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8】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八章:转折

“吱呀——”

 

用力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空旷而静谧的教堂。

 

月亮透过教堂的叶片式的窗户,将圣洁的光辉洒落进每一位来客的心中。所有踏入此地的人,都会不自觉地,在这份光辉下,放缓呼吸。仿佛自己的每一回吐息,都是对这片月光的亵渎。

 

一个纯白色的箱子悬浮在教堂最深处的中央,被烛台所环绕的祭坛上。

 

银白色的月光洒落在箱子上,也洒落在,那个站在箱前的少女,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上。

 

“真是让我久等了。”

 

少女转过身,冲着来客,语调平静。

 

“saber的master。”

 

“我们也是。”

 

一个不修边幅的青年,拉紧了身旁,身形娇小的女孩的手,对着少女露出了一个挑衅的微笑。

 

“等你出现很久了。”

 

“archer,晓美焰。”

 

“果然,你们知道我的真名。”

 

Archer,真名为晓美焰的少女说着,皱起了眉头,然后,摇了摇头。

 

“不,不只是我,就连我的master,小樱的真名,以及她的御主特权,都在你们的情报范围之内吧。”

 

少女站在两人的目标,那个纯白色箱子之前,不急不缓地,将自己的猜测一一道来。

 

“恐怕,就连我们究竟经历过怎样的人生,你们也知晓得一清二楚吧。因为你们,不仅仅是真名和能力,就连我们俩的性格也分析得一清二楚。”

 

“从最开始,在我们面前现身时,你们就预料到了目前为止的所有发展,如果不是非常了解我们两个人的性格的话,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么,这份情报,你们又是从哪里知道的?难道这个,也是属于你们俩当中的某一个人的御主特权吗?”

 

“谁知道呢?”

 

尽管事实已经被聪慧的少女猜出了十之八九,但是空却完全没有被看穿后心虚的感觉,面对少女的质问,他用着相当令人火大的口气,对着少女装傻。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呢?反正你们现在已经不得不和我们进行游戏了,不是吗?”

 

“是的,你说的没错。”

 

晓美焰突然笑了,不,那大概是非常难以被定义为笑容的,仅仅只是勾起了一下唇角的程度而已。但那个弧度里,的确有着足以令寒冬的冰霜所融化的温度。

 

“即使现在知道这些事情,也无济于事了。”

 

“但是至少我确认了,你们是我最先应该消灭的敌人。”

 

她后退几步,将白色的箱子抱进了怀中。

 

“我们会获得胜利的,然后,回到游戏外的世界,将你们排除。”

 

她的身后,伸展出紫黑的光翼,轻轻扇动,打碎了教堂大片的玻璃窗。

 

“等等!”

 

空抱紧了怀里的白,在羽翼扇起的狂风中,眯着眼,冲着archer大喊道。

 

“那个箱子,看颜色,里面装着白写的东西,你确定要拿走那个箱子吗?”

 

“赌上那个箱子,我们用游戏来决定这个箱子的归属权吧!”

 

“一切的杀伤,争斗,掠夺的行为都被禁止,仅用游戏决定一切的世界吗......”

 

在狂风中,巍然不动的,仅有造成了这一切的少女一人。

 

“也因此,只要我不答应,你们就无法,从我这里夺走这个箱子了。”

 

她挥舞着光翼,从打破了玻璃的窗口,飞了出去。

 

“很遗憾,我是不会上钩的,你们就奔波向,与这里方向完全相反的远坂宅里,寻找下一个箱子吧。”

 

“虽然在你们找到箱子之前,我和小樱就会先到达终点就是了。”

 

Archer抛下这些话语,飞离了此地,只留下了面面相觑,脸上写满了苦恼的兄妹俩,和满地的狼藉。

 

“哎呀哎呀,真是的。”

 

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这是他和白在来这里之前,在冬木中央公园的天蓝色的箱子里拿到的纸条——由空写下的纸条。

 

“都说了,那是白写的了。”

 

空看着自己手心里的纸条,和妹妹白对视一眼,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希望你不会后悔就好。”

 

*

 

“archer酱!”

 

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小樱在空中兴奋地挥起了手。

 

“我在这里!”

 

那边的身影也明显注意到了她的举止,朝着她所在的方向,无言地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小樱。”

 

Archer飞行至小樱的身旁,率先打量了一番小樱的模样,看上去没有受伤,也没有什么战斗后的痕迹,这才松了一口气,询问起了箱子的下落。

 

“你拿到箱子了吗?”

 

“嗯!拿到了!”

 

小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

 

“在柳洞寺的是archer酱的箱子,上面写着要archer酱的红色丝带。”

 

“是么。”

 

Archer下意识地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头上的丝带。

 

“那么我们一起到终点的时候,我再交给你吧。”

 

“嗯!”

 

小樱对archer的决定没有任何疑问,兴致勃勃地询问道。

 

“archer酱呢?”

 

“我也拿到了一个箱子。”

 

Archer从左手的盾牌中取出了一个白色的箱子。

 

“我还没有确认过内容,虽然是那对兄妹写的东西,但是有小樱你的卡牌在,基本不会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问题。”

 

“那对兄妹迟了我一步,如果他们想要拿到下一个箱子,就必须要赶往与冬木教会方向完全相反的远坂宅才行。但是本身我们俩飞行就要比他们在陆地上开车更快一点,更别说如今,他们俩还要绕远路了。”

 

“这场游戏,可以说,已经是我们俩的胜利了。”

 

“太好了。”

 

小樱拍了拍胸口。

 

“虽然一开始是我答应的游戏,我也确实不想通过战斗和伤害他人的方式获得胜利。但是,我也不想输,在我的世界,还有等着我回去的人。”

 

“而且,archer酱回应了我的召唤,也一定是有自己的愿望的吧?”

 

小樱握着魔杖,她的身后,像是蝴蝶结一样可爱的飞牌扇动了一下自己的翅膀,她看着archer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希望archer酱的愿望,也能够被实现。”

 

“......我看一下箱子的内容。”

 

Archer故意转移了话题,但是从她不自觉柔和的眉眼来看,她对小樱的话,并非无动于衷。

 

可惜这一份温情,在她将箱子放回盾牌内,打开纸条的一瞬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身上穿着的,还留着体温的胖次(白还只有十一岁,什么都不懂~)」

 

“嘶。”

 

一张纸条被漂亮地拦腰截断,撕裂成了两半。

 

“a、archer酱?”

 

看着脸色阴沉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去毁灭世界的archer,饶是小樱也忍不住瑟瑟发抖了。

 

“怎、怎么了?”

 

“那对混蛋兄妹——”

 

Archer捏紧了掌心里的纸条,将无辜又可怜的纸条折磨得皱皱巴巴。

 

她愤怒地利用自己身为archer出众的视力,寻找着那对兄妹的踪迹,却在冬木教会的汽车旁,见到了根本没有移动的空白兄妹。

 

“archer酱?”

 

还没来得及见到纸条上的内容,小樱对archer的反应可以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而archer,在深呼吸了多次后,才声音低沉地回答了小樱的困惑。

 

“被耍了。”

 

“我和你,从最初到最后,所有的行动。”

 

“都被那对兄妹预料到了。”

 

*

 

“哟,archer,来的有点晚啊。”

 

看到从天而降的archer主从,一直沉迷在手游中的兄妹俩迅速结束了战斗,空还游刃有余地抬手冲着archer打了一声招呼。

 

“让我猜猜,是发现了纸条的内容太胡扯了,所以想要更换纸条,特意飞去了一趟远坂宅,结果发现了自己和小樱都取不到箱子。这才发现,借物赛跑最基本的规则是每个人一次借一件物品,你们俩现在身上都有纸条,是不可能拿到新的纸条的,这才飞来,把烫手番芋丢给我吗?”

 

“......”

 

对面完全没有回应。

 

“看样子是被我说中了呢。”

 

空讨人厌的笑着,伸出了手。

 

“那么,纸条呢?”

 

“......”

 

Archer捏紧了拳头,将团成了球的纸条丢给了空。

 

“呜哇,虽说已经有预料了,不过这个样子,比想象中的还要恶劣啊。”

 

空看着手里可怜巴巴地,似乎经历了许多非人道摧残的纸条,忍不住感叹道。

 

“妹妹哟,你在挑衅方面,说不定意外地有才能呢。”

 

“......学着哥的样子,努力了。”

 

“白,这绝对不是夸奖吧?!”

 

“......哥,你的错觉(笑)。”

 

“不不不,这才不是哥哥我的错觉,白你还笑了吧!还括号笑括号完毕地嘲讽一样的笑出来了吧!”

 

看着拿到纸条后,旁若无人一样地打闹着的兄妹俩,archer咬紧了牙关,小樱注意到了她的不甘,小心翼翼地扯着她的袖子,到最后,她也只能狠狠地说道。

 

“你们等着,出了这个世界的瞬间,就是你们的结束。”

 

“我们随时恭候。”

 

空打开副驾驶,在白坐进去,给她系好安全带后,关上车门,对着archer主从自信地笑了。

 

“『』没有败北二字。”

 

他绕到另一边,打开了车门。

 

“圣杯战争,是有着明确的目的和规则的游戏,而只要是游戏,我们——『』就绝不可能会输。”

 

“那么,我们就先行一步,拜拜啦,两位魔法少女。”

 

他一脚踩下油门,将archer主从抛在了身后。

 

*

 

“......哥,还有3分12秒。”

 

“......她们加速了,还有2分48秒。”

 

“......哥!”

 

“我知道!”

 

空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道路,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几乎要冒出冷汗来了。

 

“这已经是最高时速了!再继续加速的话,车子会先报废的!可恶,要是只是游戏里的话,就不用考虑这种事情了!啊啊啊啊一开始选择车子的时候,应该选择更专业一点的赛车的!”

 

“......那种车子开出去,对死宅来说难度太高了,不是哥说的么.......!”

 

“我现在才想到,痛车的话就没问题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现在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

 

要说白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是在看什么的话,自然是GPS定位器。

 

在一开始写纸条内容时,她就将定位器放在了箱子上,在archer如他们所料夺走白色的箱子,甚至没有丢弃掉箱子的现在,她完全可以依照archer身上的定位器,推断出对方和己方之间的差距。

 

“白,现在呢?”

 

“......还要1分32秒才能追上。”

 

“预计我们进入仓库的时间?”

 

“......41秒!”

 

“好!”

 

空浑身冷汗地笑了,虽然操纵现实里的车子这是第一次,而且要驾驶得还是全速行驶的轿车,这其中需要耗费的精力,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容易。但是他还是笑了,这是锁定了胜利之后的微笑。

 

只是——

 

“......哥!往左!”

 

几乎不需要条件反射,对妹妹的信赖已经成为本能的空,在大脑理解之前,身体先如她的指示一般,将方向盘强行往左打,疾驰中的轿车以一种极为危险的,几乎要翻车的状态调转了方向,偏离的原本的路线。

 

然后下一秒,原本轿车应该行驶的路面,就被仿佛要贯通天地的雷电给劈裂了。

 

千钧一发之际,在察觉到危险的白的提醒下,避开了攻击的空,几乎脱力地瘫在驾驶座上。他愣愣地往天空仰望,发现不仅仅是自己,就连archer主从,也是危险万分地避开了那道雷击。

 

“喂喂,不会吧......”

 

仿佛是要验证空不详的预感一样,不知何时聚起的雷雨云中,一个身影缓缓地降临在了这个本该与一切隔绝的游戏世界当中。

 

“阿勒?打偏了?”

 

带着堇花般的笑容,穿着水手服,梳着猫尾巴一样的三股辫的少女,抱着手中的书,困惑地歪过了头。

 

“算了。”

 

少女很快放弃了思考,高高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在她的上方,积聚的雷雨云中涌动着危险的光芒。

 

“没打中的话,那就继续吧。”

 

“右手化为方向,左手化为闪电,乘于云上之人,最强的战士,大衮之子,巴力西卜之声回荡,巴力鸣响雷电之时,风为之颤抖,山野倾覆,大地摇晃......”

 

随着少女的吟咏,雷电接二连三的落下,原本瘫死在驾驶座上的空不得不重新振作起来,闪避那些致命的闪电。幸运的是,对方的注意力更多地被空中的archer主从吸引了,并没有花多少心思在兄妹俩这边。

 

“没办法了,虽然血亏,但现在只能上了,白!”

 

“......了解。”

 

“以空白之名,以令咒下令,saber,带着史蒂夫,出现在我们面前!”

“......以空白之名,以令咒下令,saber,带着史蒂夫,出现在我们面前!”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空?!白?!诶诶诶?这里是?车上?!诶诶诶?!”

 

史蒂夫和saber随着令咒的消失,出现在了行驶中的车辆的后座上。史蒂夫还没来得及摸清楚状况,就被一连串的急转弯吓出了惊叫。

 

“坐稳了,史蒂夫,saber。”

 

空握紧了方向盘,在白燃烧大脑计算出的正确指示下,躲避着闪电的攻击。

 

“下面......”

 

“要逃命了!”

 

“诶?诶?诶——?!”

 

史蒂夫茫然地看着除了她全都理解了状态的三人,放弃思考地一头磕在了车窗上。

 

“这又是什么超展开啊——!”

//////////////////////////////////////////////////////////////////////////

一个人的碎碎念:

总算在比赛前一晚把更新赶出来了,因为和自己约定过,在比赛结束后要专注学习,所以在英语四级结束前,都不会有更新了——竹子我要和英语死磕到最后一秒!

(如果有更新了,那一定是我没控制住自己想摸鱼的洪荒之力)

下一章,终于要动真格地战斗了!众所期待的宝具对炸也要来啦!以及,第一份便当正在派送的路上,请各位稍安勿躁,耐心等待()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