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5】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五章:交涉

那是某个少女的故事——

 

某个胆怯的,无能的,病重的,一无是处的少女的故事。

 

这样的少女,却在有一天,与自己的希望,自己的光,自己的爱——邂逅了。

 

那是一个比谁都温柔,比谁都善良,比谁都勇敢的女孩。

 

正是因为她是一个那样美好的女孩,所以在面对明知无法战胜的敌人时,她也没有放弃,站在无力的少女身前,女孩挺身而出,将自身投入了绝不会回来的路途。

 

想要拯救她。

 

想要时间能够重来。

 

想要回到——和女孩初遇的那一天。

 

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少女深切地祈愿着——

 

向着不该伸出手的希望,许下了绝望——

 

*

 

“archer酱,我们回去吧。”

 

一个身上还穿着学校校服,有着一头棕色短发的少女,四下张望着,瑟瑟发抖地抓紧了一根外表分外华丽的杖子。她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忽闪忽闪地,此刻,因恐惧而噙满了泪水。

 

“好、好可怕。”

 

“乒——”

 

“噫——!!!”

 

角落里传来了易拉罐翻倒的声音,少女立刻被吓得抱着头蹲了下去。

 

“有、有鬼——!”

 

“哒、哒、哒。”

 

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少女的身边。

 

“只是一只野猫。”

 

少女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被她称为archer酱的,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年纪,气质却成熟不知多少倍的女生。

 

Archer松开手,手里拎着的野猫身姿轻盈地落在了地上,一转眼就不知道跑到了哪个角落里去了。

 

她抬手,将落到身前的黑色长发,重新撩回到身后。

 

“说是不想牵扯到一般人,所以才决定在大晚上来这个废弃工厂的,不是你吗?”

 

“樱。”

 

“但、但是......”

 

少女——木之本樱泪眼汪汪地看着archer,无论是神态还是动作,都充分地表明了她的后悔。

 

“真的好可怕。”

 

“......”

 

Archer职介的少女,无声地叹息了一声,略显冷淡地,从小樱身上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站得起来吗?”

 

“诶?”

 

小樱看着那只伸到了她身前的手,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眨了眨眼。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archer也维持着自己看向他处,却向着她伸手的动作,没有变过。

 

“嗯!”

 

小樱开心地笑了起来,拉着了archer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嘿嘿嘿~”

 

她走在看不出什么神情变化的archer身边,心情却格外地欢快。

 

“archer酱真的好温柔呢!”

 

“那是......”

你会错了意。

 

Archer开口,却在中途,把话语又吞了回去。

 

并不是出于什么体贴的理由。

 

仅仅是因为,走在自己的身旁,不那么勇敢,不那么坚强的少女——却有着和那个人一样明亮的眼眸。

 

仅仅是因为这个,她就能选择将自己的恶意,一个人默默吞咽。

 

*

 

第一次的轮回,少女还是太过无力。

 

战斗到最后一刻倒下的女孩,在她的眼前,变成了丑恶的,她们一直以来所战斗的敌人。

 

她们都被欺骗了。

 

没有什么祈愿是无偿的。

 

与愈发膨胀的希望相对的,是愈发强大的绝望。

 

发觉了真相的少女,进入了第二个轮回。

 

天真的少女试图和同伴揭发真相,却遭到了同伴的质疑。

 

“你在挑拨离间?”

 

被女孩从同伴手中护下的少女,还是那么的软弱,和最初没有什么区别。

 

软弱地即使在同伴们对着彼此举起武器时,也没有任何的作为。

 

软弱地,除了在最后,又一次被女孩拯救。哭泣着,呐喊着,如女孩所愿,在她化成绝望之前,将她击碎以外,毫无作为。

 

那么就再重新来过吧。

 

第三次的轮回,少女下定了决心。

 

哪怕只身一人,也要拯救那个女孩——

 

为此,少女抛弃了软弱,抛弃了天真,抛弃了信任——

 

即使如此,她还是失败了。

 

那么就再重新来过吧。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重新来过。

 

直到寻找到,将你从绝望的命运中拯救出来的,唯一一条道路。

 

*

 

“乒——”

 

“噫——不、不要怕,一、一定又是野猫。”

 

小樱逞强地握着手里的杖子,瑟瑟发抖地自我安慰。

 

archer看着她这副样子,又想叹息的时候,猛然神色一变,将小樱护到了自己身后,从左手腕处的盾牌中掏出了一把贝瑞塔92手枪,指向了工厂阴影处的某堆集装箱。

 

“谁?”

 

“哼哼哼。”

 

某个阴沉的男人的笑声,从黑暗深处传了过来。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

 

“......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

 

“......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

 

“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空!”

 

“......白!”

 

“我们是穿梭在银河(间)的火箭队!”

 

“......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就、就是这样!喵!......呜、我为什么非要陪着你们胡闹不可啊!”

 

“你在说什么呢,史蒂夫。说什么都不放心,非要我们展示一次,结果输掉了游戏的人不是你自己么。”

 

“......史蒂夫,愿赌服输。”

 

“呜......”

 

那真的是和当下一触即发的情况,一点都不一样,没有丝毫紧张感的对话。

 

随着松懈的谈话声,三个身影出现在了集装箱上。

 

顶着一头杂乱的黑发,身上穿着“I❤人类”字样的T恤衫,牛仔裤和运动鞋的青年,紧紧地牵着他的手,穿着水手服,有着一头如雪般纯白的长发,身材娇小的小女孩,以及穿着蓬蓬的华丽服饰,言辞间却快被另外两个人挤兑得哭出来的少女。

 

怎么看都像是走错了地方的三个人,却堂堂正正地出现在了archer主从面前,而且——

 

“嘭!”

 

“铛!”

 

在看清三人身影的一瞬间,archer就扣下了扳机,但是不出意料地,子弹被弹飞了。

 

随着弹飞的子弹,第四个人——手持着单手剑的黑衣剑士,从虚空中显出了身影。

 

“㖃诶诶~”

 

被archer毫不犹豫就发动攻击的行为惊到,小樱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等、等等!Archer酱!一上来什么都不问地就攻击对方,我、我觉得不太礼貌!”

 

“是那边先隐藏身影故弄玄虚的,我觉得这已经完全构成了敌对行为。”

 

Archer神情冷淡地举着手枪,没有一点要收手的样子。

 

“喂喂喂!那边的archer!稍微听点你master的话啊!礼仪啊!礼仪!面对陌生人时要微笑问好!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吗?!”

 

牵着小女孩手的青年似乎也被她上来就开枪的行为惊到了,此刻正拍着胸口大喘气中。

 

“太久没有面对这种暴力行动,真是吓死我了,哥哥我可是和平主义者啊喂。”

 

“......白,也是。”

 

“所以呢?”

 

面对着废话了一大堆,却至今没有展现出一丝敌意的青年一行人。archer依旧没有放松半点警惕,始终拿着武器正对着领头的青年的要害。

 

但是她也终于意识到了,青年一行人并不是为了找她们战斗而出现的,这一事实。

 

“既然不是为了战斗,你们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又是有什么事?”

 

“游戏啦,游戏,游——戏——”

 

青年,不,回忆起之前他恶搞一样的自我介绍,或许叫他“空”比较合适。空像是强调一样的,特地拉长语调,重复了两遍关键词。

 

“......游戏?”

 

被archer护在身后,小樱困惑地歪过了头。

 

“没错,游戏。”

 

空冲着她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我们是来找你们玩游戏的。”

 

“别开玩——”

 

“当然不是普通的游戏。”

 

空打断了archer的话语,胸有成竹地看向了archer的master。

 

“既然你也是master,那你也有吧,被圣杯赋予的特殊能力,被称为【御主特权】的那东西。”

 

小樱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法杖。

 

“没错,玩游戏就是我们,我和这家伙的【御主特权】。”

 

空低下头,神情温柔地摸了摸紧挨着他的小女孩——白的头,又笑着,重新抬起了头。

 

“archer的master,赌上各自的令咒,来一场游戏怎么样?”

 

“......作为被挑战的一方,游戏的内容,规则,都由,你们定。”

 

看上去外貌上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却从对话里能推断出来是兄妹的两人,一前一后,终于将自己的来意挑明了。

 

“我拒绝。”

 

但是archer没有半分的动容。

 

“既然是你们的能力,那我们根本无法确定,你们会在里面做什么手脚,不是吗?”

 

“是这样嘛,真遗憾。”

 

和口中所说的相反,青年的眼中没有却半点遗憾的意思。看着青年的神情,archer察觉到一丝不妙的气息。

 

“那我们就只能先撤退了,妹妹哟,难得有个不用流血,就能和平解决的方案。但是没办法,交涉失败了,我们走吧。”

 

“等等!”

 

像是要印证她的感觉一样,原本还站在她身后,乖乖被她保护的少女站了出来。

 

“真的可以,不用战斗就解决吗?”

 

“喂!樱!”

 

“当然——!”

 

青年提高了音量,简直是刻意要将她的声音盖过一样。

 

“用游戏来决定胜负,不用战斗,不用流血,也自然不会有人因此受伤。”

 

“我接受。”

 

少女坚毅地回答道,那个身影,与记忆中的背影,何其相似。

 

“我讨厌战斗,讨厌流血,讨厌会让人流泪的所有事情。”

 

“如果可以避免这些的话——”

 

“我接受。”

 

“游戏成立。”

 

突然地出现在空和白的身前,水晶一般的棋子,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在此刻,照亮了整个昏暗仓库——

 

【——来吧,游戏开始了。】

//////////////////////////////////////////////////////////////////////////////

一个人的碎碎念:

明天有比赛,以及,接下来要认真看书了,所以日更在今天截止。接下来的更新掉落,重新变回随缘状态()

【御主特权】:私设之一,只要是本次参赛的御主,都因为各自的特性,被圣杯赋予了【御主特权】,类似于英灵的宝具吧——是的,诸君!本次圣杯战争并不是常规的7骑对战!实际上等同于两两组队的14骑对战!(虽然实际人数不只14人——看向某saber组)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有部分摘自人物的百度百科)

Saber组

Master:空/白(出处《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来自迪斯博德的gamer兄妹,废柴,家里蹲,体力废,却在游戏上有着超越常人的能力,座右铭是“空白没有败北二字”。

记忆停留在和机凯种游戏后(也就是小说第9卷结束),再次拥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身处圣杯战争的舞台——冬木上。

御主特权:【——来吧,游戏开始了。】

可以将他人拖入游戏定胜负的世界中,但是需要游戏双方认可,才可以发动。因为发动能力的是己方,所以基本默认的都是由敌方来决定游戏内容和规则。

Archer组

Master:木之本樱(出处《魔卡少女樱》)

大家的童年回忆,本格魔法少女!开朗可爱,活泼单纯,是个没有心机的女孩子。非常害怕幽灵鬼怪,就算是听到鬼故事也会吓的发抖,非常讨厌黑暗,把什么东西联想到鬼便恐惧得根本停不下来。

御主特权:【???】

Servant:???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