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一期难民(超短篇)

注意事项:

1.乙女向,女审神者,审神者有名字。

2.审神者用了《寒蝉》的名字,但是和正剧无关,所以放到这里来了。没有看过《寒蝉》也不影响阅读。

3.比起说是短番外,更加像是段子。

4.三日月宗近X婶婶,人物ooc!人物ooc!人物ooc!重要的话我讲了三遍_(:з」∠)_

5.万战没有一期的我已经不能再自称亚洲婶了,非洲婶婶哭晕在厕所_(:з」∠)_

6.下文出自一期难民的怨念,慎入。

////////////////////////////////

“又在尝试锻一期一振?”

作为今天的近侍,他为了找不打一声招呼就不见了踪影的她,慢悠悠地逛遍了整座本丸,最终在锻刀房找到了一脸疲惫的她。

 

“啊,三日月。”冴香见到他,总算是苦大仇深地从锻刀炉前离开了。

 

三日月眯了眯眼,看了看锻刀房里只有冴香和刀匠,见不到其他的刀剑。“今天是请哪把短刀帮忙往炉子投的资源?”

 

“之前碰到了厚,他听说我想锻一期一振就很开心的来了。”冴香对着锻造炉深深的叹了口气。“可惜让他失望了。”

 

“是嘛,但是老爷爷我很开心呢。”三日月说着,走到了她的身后,从背后,搂住了冴香。

“有了我这把被誉为最美的天下五剑之一,你都不能感到满足吗?”

 

“不一样。”冴香拍了拍三日月横在她胸口的双臂。“我追求你是因为我想要你,我追求一期一振只是因为短刀们想哥哥了。”

 

“放手啦,我还要继续锻刀。”

 

“你追求的理由从来不重要。”三日月并未如她所愿地松开双手,反而更加抱紧了自己怀里随时会逃脱的人儿。

 

“因为无论最初的理由为何,你最后都会变得无法放手。”

 

“我不......”

“你会的。”

 

三日月伸手,宽大的衣袖遮去了她的视线,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喃。

“你可还记得,你最初,只是因为钦慕于我才开始的游戏。”

 

“可是,你还是爱上了加州清光。”

 

“我......我对三日月你的偏爱从来没有减少过一丝一毫!”冴香忍不住为自己辩解,苍白无力的,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的辩解。

 

“我狡猾的小姑娘啊。”三日月轻笑出声,轻吻着她耳后垂下的青丝,直至她的耳垂变得滚烫。“那与人共享的爱,就是全部了?”

“最初的你难道就没有过,除了我,谁都不会爱的自信吗?”

 

看了看彻底无言的冴香,三日月满足地将她搂进了怀里。

 

“所以我会阻止的。”

“绝对不会让你锻出一期一振的。”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