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dream of drama

1.群企划“莎调乱舞”的产物,详情可点tag查看

2.大典太光世x女审神者,ooc

3.很傻很蠢巨雷,慎入!

///////////////////////////////////////////////////////////////////////////////

“请和我一起出演这个节目吧!”

 

和审神者深深低下头一起送到他眼前的,还有一册算不上厚,甚至可以说是轻薄的剧本。

 

说实话,大典太有点,不,是非常的困扰。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任何演戏的天赋,也自认没有站在台上接受众多目光洗礼的能力。和本丸众多爱笑爱闹在人前也能落落大方的付丧神们相比,他更是没有一丝值得审神者行如此大礼的闪光点。他就像是他一直所待着的仓库一样,阴郁、黑暗又沉闷。与舞台上宽大的帷幕和耀眼的聚光灯格格不入,毫不兼容。

 

所以即使面对的是审神者最真挚的恳求,他也依旧无言地摇了摇头。

 

“拜托了!”

 

然而审神者也是一个极为固执的性子,面对他的拒绝,依旧捧着剧本,堵在仓库的门前,一步不退。

 

就算不是自己,也可以是其他的付丧神吧?本丸里有太多太多出色的付丧神了,他并不怀疑,她能不能找到搭档的问题。只要她一声令下,多得是爱凑热闹的付丧神来和她搭伙,说实在的,堵在仓库门口和他耗时间是最不明智的一种选择。

 

“不,这个角色,非大典太先生不可!”

 

但是审神者抱着剧本,抬起头来,大声地反驳了他的想法。

 

“大典太先生,你喜欢洛基这个角色,不是么!”

 

64英寸的液晶电视在大广间成功安装的那一天,本丸里非常的热闹,一堆活了成千上百岁的付丧神们人挨人地挤在一起研究这个人类现代科技的结晶之一,为了庆祝电视机的装成,审神者还特地搜出了电影《复仇者联盟》和大家一起观看。

 

他虽然一向喜欢一个人窝在仓库的角落里面,但是也从来没有错过过本丸的任何一次集体活动。自家兄弟的骚速剑每次碰到这种场合,都会叫上粟田口家的前田一起,软硬兼施地把他从仓库里挖出来,实在喊不动的时候,还会找外援——审神者来拖人,不给他任何说“不”的机会。

 

那一天也是,他被骚速剑和前田找来的审神者拉出了仓库,摁在了她的位置旁边一起看完了这部听说在现世非常著名的爆米花大片。

 

所以大概是他那时轻声的感叹,被审神者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才令他如今陷入了如此进退维谷的境地。

 

可是喜欢并不能说明什么,就算他喜欢这个角色,也不代表他有能力出演这个角色,要他说的话,同在本丸里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的鹤丸才更适合洛基这个角色,堪称本色出演,审神者放弃这么一个现成的人选来找自己的理由才是令人费解。

 

“不,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审神者又一次驳回了他的想法。

 

“如果不是真正爱着这个角色的话,是没有办法将最好的演技展现给大家的,拜托了!大典太先生!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符合我的要求了!我想要演出最好的话剧!”

 

大典太知道审神者的梦想。

 

她从小就想要成为一名话剧演员,为之坚持不懈奋斗多年,却因为自己异于常人的体质,不得不在与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一步之遥的地方却步,从此隐匿于彼世的本丸,再也无缘于华丽的戏服和热烈的掌声。

 

但是有些坚持,有些信念还残留在她的心中,让她面对一场本丸自发组织的跨年聚会里,一个小小的节目,也能拨开现实的灰烬,将梦想的余辉重新点燃。

 

大概是她的话语,她的诚挚,和她眼底倒映的星光触动了他,等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应下,没有了第二次拒绝的机会。

 

*

 

“说起来,真意外大典太先生会喜欢洛基先生。”

 

前田跟着同为粟田口的乱来给他整理形象的时候,一边摆弄着假发,一边笑着说道。

 

“我以为大典太先生的话,会更喜欢绿巨人先生呢。”

 

“嗯。”

 

他闭着眼,任由乱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折腾自己的外形,没有多说。

 

他明白前田为什么会感到意外,或许这不只是前田一个人的疑惑,毕竟洛基·劳菲森这个角色,狡猾、奸诈、轻浮、满嘴谎言,和自己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可是人总是会被自己所没有的一些东西所吸引,这一点,有了人心的付丧神,大概也是一样的。

 

“如果那样的话,我可就困扰了。”

 

一旁已经早早准备完毕的审神者,顶着一头绿色的狰狞妆容插了话。

 

“毕竟绿巨人这个角色我可不会让出来的。”

 

就像他喜欢洛基一样,审神者也喜欢着绿巨人。

 

人总是会被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吸引。

 

或许审神者的心底里,也期待着有一个浩克能挣脱一切枷锁,将所有束缚住自己东西给破坏掉吧。

 

他这么想着,和审神者躲在本丸付丧神们自制的简易舞台的幕后,等待着担任主持的陆奥守报幕结束后,上场表演。

 

他看见了审神者藏在塞满了厚厚棉花的戏服下,依旧一点点渗出,将假发黏在她脖颈的汗水。那些汗水令他担心,在台上时,她的妆容会不会被花掉。

 

“到我们了。”

 

他看见了审神者颤抖的指尖,和她一无所觉,依旧坚毅的面孔。

 

“嗯。”

 

他依旧寡言,隔着笨重的戏服,握着了她的中指指尖。

 

于是颤抖停止了,与此同时,审神者诧异的目光向他投来。

 

他很快松开了自己的手,站起身,提醒审神者。

 

“到我们了。”

 

“嗯。”

 

审神者沉默片刻,也站起了身,和他一起,向着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走去。

 

*

 

他自认没有演技,也没有应对聚光灯的从容。

 

可是他喜欢这个角色。

 

“把自己的全部思想和感情都融进这个角色,这里是舞台,是和现实生活截然不同的场所,在这里,我们可以纵容自己,把所有隐藏在心底的愿望和另一个自己释放出来。”

 

她日复一日地,手把手教着他调整姿势和表情。

 

“在这里,所有的肆意都可以被原谅。”

 

“你可以做到的。”

 

她微笑着,注视着他。

 

“因为你比谁都喜欢这个角色。”

 

负责打光的和泉守一开始没对准位置,强光迫使他不得不闭上自己的双眼。好在和泉守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失误,把灯光聚集在了正确的站位上。他重新睁开眼的瞬间,抛却了大典太光世的名字,成为了另一个人,成为了只存在这里的洛基·劳菲森。

 

“你们算什么东西!”

 

他怒视着面前的绿色的怪物,穷途末路的绝境,明知没有任何胜算,却矜持着自己身为神明的,最后的尊严。

 

“我可是神明,你这蠢货!你这蝼蚁休想羞辱我......”

 

然而他最后的挣扎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因为绿色的巨人已经抓住了他的脚。

 

绿巨人一个用力。

 

没有拽动。

 

毕竟没有电影的特效和剪切手段,审神者此时看似粗壮的身躯也全是由棉花撑起的戏服,自然不可能像电影中的绿巨人一样,轻轻松松地甩着洛基乱砸。

 

但是话剧有话剧的手段。

 

他重心一偏,像是被绿巨人扯住脚抡圆圈一样,在地上,绕着审神者滚了一周半。

 

然后他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又一次被绿巨人抓住了手,卡在了肩膀的位置,来了一个完美的过肩摔。

 

为了这么轻描淡写的动作,他和审神者琢磨了整整三个月的功夫,光是要达成过肩摔这个条件,审神者就跟着同田贯一行人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地狱训练。更别提,要怎么样才能做到过肩摔而不让他受伤了。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战斗,是绿巨人对洛基的吊打,但是只有台上的两个人知道,要演出这样的效果,是多么的不易。

 

笨重的戏服,和差异悬殊的体格,都给这场表演带来了新的难度。

 

她一次又一次地把洛基击倒在地,而他也一次又一次地被绿巨人击倒在地。

 

最后,她在飒爽的bgm中撇了撇嘴。

 

“弱爆了。”

 

大摇大摆地退了场。

 

而被绿巨人击倒的洛基躺在碎裂的地板中,徒留战败后的失意。

 

*

 

谢幕时,她重新上场,他看到她的妆果然花了,不只是汗的缘故,还有她的眼泪也一同流掉了那些绿色。

 

她的手又在颤抖了,但这一次是,尘埃落定后的余威了。

 

他们的表演获得了满堂的喝彩,下面的付丧神们全都在鼓掌和欢呼,总算有余力关注演出以外的他,甚至在台下看见了长谷部,龟甲和巴型手里的打call棒和“主上赛高”的看板。

 

他握着审神者的手,向着台下,深深地鞠躬。

 

然后,就像那一天,她听见了他轻声的感叹一样,他也听见了她的低语。

 

*

 

“看啊。”

 

“那就是我的梦想。”

/////////////////////////////////////////////////////////////////////////

其实这是一篇励志文(bushi

抽到这个题目的瞬间,我的内心是绝望的!为了写这个,身为漫威盲对所有角色仅限于听说过一部分名字的我还特意去看了复联!然并卵,写演绿巨人大战洛基那边还是各种崩溃(。

我尽力了,总之,都是然爹的错(然爹:???

(是她,就是她,我们的锅王,小然然(忍不住唱了起来

这个神奇的企划由来和更多沙雕文请见tag“莎调乱舞”

评论(2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