他撞了个正着。

 

当时的他,接受的是织田家最精心的教育和最多的宠爱,性情高傲又死板,撞上雪姬后,搞清楚了她是隔壁的小孩,抓着她就是一顿教育。因为没有考虑过措辞,直接把人气得,一头撞上他的下巴后跑了。

 

而他也因此,记住了那个浑身都是灰尘和泥土,手里抓着蝉透明的薄翼,完全看不出是京中盛名的,未来美人的雪姬。

 

于是他不出意外地,在之后被父亲带着拜访隔壁时,和雪姬吵了起来。

 

但是感情是很奇怪的东西。

 

长谷部和同年龄的几家公子,可以就学识和风雅趣事聊上一整天,但心里和他们绝不亲近。

 

他和雪姬一见面不是吵架,就是阴阳怪气地嘲讽对方,雪姬有的时候还仗着自己是女孩子的便利,掐他几下,然后得意洋洋地冲着他笑。但他和雪姬就是比那些公子要亲近许多。

 

就连两家的下人也都熟悉了他们的相处方式,在他们闹起来的时候,不仅不会制止,还会平静地去端茶和点心,放在一边等他们累了自己来拿。

 

就连那一天,他被父亲抹去了织田的姓,要被送出京都的前一天晚上。

 

也只有才过完生日没两天的雪姬翻墙跑到他的房间里,哭得眼泪鼻涕满脸地说着,不管他被送到哪里,她都一定会找到他之类的傻话。

 

所以,多年后重逢,看着熟悉又陌生的雪姬,一边用着对待外人的态度和他说话,一边又不经意地泄露出了本性的语气。他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才好。

 

*

 

“是长谷部少爷吗?”

 

他如同雪姬所说的,在府里四处看看的时候,正巧遇上了曾经照顾过他和雪姬的宇治婆婆。

 

这十年来,宇治婆婆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老,和他记忆中的人一模一样,就连眼角一笑起来就有的皱纹似乎都没有变换。

 

“果然是长谷部少爷,少爷回来啦?长高啦,以前都只到这里呢。”

 

婆婆比划着他的身高,目光慈祥而柔和。

 

“回来了好,回来了好,小姐她最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有少爷在的话,小姐也能安心不少吧。”

 

“撑不下去?”

 

长谷部突然意识到了宇治婆婆话语中奇怪的地方。

 

“撑不下去是什么意思?”

 

“少爷没有听说吗?”

 

宇治婆婆似乎也很是意外。

 

“最近传闻的那个大妖怪,盯上了小姐,一周后月圆的夜晚就要抓走小姐了。”

 

“......雪姬她没有和我说。”

 

长谷部握紧了拳头,面对满脸忧愁的宇治婆婆,认真地低下了头。

 

“请告诉我更详细的情况。”

 

*

 

“小姐自从少爷你被送走后就一直寝食不安,人消瘦了很多,老爷和夫人看着很心疼,就在城外的枫林里召开了宴会,想让小姐散散心。”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宴会来的不仅是世家的公子小姐,还招来了妖怪。”

 

“那个大妖怪看上了小姐的美貌,说要在小姐十六岁生日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带走小姐......是的,就是一周后的那一天。”

 

“这十年来,老爷和夫人找了许许多多的阴阳师和武士,想要去杀死那个大妖怪,全都无功而返。”

 

“昨天,小姐也亲自去了一趟京里的阴阳寮,但是那些阴阳师对此也全都表示爱莫能助。”

 

“我本来以为小姐会很沮丧,没想到小姐回来后心情意外的好,现在看到少爷我总算知道小姐为什么会开心了。”

 

长谷部思索着宇治婆婆的话语,踱步到了庭院偏僻的角落,一抬头,看见了一颗依靠着围墙的樱花树。

 

小时候,雪姬经常就是通过爬上这颗樱花树,来翻进织田家。

 

这颗樱花树,过了十年,也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长谷部握紧了腰间打刀的刀柄,很快,又放开了自己的手。

 

他离开了这里,走出了雪姬家的宅邸,敲了敲隔壁织田宅的大门。

 

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人来开门。

 

他没有多待,离开了织田宅,往着前一天和雪姬相遇的那条路走去,沿途没有碰上其他人,偌大的京都城,只有一扇扇紧闭的大门。

 

他最终站在了阴阳寮的门外,看着寂静的周遭,神色莫名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雪姬。”

 

他低语着,离开了阴阳寮。

 

*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日的早上,雪姬唤来了长谷部。

 

“明天织田伯父就会回家了,我已经和藤田伯伯说过情况了,长谷部你今天就可以去织田家了,等明天织田伯父回家后,你和伯父好好谈谈吧。”

 

“这是要赶我走吗?”

 

长谷部端坐在帘子的另一端,直视着帘子背后,那个看不清神情的人影。

 

“为什么不和我说妖怪的事情?”

 

“......”

 

雪姬沉默着,不肯回答。

 

长谷部解下了自己腰间的佩刀,将它放置在自己的膝前。

 

“我是被你雇佣的武士,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你会后悔的,你不该被牵扯进来的。”

 

雪姬哽咽的声音,从帘后断断续续地传来。

 

“这是最后的机会,长谷部,听我的,离开这里吧。”

 

“为了主人的话,无论是手刃家臣还是火烧寺庙,我都愿意去做,更别说只是对抗一个嚣张的妖怪了。”

 

回答她的是,长谷部平静的话语,和不动的坐姿。

 

*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雪姬遣散了家里所有的仆人,宽大的宅邸中,只有她,和隔着一道帘子,紧握着刀柄,守卫着她的长谷部。

 

终于,当圆月攀爬至天穹的顶端时,一阵漆黑的晚风携带着阴冷和寒意,扑向了帘子的背后。

 

长谷部毫不犹豫地劈开了两人之间的竹帘,然后——

 

将刀刃抵在了雪姬的咽喉处。

 

肤白似雪,貌美无双的雪姬,眨着在黑暗中隐隐发光的殷红双眼,摸了摸额头漆黑的双角,无奈地笑了。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要说怀疑,在进城前,遇上那两只妖怪的时候就有了。”

 

长谷部看了一眼,低垂着眼眸,一脸平静的雪姬,神情复杂。

 

“确认是在遇见宇治婆婆之后。”

 

“明明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婆婆还是和记忆里长得一模一样,包括那棵樱花树,整个阴阳寮,以及这个京都城——什么都没有变化。”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人也好,物也好,所有的一切都会变。”

 

“包括你和我。”

 

在长谷部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屋内的空气都沉寂了下来。

 

雪姬抬起了低垂的双眸,轻声细语地说道。

 

“把刀放下吧,长谷部。”

 

“请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所有的答案,都在这个故事当中。”

 

“包括你一直追求的,那个男人的回答。”

 

 

*

 

在十六年前的京都,有一对地位崇高的夫妇生下了一个女孩。

 

女孩生来就和其他的孩童不一样,她没有通红而皱巴巴的皮肤,也没有一般婴孩会有的哭闹。

 

她的肌肤雪白似雪,安静乖巧,仿佛一个呼吸,就会如同一片雪花一样,被吹落至地面。

 

女孩的美名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传遍了整个京都城。

 

人们这么称呼这个奇异的女孩——雪姬。

 

可是没有人知道。

 

女孩是一个天生的妖怪。

 

那是一个巧合。

 

女孩出生的那一天,那一刻,恰好是天地间异动的时刻,女孩夹杂着阴晦,邪恶与黑暗,诞生在了这个世界,成了一个父母皆为人类的天生妖。

 

大概是本能,女孩天生就会掩藏自己的气息,她生活在人类中过了好几年,都没有被人发现真面目。

 

直到她遇上了那个男孩。

 

高傲又死板,一举一动尊贵异常,却又像是炸毛的猫咪一样好逗,三句话离不开自己的父亲,不自觉地会对人炫耀起父亲的男孩。

 

让她心生趣味,不知不觉地在逗弄中,亲近了起来。

 

她本来一直打算到了时候就离开京都,前往妖怪的领域的,但是,在和男孩相处的过程中,她改变了主意,她想着,如果是为了男孩的话,她可以伪装一辈子的人类陪在他的身边。

 

直到六岁生辰的那一天,她的庆生宴结束后,男孩的父亲留了下来。男孩的父亲想为男孩和她定下婚约。

 

她躲在门外,满心欢喜地幻想着未来和男孩渡过的每一天。

 

却听见了父母拒绝的话语。

 

“雪姬的归处是中宫。”

 

是啊,是她忘记了,她有一对地位崇高的,贪婪的,私下作恶多端——本性恶劣到足以引来天地之恶的父母。

 

她不想的。

 

她不想的。

 

她不想的。

 

她想做个人类,她想和这对父母伪装友爱,她想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出嫁,她想陪在那个人的身边直到他的生命终结。

 

她想要的,从来都只是简单平凡的幸福。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谁。

 

可是那一天,当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已经浸在了大片的血海当中,而男孩最喜欢最敬爱的父亲举着刀,严肃且警惕地看着她。

 

她低头,看到了两团看不出原貌,但大概是她父母的肉块。

 

她抬头,看到了一道锋利似寒风,却依旧伤不到她的刀锋。

 

她没有动,直到织田伯父在攻击失败后,警惕而小心地面对着她,一点一点挪动着逃离了这个房间都没有动。

 

从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了自己已经失去了梦中的未来。

 

织田伯父寻来了众多的阴阳师和武士,却没有人能伤她分毫。

 

于是,织田伯父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儿子,只能和他断绝父子关系,把他送出了京都城。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化身为妖的女孩,离开了京都城,再也没有人见过她的身影。

 

然而女孩曾经这么对男孩说过。

 

“我会找到你的,不管你被送到哪里,我都一定会找到你的。”

 

她找到了被送走的男孩,守护着男孩一天天长大,直到男孩长大,要去京都询问自己的父亲究竟为什么要抛弃他的那一天——

 

她要求这些年来,那些受过她恩惠的妖怪,指引着男孩,一步步,走进她亲手幻造的“京都城”。

 

*

 

“长谷部你还记得一寸法师的故事吗?”

 

雪姬抬眸看着眼前将刀刃从她的脖颈上移开,刀尖垂向地面的男人。

 

“一对善良的老夫妇养大了一寸法师,一寸法师长大后,去了京都城,途中迷路了,向蚂蚁和蜗牛问路,顺利到达了京都。一寸法师在京都得到了保护公主的职责,但是公主却被恶鬼看上了,一寸法师和恶鬼缠斗后,杀死了恶鬼,和公主结婚后,衣锦还乡,回到了老夫妇的身边。”

 

“觉得眼熟吗?”

 

“这和你经历的事情多么相似啊。”

 

雪姬轻笑,殷红的眼眸水波流转。

 

“这是我为你写下的故事。”

 

“你已经得到了你一直寻求的答案。”

 

“现在,只要你杀死恶鬼,你就可以回到老夫妇的身边了。”

 

漆黑的双角,殷红的双眸,雪白的肌肤。

 

只要一抬手,手中的刀刃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本该刀枪不入的恶鬼,卸下了所有的防备,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刀尖刺入自己的心脏。

 

长谷部无言地举起刀,对着雪姬,狠狠挥下。

 

斩断了她的双角。

 

“你这是什么意思?”

 

雪姬看着身前掉落的双角,蹙着眉,冷声道。

 

长谷部径自弯下腰,捡起了漆黑的双角,放进了她的怀中。

 

“恶鬼已经斩杀了。”

 

“你在说什么?长谷部,我明明还在......”

 

“一寸法师的故事中。”

 

长谷部拉起了一直坐在席上的雪姬,丢下打刀,将她抱进了怀中。

 

“不能没有公主。”

 

“保护公主,这才是一寸法师最重要的责任。”

 

自从离开了京都以后,就一直严肃而少笑的长谷部,露出了这些年来,她第一次看到的笑容。

 

“现在,公主,你愿意和我一起,衣锦回乡吗?”

 

*

 

她是一寸法师要杀死的恶鬼,她是一寸法师要保护的公主。

 

他是保护公主的一寸法师,他是被恶鬼盯上的公主。

 

不论她是谁,不论他是谁。

 

她和他都会永远在一起。

 

*

 

在那之后,她和他回到了老夫妇的身边,过起了她曾经以为再也不可能拥有的,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

一个人的碎碎念:

首先给弥江一个五体投地式土下座,拖了一个多月的生贺,真的对不起!!!!!!!!!!

其次就是求各位轻拍,我知道自己写的很ooc,可是,我是真的不会写长谷部——(暴哭

最后,感谢各位能把这篇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些啥玩意的童话看到end,爱你们么么!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