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3】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三章:初战

“lancer,用你的幻术把人群疏导到远离这片区域的地方。”

 

虽然知道了berserker就在自己的不远处,但是赤司没有透露出任何慌乱的情绪,在对自己组合幸运值短暂的无语过后,赤司果决地向lancer下达了指示。

 

“是。”

 

Lancer点点头,从虚空中显现出了自己的武器,紧紧地抓住了它。

 

“但是master,疏散人群会分散我的绝大部分精力,万一berserker在这个时候攻击过来的话——master,我让...大人出来吧,...大人的话完全可以同时保护好master和疏散人群。”

 

“不,我和他合不来,现在让他出来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复杂。而且现在也还没有他出场的必要。”

 

赤司一金一红的双眸注视着berserker的方向,语气淡然,令听到的人不自觉地就会信服。

 

“那边暂时没有攻过来的意思。”

 

“我明白了。”

 

Lancer有片刻的踌躇,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master,将大部分的精力投入了疏散人群的幻术构成当中。只是她还是尽力警惕着berserker的行动,并且从赤司对面的座位,转移到了更方便保护他的身侧。

 

所幸的是,在她将人群完全疏散离这片区域之前,berserker都保持着一副慵懒的姿态,坐在露天咖啡厅的藤椅上,悠悠闲闲地吸着烟。

 

“master,疏散完成了。”

 

Lancer舒出了一口气,对于自己可以全力战斗的当下感到了些许的安心,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困惑。

 

“lancer,姑且确认一下。”

 

赤司也同样困惑地皱起了眉头。

 

“berserker应该都是一群在狂化的魔咒下失去理智的家伙,没错吧?”

 

“按理来说,是这样没错。”

 

随着这份困惑之后而来的,是更多的警惕和不安。Lancer下意识地把赤司挡在了自己更后面一点的位置上。

 

“虽然也有一部分可以交流的例子,但是毫无疑问,berserker都是一群失去理智的家伙,就算保有交流的能力,也不一定代表对方就更好说话。”

 

“无论是哪一种,在现在的情况下,还不攻过来的行为,都不正常。”

 

赤司一眨不眨地盯着即使是人群解散,他和lancer说着话的现在,也没有表示出任何战斗意志的berserker。他沉吟片刻,还是对lancer下达了命令。

 

“虽然想尽力避免直接战斗,但是既然碰上了,也没有办法。Lancer,稍微试探一下对方。”

 

“了解,master。”

 

Lancer乖巧地点点头,将手里的武器,有着三根一长两短尖刺的长枪——三叉戟竖于胸前,用它的底端轻轻地敲击了一下地面。

 

然后,几根有着数十个成人腰身宽的火柱拔地而起,将露天咖啡厅中的berserker裹挟在其中,瞬间就吞没了他的影子。

 

解决了?

 

赤司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这样的念头,然而看着库洛姆额头滴落的,大颗大颗的汗水,他就知道事实并非这么简单了。

 

“master,请立刻离开这里,和berserker保持距离——”

 

Lancer焦急的话音还未落地,她的火柱就被人轻轻松松地拦腰截断了。

 

取而代之的,是更为纯粹的,更为激烈的——鲜红色的烈火在berserker的身侧翻滚,有如波涛一般汹涌澎湃。

 

尽管他们之间还隔着整整一条宽阔的马路,但是赤司的后背已经被那气势汹汹的火焰给逼出了汗水,那和lancer额头的冷汗不同,是纯粹的,被热气逼出的汗水。

 

“你的火焰。”

 

Berserker职介的男子懒洋洋地从藤椅上站起了身,食指和中指之间还夹着余烟未烬的烟头,他开口,嗓音低沉,却轻松地传达给了五官比之常人敏锐数倍的lancer。

 

“太温吞了。”

 

下一秒,面露慌张lancer和她的master所在的家庭餐厅,就被火焰的潮流所尽数淹没。

 

*

 

“真无聊——好无聊——蓝波大人要无聊死了——”

 

身穿着奶牛装的小男孩这么嚷嚷着,在空荡荡的酒吧地板上滚来滚去。仔细地打着蜡,每一个角落都光洁得近乎反光的地板,也因此被蹭得失去了光彩。

 

“你!过来陪蓝波大人玩骑马!”

 

在这样使劲闹腾也没有得到回应的情况下,蓝波生气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酒吧里出了他以外的唯一一个人下了命令。

 

静——

 

然而他的命令又一次被无视了。

 

躺在沙发上的男子,闭着双眼,像是没有听到这些足以让人醒来十多回的闹腾声一样,皱着眉深陷梦境。

 

“蓝波大人生气了!”

 

蓝波生气地跑到了沙发旁边,试图去推醒无视了他半天的男子。

 

然而——

 

“痛痛痛痛痛——!”

 

“......啊。”

 

蓝波伸出的手还没来得及接触到男子,他的手腕就被男子紧紧地,以要捏碎骨头一样的力度抓住了。

 

不过也因为这个,之前他再怎么闹腾都没有醒来的男子,总算是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然后在蓝波的手骨断裂的前一秒,他总算是认清了当下了情况,松开了自己钳制着蓝波的右手。

 

“蓝波大人、蓝波大人,要,忍,耐——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忍耐不了——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本来想要抱怨一大堆事情的蓝波,被男子刚醒来时,那犹如狮子睥睨一般的眼神给吓到,最后只能又痛又委屈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男子扶着自己刚刚从梦境中挣扎出来,又接受了一波孩子高分贝的哭声攻击,以至于有点隐隐作痛的头,试图理清眼前的情况。

 

草薙那家伙好像这么说过......

 

他皱着眉,回忆着从前同伴的话语,在男孩的身前蹲下身,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

 

“走吧,去吃点心。”

 

“嗝,点、点心?”

 

果不其然,蓝波那刺穿鼓膜的哭声在听见点心的瞬间戛然而止,他擦着脸上的泪痕,抽泣着打了个嗝。

 

“你要带蓝波大人去吃点心?”

 

点头。

 

“哇哈哈哈哈哈,果然小弟就应该上供点心给蓝波大人,很好,蓝波大人就收你做蠢纲之后的二号小弟吧!”

 

蓝波完全记吃不记打地重新站了起来,脸上哭出来的鼻涕都没有擦干净,嚣张地笑了起来。

 

“我们出发吧!二号小弟!”

 

男子完全没有把蓝波的态度和称呼放在心上,按着自己的步伐,慢悠悠地,跟在蓝波的后面,走出了酒吧的大门。

 

他走出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了和记忆中的那个场所有几分相似的酒吧大门,从鼻子里发出了“哼”地一声,分不出是怀念还是嘲讽的轻笑。转过身,和拉着他的裤脚,催他快走的蓝波一起,没入了人流。

 

就在蓝波找到了一家甜点店,冲进店面,在里面对着店员提出各种奇奇怪怪的要求的时候,男子悠然地坐在甜点店外的露天咖啡厅的藤椅上,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

 

但很快,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窥视的视线,他顺着烟头袅袅的烟雾视线上移,正对上了马路对面的家庭餐厅中,隔着宽大的落地窗看向这边的,小姑娘的眼神。

 

随后,人群很快在不知不觉间,被引向了远离此地的某处。那个小姑娘和她的master如临大敌地警戒着他,从虚空中掏出了武器。

 

下一秒,他的周遭,被数柱拔地而出的火焰所席卷。

 

*

 

“master,berserker是强敌。”

 

Lancer站在天台的边缘,俯视着不远处燃起了浓浓黑烟的家庭餐厅,以及伫立在那对面,连脚步都没有挪动半分的berserker。

 

“berserker看上去没有狂化,也没有丧失理智的情况,理由不明。但是毫无疑问,他拥有的力量当中该有的狂暴,并没有因此失去半分。”

 

“是的。”

 

赤司站在她的身侧,蔷薇色的发梢被天台边缘吹过的强风拂起,一金一红的异色双眸,毫无感情地注视着下方的英灵。

 

“如果没有你的幻术,我们没能一早就离开了那里的话,现在我们恐怕,已经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地葬身火海了。”

 

“berserker是强敌,lancer,你有在这里排除掉他的自信吗?”

 

“仅仅只是我的话,做不到这一点。”

 

Lancer职介的少女笑了起来,那是有如春风一般柔和,有如紫罗兰一般秀美的笑容。天台的吹动她脸颊两侧的长发,拂过了她右眼绣着骷髅形状的眼罩。

 

“但是有骸大人和master在的话,我可以做到。”

 

“很好。”

 

赤司点点头,紧紧地闭上了双眼,等他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一金一红的异色双眸变成了赤红色的双眸。他语气温和地说道。

 

“那就在这里,拦下berserker这个强敌吧。”

 

“是,mas——”

 

少女坚定的回应突兀地,在中途断绝了。她像是不可思议地望着那个从店面里跑出来,跑到berserker的身边,扯着他的裤脚在哇哇乱叫地说些什么的小男孩。

 

“......雷守?”

 

“lancer?怎么了?”

 

察觉到了自家英灵的不对劲,赤司疑惑地,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人。

 

“master,情况有变,请允许我暂时撤退。”

 

Lancer职介的少女抿紧了双唇,握着三叉戟的双手指甲因为用力,指尖泛着不正常的白色。

 

“berserker的master,是我生前认识的人。”

 

少女的声音那般轻,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天台边缘的强风刮跑一样。与她颤抖的声音相反,她的右手却果断地握住了自家master的手腕。

 

“......也是我的愿望中,想要拯救的对象之一。”

 

下一秒,她不由分说地,带着还想要说些什么的自家master,离开了天台。

//////////////////////////////////////////////////////////////////////////////

一个人的碎碎念: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有部分摘自人物的百度百科)

Lancer组

Master:赤司征十郎(出处《黑子的篮球》)

颇有城府,气势不凡;为人冷静,心思缜密。高贵出身下,却能内敛自持、不骄不躁。潜心于分毫,完美于点滴,严苛要求自己。却因为家庭原因,导致了他精神压力过大,从而导致了两个人格。第一人格待人自然亲和、平易近人,是完美的司令官;第二人格待人凌厉而强势,其余方面与第一人格相同,是为胜利而生的化身。有着异常的威严与领导力。

 

Servant:库洛姆·骷髅(出处《家庭教师reborn》)

温柔乖巧的少女,外表看上去非常柔弱可欺,但实际上坚韧勇敢,执着起来很少有人能令她回心转意,全心全意地信赖可以通过附身能力现世的六道骸,和赤司也建立了良好的主从关系。

 

属性:混沌·中立

筋力C耐久C敏捷B魔力A幸运E宝具A

持有技能:

1.【幻术】B

2.【附身】A

3.【???】A

职阶技能:

【对魔力】C

【阵地建造】A

宝具:??????

 

Berserker组

Master:蓝波(5岁)(出处《家庭教师reborn》)

真正意义上的熊孩子,四处捣蛋闯祸,对圣杯战争没有概念,只以为是一场获胜后就可以获得许多糖果和玩具的游戏,但身为黑手党杀手,对于厮杀和战争有一种天生的冷漠。

Servant:周防尊(出处《K》)

为人冷淡寡默但不会蛮横粗暴。平常的时候很低气压。怕麻烦且少言语、慵懒、王者风范、敏锐沉著、极具领导力、记忆力很好。

平时都懒洋洋地待在酒吧的沙发上睡觉,但是会纵容蓝波拉着自己四处乱跑,当蓝波惹上麻烦的时候,也会出手解决敌人。

 

属性:秩序·中立

筋力B耐久A敏捷C魔力A幸运E宝具EX

持有技能:

1.【王权】A

2.【控火术】A

3.【???】C

职阶技能:

1.【狂化】D

宝具:?????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