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10】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十章:万一

“我......有一个请求。”

 

黑色的长发编成了两股粗粗的三股辫,有些厚重的红框眼镜架在鼻梁上,一眼看过去,她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甚至比起书香气,土气更浓一点的少女。

 

而她说话时总是低垂着头,不敢直视他人的目光。说话声音也很轻,还有点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怎么了archer酱?”

 

刚刚解下围裙坐下,准备开始用餐的小樱听到了她的话,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没有一丝不耐地,认真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女,准备倾听她的话语。

 

“......请封印我的宝具。”

 

怯弱的少女声音轻微,却极其坚定地道出了对绝大部分的御主而言,绝对不会首肯的要求。

 

但是她面对的木之本樱,恰好并非“绝大多数的御主”。

 

“㖃诶诶~为什么要封印宝具啊?”

 

比起对她要封印宝具,自己把自己的底牌抹去,这个事实感到震惊和不解,她的御主更在意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的理由。

 

“因为我是不该存在于这次圣杯战争的‘恶魔’。”

 

低垂着眼眸的少女轻声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一旦被圣杯察觉就会被驱逐的存在。”

 

她抬起头来,但是红框眼镜的反光挡住了她眼底的深思,令她对面的御主看不清她此刻的神色。

 

“我的宝具,如果不被封印,随时都有可能会在战斗中把我的气息泄露给圣杯。”

 

“所以,请封印我的宝具,我不能在拿到圣杯之前被驱逐出这个世界。”

 

“相对的,即使少了一条令咒,我也一定会把圣杯带到你的面前。”

 

小樱没有立刻回答archer的话语。

 

她陷入了深深的烦恼当中。

 

按照她来到这个世界后,被圣杯塞进的一堆知识来看,封印宝具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理喻。

 

宝具是一个英灵的最终武装,是物质化的奇迹。可以说是一个英灵在战斗中的最大底牌也不为过。

 

要封印宝具,就意味着在同样的情况下,自己这一组比起其他组的英灵要少了一大助力。在关键的时候,可以说是致命的。

 

可是......

 

“以木之本樱之名,以令咒下令,archer封印你的宝具。”

 

随着一道鲜红的令咒化成汹涌的魔力,消失在了小樱的手背上,她松了口气,冲着archer笑了笑。

 

“这样可以吗?”

 

“啊、嗯。”

 

就连提出要求的archer本人,都没想到她会这么轻易地就用掉了对于御主而言非常重要的令咒。

 

“可以了。”

 

“好啦,那就吃饭吧,archer酱,你尝尝这个,这是我来到这边以后学会的料理!意外地很快就学会了,本来还在遗憾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能尝到,现在archer酱来了,真是太好了。”

 

小樱似乎直接就丢开了刚才的事情,笑容清爽地将一道菜往archer的方向推了推,自己也夹起了一筷放进了饭碗里,埋头吃了起来。

 

“小樱......”

 

“嗯?”

 

Archer想要说什么,在看到小樱抬头后纯然疑惑的眼神后,把自己的话又咽了回去。

 

“没什么。”

 

她拿起筷子想了想,最后还是轻声补充了一句。

 

“虽说不能被圣杯发现,要封印宝具,但是凡事都有万一。”

 

“万一遇到了现在的我,拼尽全力也无法战胜的对手。”

 

“那个时候,就拜托你解除我的限制了。”

 

“只是......”

 

她手里举着的筷子,悬在空中,什么都没有夹起。

 

“只是,那个时候,请做好在圣杯战争中,因失去参战资格而败北的心理准备。”

 

*

 

 

炸弹不起效。

 

要论威力,现代热武器的弹药加上小樱的火牌,火力绝对在caster口中的千把枪之上。

 

但是不起效。

 

如果不是caster的口误,那么只能考虑到最糟的一种可能性了。

 

Archer一边思忖着,一边拉着小樱,在空中飞速地躲避着一颗颗燃烧的巨大钢珠——这是caster刚刚翻到的下一页里的内容。

 

炼金术的绝技,能炼成燃烧着的重金属炮弹,《燃烧的黄金珠之集成》这本书籍中记载的力量。

 

Archer仅仅只是一个失神,就被燃烧的钢珠擦到了光翼的边缘,剧烈的疼痛和灼热让她一瞬间几乎要失去意识,飞行的轨迹也瞬间被打乱了。

 

好在小樱在这个紧急关头反过来拉住了她,操控着身后凝结成蝴蝶结形状的飞牌,精准的护着archer躲过了又一颗钢珠。

 

无奈之下,小樱只能放低飞行的高度,躲进了废弃仓库的建筑物之后,期望着众多的仓库能抵挡片刻caster的攻势。

 

“archer酱?archer酱你没事吧?”

 

小樱降落在某两所仓库之间的一个小巷中,扶着archer,满心担忧。

 

“没事。”

 

这是实话,她还没有软弱到仅仅被擦到一个边缘就无法行动的地步,受伤是一瞬间的事,但小樱提供的充沛的魔力,早就令她治疗好了自己身上的伤口。

 

“比起这个,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caster的能力千变万化,我们躲在这里不仅不安全,还会因为看不见她的行动而陷入......”

 

“吼——”

 

Archer的话音未落,随着一声仿佛连地面都要震动的吼声,小巷前后被身形魁梧的几只成年狮子堵住了出路。

 

Archer在第一时间将小樱护到身后,但是也不敢轻易起飞,她曾经在教育片中看到过,狮子捕食飞鸟的场景,就小巷前后这个狭窄的距离,她不敢保证自己轻举妄动的话,狮子会不会在她腾空的一瞬间就冲过来咬住她的腿。

 

“archer酱。”

 

就在狮子和人紧张的对峙中,她听见了被她护在身后的小樱轻声的耳语。

 

“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起飞。”

 

“一、二——”

 

不行,不能轻举妄动。

 

但是她面对着左右夹击的狮子,就连怎么在不引起猛兽注意的情况下,开起时间暂停能力的余裕都没有,更别说去提醒自己身后的小樱了。

 

“三——ACTION(行动)!”

 

就在两人腾空的同时,一直虎视眈眈地盯着两人行动的狮子也行动了,但是它们无一例外地,被小樱的行动牌所附身的地面给绊了一跤,也正是这一秒的时间差,让archer和小樱得以顺利脱身。

 

意识到了在caster的猛烈攻击下,两人根本得不到喘息的时间,archer再一次拉着小樱进入暂停了时间的世界。

 

“刚才多亏了小樱你,不然我也一时想不到脱身的办法。”

 

Archer拉着小樱暂时停留在了一间仓库屋顶的平台上,这间仓库的高度在周遭的建筑中并不算高,视野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这种并非全然开阔的环境更能给刚刚千钧一发地逃脱的两人安全感。

 

“不是我的功劳。”

 

小樱一手拿着魔杖,一手捏着收回来的行动牌,摇了摇头。

 

“如果刚才archer酱没有第一时间把我护到身后,我也没有办法偷偷拿出卡牌了,明明是多亏了archer酱。”

 

“......”

 

大概是不适应面对这种真诚而直率的夸奖,archer默默地扭过了头。

 

“比起这个,我有事情要说。”

 

“小樱,我们撤退吧。”

 

“㖃诶诶?”

 

小樱听到了她的提议,吃惊地眨了眨眼睛。

 

一直以来小樱她所面对的战斗,因为有要保护的人,所以基本上没有后路可退。

 

在archer提议之前,她甚至想不到有暂时撤退这个选项。

 

“我刚才想到了,caster说的,她的防御结界是出自《斯堤克斯的盾之书》这本书。”

 

“她的原话是这么说的,‘纵使有一千把枪都无法贯穿这个结界。’”

 

“一千把枪,贯穿,从这些字眼,可以看出她说的是古战场上使用的冷兵器。”

 

Archer缓了口气,从自己手腕处的盾牌背后拿出了一把手枪。

 

“我不认为古时候的一千把枪的威力,可以和刚才我们用现代的热兵器炸弹引发的爆炸相提并论。”

 

“但是即便我们的威力远超了caster所说的一千把枪,我们也依旧没有打破她的防御。”

 

“小樱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诶、诶?是呢......为什么呢?”

 

突然被反问的小樱也沉下心来思索了一下,于是她也得出了结论。

 

“因为一千把枪,只是一个虚数?”

 

“没错,这是一个虚数,或者说,概念。”

 

Archer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枪,缓缓吐出了一直压抑在胸口的一口郁气。

 

“也就是说,她的防御结界,是一个概念,一个‘绝对打不破’的概念。”

 

“这也太犯规了吧!”

 

小樱瞬间理解了archer的言下之意,这意味着,她们永远无法伤害到caster,如此,也就完全看不到胜利的可能性。

 

“是的,除非有同样强大到,可以改写概念的存在......”

 

Archer的声音渐渐变弱,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但她很快就回过了神,冲着小樱继续说道。

 

“最可怕的是,她拥有的概念绝非这一种。”

 

“她的能力应该是出自书,各种各样的,来自天南地北的书。书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包罗万象的东西了,存在的,不存在的,所有的事物,都可以存在于那一篇篇文字当中。这是她的能力,而这个能力的可怕之处在于,你完全无法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的手段,更无法在战斗中预测出她的下一步。”

 

说着,archer有点自嘲地摇了摇头。

 

“其实不用说下一步了,在我们根本无法应对‘概念’的情况下,我们连就在眼前的攻势都无法应对。”

 

她扭回了头,认真地看着自己的master。

 

“所以,小樱,我们撤退吧。”

 

“archer酱......小心!”

 

小樱犹豫着开口了,然而下一个瞬间,她就突然变了神色。

 

Archer在直觉和小樱的提醒下,一边向着旁边滚去,一边向着身后开了一枪,但是她清晰地听见了子弹被弹飞的声音,与此同时,一股强有力的攻击,夹杂着破开的风压,贯穿了她原本站着的地面。

 

Archer在拉开一定距离后,单膝跪在地面上直起了身子,这时她才看见了袭击她的元凶——一个似乎由金属和土块构成的人形傀儡。

 

“小樱!”

 

Archer焦急地呼唤着自己的master,在现在的距离下,傀儡的下一击恐怕就要袭向刚才就站在自己身边的小樱了。

 

好在小樱早就在看到傀儡的瞬间就已经做出了行动。

 

“STRUGGLE(争斗)!”

 

动用了争斗牌的小樱,在危机时刻,顺利地接下了傀儡足以贯穿地面的一击。

 

看到小樱顺利脱困的archer松了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卸力了一瞬的她,从背后,被一把匕首刺穿了胸膛。

 

直到刚才为止都空无一人的空气开始扭曲,在她的背后,缓缓显现出了一个人影。

 

因为剧烈的失血,意识开始模糊的她,隐隐约约听见了caster在她耳边的,像是在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闲话一样,优游的轻笑声。

 

“说的非常好,书是这个世界上最包罗万象的东西。”

 

“所以——你为什么没有想到,我也可能拥有操控时间的书呢?”

 

“archer酱——!”

 

好不容易用争斗牌击碎了傀儡的小樱回过头来,看到的,就是缓缓倒下的archer和拔出匕首后,缓缓后退的caster。

 

小樱完全顾不上,还没有离开的caster有什么打算了,被争斗牌附身的她用上了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在archer倒在地面上之前,抱住了archer。

 

但是在抱住archer之后,手里的卡牌没有一张可以用于治愈的她,不禁感到了一阵无力,对于archer的伤势,她除了看着以外,全然束手无措。

 

“archer酱,archer酱,不要死......”

 

无法控制的眼泪,一滴,两滴......落在了archer的脸颊上。

 

“不,我不会让你死的。”

 

小樱流着泪,睁大了自己因为满是泪水而看不清前方景象的双眼。即使眼前的景象全都因泪水而膨胀,紧缩,模糊成了不成样子的虚像,她也依旧咬牙紧盯着就在她前方的caster。

 

她知道,caster在笑。

 

caster正握着还在滴落着archer鲜血的匕首,满面笑容地望着这边。

 

愤怒的火焰,开始静静地燃烧。

 

小樱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除去一道已经用去的,只留下浅浅痕迹的令咒,上面还印着两道色彩艳丽——就像是她的裙摆此刻沾染的血液一样——鲜红的令咒。

 

“我以木之本樱之名,以令咒下令——”

 

温柔的人啊,因为这份致命的温柔,将所有的愤怒,都兑换成了孤注一掷的勇气。

 

“archer,解放你的宝具——!”

//////////////////////////////////////////////////////////////////////////

一个人的碎碎念:

下一章开宝具,有兴趣的话,可以在我更新下一章之前,猜一下archer的宝具是什么~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