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今天我们的刀在厨房

这一篇里默认了这个本丸是17婶,和整个企划没有关系,不是同一个本丸啦(x

因为青菜切的一句台词,群里有人去查了包丁的资料,发现这孩子真的被拿来当菜刀用过(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群里的新脑洞的整理,这个企划真的有毒哈哈哈哈哈(笑吐

虽然想把大家都写进去,但是记录里没有的也不好随手加,下次搞事的时候大家都参加进来啊!(振臂狂呼

人设指路 @明歆_暂停更新 【群内企划】今天婶婶来做刀

///////////////////////////////////////

这个本丸的婶婶并不会做饭,基本上,她一下厨房就是惨案的发生现场。但!是!婶婶不方!婶婶有刀!这个婶婶有一群擅长料理的刀,每天把她往体重两百斤的方向投喂。每一天吃饭的时间,都是婶婶痛并快乐着的时光。

 

不过在婶婶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来临之前,厨房里的场景却是一片混乱。

 

“为什么已经有了这么多可以下厨的刀,我也还在这里切菜呢。”

青菜切一边手下飞速地,近乎华丽地将洗净的蔬菜切片切丝,一边生无可恋地抱怨着其他人耳朵已经听起茧的话。

 

青菜切作为最早来到这个本丸的刀之一,几乎是从婶婶就任的第一天起,就负责料理到现在。

其实,因为青菜切从前被农夫捡去作为菜刀使用的经历,对于要负责料理的事情,他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在见识了婶婶能把整个厨房变成恐怖袭击现场的本事后,为了自己的胃着想,他还是屈服了。

 

但这也导致了,和他在厨房共事的人,听着他一边做菜一边说着的幽怨话语,几乎能把他的经历给倒背如流了。

 

“嘛,主人习惯了青菜切桑的手艺嘛。这是好事啊,青菜切桑,打起精神来。”

在一旁淘米的堀川尽管已经停了无数遍这样的抱怨,依旧妥帖地安慰着青菜切,如果说有天使的话,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可惜的是,就算是天使,也无法感化青菜切的幽怨。

“果然像我这种无铭又无名的刀,就只能做切菜这样的工......”

 

青菜切的自哀自怨还没说完,就被厨房门口的动静打断了。

 

“还给我!”

“干嘛这么小气呢?大度一点才帅气啊!”

“这种事情才大度不起来呢!”

“在这种事情上斤斤计较可是不会被人妻喜欢的哦,包丁酱。”

 

吵吵嚷嚷着冲进来的,是竹台切和包丁,几乎只要一眼,就能看出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竹台切手中举高的,包丁踮着脚跳起来都够不到的,就是包丁的本体刀剑。

 

因为青菜切曾经念叨过“包丁为什么叫包丁呢?他是菜刀吗?”这样的话,导致竹台切好奇心大发地偷偷拿包丁的本体切了一次菜后,就此上瘾了什么的,这简直就是一个听了以后会男默女泪的故事。

 

“好了,别闹了,快把包丁君的本体还给他。”

好在厨房里还有一个能镇压住竹台切的人存在。

 

“爸爸……好吧,既然爸爸你这么说了。”

被烛台切用手刀打了脑袋的竹台切,瘪瘪嘴,不情愿地把举高的手垂了下来,恋恋不舍地把菜刀……啊,不对,是包丁的本体还给了他。

 

总算夺回了本体的包丁松了一大口气,经过这么一闹,也只有人妻和糖果能抚慰他受伤的心灵了。

 

可惜的是他没走成。

 

就在他拿到本体,准备溜去找一期尼和人妻(审神者:???)求安慰的时候,正巧来厨房觅食的雪灵国永看了看现在在厨房里的这些成员,突然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你们都聚在这里是要做大餐吗?”

 

“诶?”

 

厨房内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这才发现,本来就在厨房的歌仙、堀川、烛台切和青菜切,再加上闯进来竹台切和包丁,意外的,本丸里料理水平较高的几人都聚在了这里。

 

“既然这样的话,干脆就帅气地料理一顿大餐吧。”

烛台切首先挽高了内番服的袖子,凝聚起了士气。

 

“反正我就是适合切菜这种工作。”

这么说着的青菜切,其实就是默认了这个提议的意思,默默接过了堀川笑着递过来的蔬果,开始做起了自己拿手的素斋。

 

“爸爸这么说的话,我就来帮忙吧!”

竹台切立刻丢下之前还很是不舍的包丁和他的本体,跟在烛台切的身后,像只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围着他打转。她能在做好自己的料理的同时,不会碍手碍脚地妨碍到其他人做事情,这大概也是一种天赋了。

“呐呐,爸爸你说,我把做好的菜端给主人吃,她会不会同意来应募我的妈妈啊?”

 

“……天知道。”

烛台切真心希望一期在听见这句话时,能看在竹台切还是个孩子(?)的份上原谅她。

 

“包丁君不是有以前连同要料理的鹤一起,砍断了铁块的逸闻么。这么锋利的刀,也难怪会被竹台切桑追着不放了。”

歌仙递过了一叠自己刚刚自制的和果子,俯下身,认真地对着看上去不是很开心的包丁说道。

“所以料理这些肉类,能拜托包丁君吗?”

 

“说的也是,我可是很厉害的。”

包丁的目光立刻被那一叠精致的和果子给吸引了过去,欢快地接过了歌仙的好意。

“这么做的话,一期尼和人妻(审神者:所以到底为什么你们要看我???)都会高兴的吧,好哒,就交给我了!”

 

“he……鹤?”

一旁的雪灵国永从柜子里掏出一包审神者从现世带来的薯片,正在“咔嚓咔嚓”吃得正开心呢,听见这话,整个刀都不好了。

“……砍了鹤……”

 

正在专心处理肉类的包丁察觉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抬起头来,就看到了扒着料理台幽幽地望着他的雪灵国永。

 

“不会让你靠近哥哥的,砍了哥哥什么的,我会阻止的。”

 

没有听清楚雪灵在一个人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包丁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偷偷顺过一盘烛台切刚刚完成的小菜。

“雪灵桑是还饿着吗?给你。我也刚刚饿了,偷吃了一点点,我们一起偷偷地吃。”

 

雪灵国永捧着包丁塞过来的一盘小菜,有点犹豫。

 

唔,说不定是误传呢,砍了鹤什么的,包丁君看起来不是这种人。

 

“歌仙桑,我处理完了!”

包丁哒哒哒地跑到歌仙身边,在得到了夸奖和又一叠小点心后,回到雪灵旁边,朝她挥了挥手。

“雪灵桑你慢慢吃啊,我去找人妻啦!”

 

“唔?唔?”

嘴里还在嚼着包丁给的小菜,雪灵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做出回复,包丁就跑得没影了。

 

包丁君都不在厨房了,也就不会砍了哥哥吧?

 

雪灵想了想,对自己得出的结论,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就说是个误会嘛。

 

*

 

“哟!今天好像格外热闹啊。”

厨房的香气钓来了一只路过的白鹤,看着比平时更多人的厨房,他自然为了凑热闹,走了进来。

 

“哥哥!”

看见敬爱的哥哥,深刻贯彻“打是亲骂是爱”的雪灵立刻来了精神,不过她手里端着的小菜盘子阻挡了她的下一步行动。

 

“啊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雪灵也在啊。”

鹤丸顶住了雪灵炽热的视线,装作没看见她加快了咀嚼的动作,坚挺地忍住了转身就逃的欲望,走进了厨房。

 

“光坊,你在烧些什么呢?”

鹤丸扫了一眼熬汤的歌仙,煮饭的堀川,就在烛台切旁边做着小菜的竹台切,都是一眼就看明白的,让他兴致缺缺的活。

于是他凑到了看上去花样最多,最高端的烛台切的身边。不顾竹台切朝他飞过来的眼刀,挤到了两人中间,隔开了两个人,对着烛台切各种好奇地问东问西。

 

“鹤桑。”

竹台切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环着胸,喊了一声鹤丸,没得到回应。于是她异常耐心地又喊了第二遍。

“鹤桑。”

 

“有什么事吗?光坊的女儿?”

总觉得继续装没听见是不太科学的,鹤丸有点僵硬地回头,故作镇定地微笑。

 

“你拿走了青菜切要用的辣椒酱和蛋黄酱,他现在正在很幽怨地看着你。如果你再不还回去的话,他下一步就要陷入‘反正我是个连切菜做菜都做不好的无名刀’的境界了。”

竹台切用谴责的目光看着鹤丸。

“这样欺负小孩子,鹤桑太不帅气了。”

 

“啊哈哈,是嘛,我这就放回去……”

“鹤桑。”

 

一模一样的称呼,只不过,这一次呼唤他的,不再是刚刚现世没多久,好糊弄的竹台切,而是和她有着相似外貌的,已经把手搭在了他肩上的某位爸爸桑了。

 

“请你好好地解释一下,你拿着这些酱,本来是打算做些什么呢?”

 

“等等,不是这样的,我可以解释!喂?歌仙?你从哪里找出来的绳子?喂喂喂?等等——”

 

“今天就吃主人之前念叨过一道飞鹏展翅吧。”

烛台切拿着菜刀,对着被堀川和青菜切控制住,正在被歌仙和竹台切五花大绑的鹤丸,露出了一个堪比暗堕的微笑。

“放心好了,鹤桑,我会去请有经验的包丁来处理食材的。”

 

“唔唔唔!”

想要抗议的鹤丸被无情的竹台切塞住了嘴巴。

“爸爸,你说的对,我去找包丁来帮忙。”

 

孩子等等,你确定你去找包丁不会被他和他的一期尼打出来么?

 

嗯?是不是少了一把刀?

 

并没有,雪灵国永站在角落里,吃着她还没吃完的小菜,默默放慢了咀嚼的速度,内心充满了波动。

 

啊——原来,哥哥是这么得被本丸的大家爱着啊!

 

鹤丸国永,卒。

评论(1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