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9】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九章:窘境

“你是故意放走saber他们的。”

 

在密集到令人几乎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的攻击中,archer又一次险险地避开了一道落雷,紧皱着眉,向云层下方的少女发出了质问。

 

“你是saber组的同盟?”

 

“同盟?”

 

少女困惑地歪过了头,不知道是不是对archer的话语有点兴趣,她居然做出了,在战斗中暂停了自己的攻击,这种有正常思考回路的人绝对不会去做的事情。

 

但是少女确确实实地止住了危险的落雷。于是archer和小樱总算是又一次飞到了彼此的身边,目露警惕地盯着眼前突然出现后就发动攻击,目的却完全不明的少女。

 

“saber......啊,刚才从那个方向溜走的,是saber啊。”

 

少女像是总算理解了archer的话语一样,开心地点了点头。

 

“嗯,是故意放走的。”

 

“因为跟那边弱小的气息比起来。”

 

她有点孩子气地耸了耸鼻子,像是闻到了什么呛鼻的味道一样,神情痛苦地捏住了鼻尖。

 

“这边的气息有种更加难受的味道。”

 

“archer酱,archer酱。”

 

小樱凑近archer 的身侧,小声地问道。

 

“她在说什么啊?”

 

“......”

 

Archer没有立即回答小樱的问题,她依旧紧皱着眉头,注视着那个突然降临,打断了saber和她们对决的少女。

 

然后,她突然猜到了saber一行人为什么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逃跑了。

 

“小樱,小心一点。”

 

她伸出手,将原本飞在她身旁的小樱护到了一个更靠后的位置。

 

“那个人......估计是caster,她很强。”

 

她神情严峻地抿紧了双唇。

 

“而且她虽然没有完全看透,但是她似乎靠着直觉一类的东西,感觉到了我的能力。”

 

她匆匆扫了一眼懵懵懂懂的小樱,补充了一句。

 

“不是时间暂停那种程度,她察觉到的,估计是我的宝具。”

 

在得到了她这种程度的提示后,身为她的master,小樱也不可能不明白眼前这个疑似是caster的少女到底有多么危险了。

 

小樱握紧了自己的魔杖,之前和saber组的那对兄妹竞赛时,都没有感受到过的压力,一瞬间让汗水浸湿了她的掌心。

 

“archer酱的宝具......那......”

 

“......先保持冷静,还是按照我之前说的那样做。”

 

看着有点不知所措的小樱,原本同样神经紧绷的Archer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

 

她的手指搭上了小樱的手腕,然后将整个世界,拖进了自己的时间。

 

“archer酱的能力,可以用了?”

 

小樱自然发现了周遭的时间在一瞬间都被静止了,因为她的耳中完全听不到闪电摩擦空气时那种令人胸口发闷的声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绝对且神圣的寂静。

 

“嗯,恐怕在caster闯入的那一刻,那对兄妹所创造出的世界就在一瞬间崩溃了,世界崩溃后,那个世界的规则自然也就不适用了。”

 

Archer没有说出口的是,拥有打破一个世界,而非单纯闯入的能力,这位caster的实力究竟有多么难以评估。

 

不过其实不用她说出口,小樱似乎也猜到了一二。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虽然处在安全的时间静止之中,无论是攻击还是撤退都似乎对己方更为有利,但是只有身处其中的archer主从才明白,此刻战场的主动权还是捏在底细不明的caster手中。

 

“小樱。”

 

在片刻的沉默过后,archer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坚定地看向了自己的master。

 

“我要战斗。”

 

“你可能还是无法接受这种你死我活的争斗吧,毕竟你会闯入这个残酷的游戏,完全是一场意外,迷失在这个世界的你,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权。”

 

“像你这样的人,会被卷进圣杯战争。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少女凛然的面孔上,没有动容,没有微笑,她现在的神情,就算硬要说,也只能称得上一句不伤人。

 

“所以你可以离开,接下来的战斗,我会一个人解决的。”

 

可是明明是这样的少女,却用拒人千里的话语,编织出了她全部的温柔。

 

“我知道。”

 

“我知道,archer酱非常厉害,非常坚强,但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所幸的是,她的master,木之本樱也是一个同样温柔的人。

 

“我也知道,不管是平时带着眼镜有点瑟缩的archer酱也好,还是战斗时冷静从容的archer酱也好。不管是什么样子的archer酱,都总是一个人背负着全部,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archer酱是不可能选择撤退的,因为archer酱你有着不能退让的愿望。”

 

手握着魔杖,小樱碧色的眼眸清澈而直率。

 

“可是要说愿望,我也有,我想要回家。想要回到那些等待着我,为我担忧,给我温暖的人们身边。”

 

“这些不该是由archer酱你一个人来背负的东西。”

 

Archer略微一怔,似乎是没料到她的回答,但是她还是摇了摇头。

 

“不,你不明白,如果选择战斗......”

 

“那就意味着要杀死除了我和archer酱以外的所有人。”

 

小樱有些忧愁,但她还是笑着,对着archer这么说道。

 

“嗯,我可能永远无法做到杀死别人这样的事情吧。”

 

“那......”

 

“但是。”

 

小樱语气坚决地打断了archer刚刚起头的话语。

 

“但是,让我逃走,放任archer酱你一个人背负被敌人杀死的可能性,这种事情,我也做不到。”

 

“......”

 

Archer深深地皱着眉,有些头疼,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家master矛盾又任性的话语。

 

“所以请给我一个机会吧。”

 

纯洁无瑕,不曾沾染过这世间黑暗的天使张开了怀抱,向着她伸出了双手。

 

“让我和archer酱你一起战斗,我不会阻止archer酱你的所有行为的,但是,我也一定会找出不用杀死任何人,就能获得幸福的方法的。”

 

“你愿意给我这么一次机会吗?”

 

那是她许久未见的光芒了,和她心爱的人一样,单纯而执着,纯善却不愚蠢,仿佛是人世间所有美好品德的化身——这样的人,是她的master。

 

于是她也伸出了手,握住了天使给予她的,仿佛一个用力就会崩溃的美梦。

 

她轻声回答。

 

回答少女,也是回答自己。

 

“仅此一次。”

 

*

 

“等会儿我会把这些手榴弹都设置在caster的旁边,小樱你在那之后放出火牌,我会给你信号,你就在那个时候,用高温催爆炸弹,我会同时解除时间暂停的,记得小心闪避闪电。”

 

Archer解释完了连携作战的方式,又一次确认道。

 

“明白了吗?”

 

“嗯,没问题。”

 

小樱掏出了火牌,冲着archer安抚地一笑。

 

“放心吧,archer酱,我说过要帮助你,那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行为究竟是在做些什么,又会导致什么结果。”

 

“......那就好。”

 

Archer重重地闭上眼,再重新睁开的瞬间,她又一次变回了那个冷静从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晓美焰。

 

“开始了。”

 

就像她宣言的一样,她比之前更大地展开了自己紫黑色的光翼。她拍打着光翼,在静止的时间中,小心翼翼地绕过地那些被静止后依旧非常密集的闪电,来到了在她的感知下,应该是caster职介的少女的身侧。

 

被她接触过的事物就会脱离时间的拘束。但没有接触过的事物,在静止的时间保护下,即使被攻击也会毫发无伤。

 

时间静止这个能力看似无敌,实际上要运用到战斗中,也是困难重重。

 

好在她早在过去无数次的实践中,摸索出了运用的方法。而现在,她早就能再熟练不过地,利用这些方法杀死敌人了。

 

设置完了手榴弹,她重新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去,并高高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火焰啊,把那些炸弹都点燃吧!Blaze(火焰)!”

 

顺着她的信号,小樱挥舞着魔杖,唤醒了火焰的卡牌。

 

燃烧着的火鸟苏醒后,啼叫了一声,按着主人的命令,冲向了archer设置好的炸弹,和回来的archer擦肩而过。

 

尽管archer身上的服饰都有一定的防护功能,但是她在与火鸟擦肩而过的那一刻,还是为那压倒性的热度所逼退,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好在她即使有下意识地瑟缩,但也仍没有忘记在火鸟与炸弹接触的前一秒,撤去时间暂停的能力。

 

“轰——!”

 

在她到达小樱身侧的瞬间,炸弹也同时爆炸了,她想起了小樱和自己的不同,赶紧捂住了小樱的耳朵,保护她的鼓膜的同时,收拢了自己的光翼,将自己和小樱保护在光翼之下,遮挡那些碎石砾瓦。

 

炸弹的余波过于强烈,以至于空中的两人被爆炸时的气流席卷,退开了约有百米的距离,好在炸弹响起的瞬间,空中的落雷也同时停止了,两人这才避免了被劈成焦炭的命运。

 

“咳咳咳。”

 

虽然有archer的保护,躲开了绝大部分的伤害,但是小樱一开口,还是被空中漂浮的尘埃给弄得够呛。

 

“archer酱,这是成功了吗?”

 

“说不好,但是多少应该给对方造成了一点伤害,雷电也停了......”

 

Archer说着,看到了散去的烟雾中,那个捧着书,姿势和静止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的身影,陷入了沉默。

 

“《斯堤克斯的盾之书》,不死的贤者keironn记述的冥界女神sutyukusu的《盾之书》,纵使有一千把枪都无法贯穿这个结界。”

 

编着三股辫,一身水手服,怀里捧着厚厚的精装书的少女,如果忽视周围一切奇异的背景,看上去仅仅只是一个漫步在校园里的,普通的文学少女。

 

但就是这样看上去无害的文学少女,却微笑着,撕下了手中的书本的一页,塞进了嘴里。

 

“嗯嗯,好吃!就像是跨年时窝在暖炉里吃到的仙贝!硬硬的,香香的,脆脆的,是一种会让人不自觉放心下来的味道!”

 

被认定为Caster的少女咀嚼着嘴里的书页,眯起了猫咪一样圆圆的眼睛,对着一瞬间,距离就变得有些遥远的archer和小樱,露出了恬静的微笑。

 

“看来,你们想要打破这个结界,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呢。”

 

“请加油哦。”

 

她咽下了嘴里的书页,餍足地拍了拍肚子。

 

“不然的话——”

 

“会死的哟?”

 

下一秒,文学少女手中包装精美的书,被翻至了下一页。

 

///////////////////////////////////////////////////////////////////////////

一个人的碎碎念:

考完英语四级的我是放飞的小鸟~

然而加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