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为你的诞生献上花束

1.一期婶1v1

2.甜的,不是刀

3.ooc预警

4.写给 @azusa_归一没了也不会有了 的生贺,梓纱酱生日快乐!因为有点赶,所以转折有点快,多谢梓纱酱不在意!

5.提前祝大家2018年快乐!

//////////////////////////////////////////////////////////////////////

“生日......吗?”

 

被弟弟们拖到了角落里,从他们叽叽喳喳、七零八落的对话里拼凑出来的信息,让一期一振下意识地锁紧了眉头。

 

“我们给主人准备个惊喜礼物吧!一期哥!”

 

乱一向喜欢热闹又新奇的活动,对于给主人过生日这样的打庆典自然也是兴致勃勃。

 

“主人如果能收到一期哥准备的礼物肯定会很开心的!”

 

又来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一期发现,周围的所有付丧神似乎都笃定了主人喜欢他这一事实。

 

然而只有一个人对这件事持否定的态度。

 

那就是一期自己。

 

“我会准备的。”

 

为了应付弟弟们热心的助攻,一期对着那一双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睛,违心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

 

他看着弟弟们击掌庆祝。

 

“主人绝对会高兴的!”

 

是这样吗?

 

一期又一次困惑地询问自己。

 

她会高兴吗?不论礼物本身的价值,仅仅因为送的人是他——是她喜欢的他?

 

不。

 

一期摇摇头,注视着弟弟们叽叽喳喳地走远。

 

她不会的。

 

因为她喜欢他,这个前提,本身就不成立。

 

*

 

一期一振降临这座本丸的时间有点晚。

 

四花太刀本身就较为稀有,能在新人阶段就拥有四花的审神者反而才是少数,尽管如此,等审神者们熟悉了工作后,要获取一期一振这样的四花太刀,也并不能算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与之相比,三条家的小狐丸亦或是三日月的入手率都要低上许多。

 

但是这座本丸不同。

 

一期一振降临本丸的时候,审神者不仅已经入手了小狐丸和三日月这样更为稀有的刀剑,就连他熟悉的弟弟中,都有几位已经出门修行回来了。

 

所以,当他伴随着漫天飞舞的春樱,降临于世的那一刻,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审神者全心全意地注视着自己,并为之闪闪发光的眼神。

 

那双眸实在是太过明亮,太过欣喜了,以至于他......太过轻易地就会错了意。

 

审神者迅速地更换了近侍的位置,任命刚到本丸不久的他担任自己的近侍,将自己的安危交到了他的手中。他们朝夕相处,哪怕他带队出阵的时候,她都会随军而行,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二个小时他们总是在一起。

 

身为近侍,他教育她要好好批改公文的时候,她会抱着他的手臂撒娇。他实在无奈,敲敲她额头的时候,她会捂着额头冲自己吐舌头。她会哼唧哼唧地趴在他的背上,说最喜欢他了之类的甜言蜜语。

 

所以他......也曾误解过,那份的恋慕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

 

但是,他终于慢慢发现了,那些举止,并不是自己独有的特权。

 

她也会拉着长谷部的手掌使劲晃悠,来妄图逃过写公文的酷刑。她也会因为歌仙丢过来的和歌集而嘟起嘴唇。她也会一边害怕着髭切,一边和自己花痴髭切的声音真好听。她甚至也会扑到正在料理午餐的烛台切背上,只是为了央求他投喂自己一点零食。

 

“啊,一期,我和你商量一点事啊。”

 

终于有一天,她的话语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

 

“最近来本丸的刀剑有点多,我想让他们轮换着做段时间的近侍,方便他们快点熟悉工作,所以可以拜托你交接一下吗?”

 

“乐意至极。”

 

他谦雅地笑了,可是明明能在他一边锻刀一边说着自己并没有什么怨言的时候,发现他言不由衷的审神者,这一次,却没有勘破他话语下的真心。

 

是他太过自作多情,将她的新奇看作喜爱,珍视看作恋慕。

 

所以才会在拉开距离后,看着她对着其他人微笑的时候,也只能抱着一个人的酸楚,无处言说。

 

*

 

“啊,找到了!”

 

乱东转西转,才终于在马廊里找到了认真给马匹梳着毛的大哥。

 

“真是的!一期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做马当番,明明连烛台切和歌仙先生都在厨房偷偷做蛋糕呢!”

 

“啊,乱。”

 

一期拿着马梳,困扰地笑了。

 

“我并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啊啊,不是这个问题吧!加州先生来联络了,主人马上就要从万屋回来了啊!一期哥你快点回房间收拾收拾!等会直接来大厅就好!惊喜派对在那里办!啊啊,我妆也还没化,一期哥,我先走了。”

 

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临走时,还回头提醒了一句。

 

“对了,一期哥,礼物记得一块带上,我们一起给主人!”

 

【礼物。】

 

一期低头望着手里的马梳,摇了摇头,重新照料起了马匹。

 

【并没有准备。】

 

【就算少了自己的那份。】

 

他拎着水桶走出了马廊,被廊下盛开的白花吸引了视线。

 

【她的脸上也依旧会放出足够好看的笑容吧。】

 

大厅那边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大概是她和随行的付丧神们回来了。

 

其实一期清楚,自己应该去的。

 

就算那份恋慕是自己会错了意。

 

但哪怕只是作为她属下的一位付丧神,他也理应在这个时候送上一份祝福。

 

【可是——】

 

他握紧了手中白晶菊的花茎。

 

*

 

“一期?”

 

犹疑着,在银白色的月光下,朝着他走来的,正是本该在派对中心的审神者。

 

“太好了,回来以后一直没有看到你,问了药研和乱,他们也都支支吾吾的,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审神者拍了拍胸口,对着坐在走廊上的他,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所以——你是为什么不来派对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审神者就变了脸,鼓起了两颊。

 

“因为没看到你,我一直心神不宁的,连光忠的蛋糕都没好好尝尝呢!快赔我啦!”

 

“主人现在回去的话,应该还能再尝到烛台切殿下的手艺。”

 

他沉默片刻,说出的是连他自己都觉得不讨喜的话。

 

“......”

 

审神者气呼呼地看着他,良久,胯下了肩膀。

 

“算了。”

 

审神者走到他的身旁,顺了顺自己的裙子,靠着他坐下了。

 

“和蛋糕比起来......你比较重要。”

 

 

“和蛋糕......那,和烛台切殿下比起来呢?”

 

“光忠会做各种好吃的,你下厨却每次都是一塌糊涂......但是你比较重要。”

 

“和长谷部殿下比呢?”

 

“长谷部每次都会帮我把批不完的公文做掉,你却会压着我写.......但是你比较重要。”

 

“和歌仙殿下比呢?”

 

“歌仙是训我不风雅,你却也会和他一起教训我没有女孩子的自觉......但是你比较重要”

 

 

“那,和髭切殿下比起来呢?”

 

“你更重要。”

 

 

两个笨蛋,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早该告知给对方的醋意和心意。

 

“全世界你最重要。”

 

她注视着自己,全心全意,闪闪发光,好像她恋慕着自己一样。

 

“因为,我喜欢你。”

 

不,不是好像。

 

是货真价实的恋慕。

 

“我一直在等你开口的,结果各种刺激,把你调离近侍位置都不管用,你也太别扭了!”

 

她抱住了自己的手臂,就像是曾经撒娇时所做的那样。

 

“那就没办法了,等不到你主动,就只能由我向你靠近了。”

 

“谁让我先等不及呢。”

 

一期低低地笑出了声,他的笑声通过震动传给了审神者,换来了她不满的瞪视。

 

“不。”

 

“其实我的耐心,也没有比您......你好到哪里去。”

 

他从身后,取出了一束沾着夜露的白晶菊。

 

“生日快乐。”

 

“为你的诞生,献上花束。”

 

他也注视着她,全心全意,充满爱意,正如他所恋慕着她一样。

 

“感谢你,降临在我的生命当中。”

 

“我也同样的,恋慕于你。”

////////////////////////////////////////////////////////////////////////

一期哥真难写......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