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6】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六章:拒绝

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

 

无论重来多少次,无论重复多少回,女孩都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在少女的眼前,重复着悲剧。

 

又失败了。

 

那么就再重新来过吧。

 

少女一次又一次地跨越那些已经破碎的世界,重新回到与女孩初遇的那一天,寻找着能够拯救女孩的奇迹。

 

终于,在无尽的旅途的终末,某个世界的女孩,许下了一个,和其他的别的世界都不同的愿望。

 

“将所有的魔女,所有的宇宙、过去和未来的魔女,在诞生前,由我亲手消灭。”

 

然后,女孩化作了宇宙的法则。

 

也成了她再也触及不到的,遥远的【神】。

 

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的话——

 

少女将所有的泪水,都咽回肚中。

 

背负着在谁的记忆中,都不曾留下的女孩的愿望。

 

举起弓。

 

守护着女孩所深爱的这个世界。

 

*

 

“人数问题怎么解决?你们有四个人,而我们只有两个人。”

 

眼见参加游戏这件事已成板上钉钉,archer也不再做无谓的拒绝,转而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现状上最为明显的问题。

 

“放心吧,archer,我和史蒂夫不会插手的。”

 

黑衣的剑士开口,很快就引来了archer带刺的眼神。她不会忘记,虽说之前自己没有展开能力,但是能直接用剑把子弹弹飞,这个saber的能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姑且给archer你们一个忠告吧,虽说战斗是我们servant的专场,但要说到玩游戏的话,那边的兄妹才是专业的。”

 

“他们绝对不会做出违反游戏规则的行为,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但是,就算是在同样的条件下,要赢过那对兄妹,本身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我说,saber啊,你对于之前输给我们的事情这么怨念的吗?”

 

空嘴角抽动,看着一脸无辜的剑士,神情郁卒。

 

“......哥和白,现在,浑身上下,插满了flag。”

 

白小声嘟囔着。

 

“......但是,不要紧。”

 

“因为......”

 

“『』没有败北二字。”

 

居高临下的两人的眼神让人非常不愉快。

 

Archer有点烦躁地想着,与她相反,她的master木之本樱反而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还对着她投去的询问视线,不明所以地展示了一个微笑。

 

“好了,请你们决定游戏的内容吧。”

 

“诶诶诶,决定什么好呢......”

 

小樱困扰地歪着头思考着自己会玩的游戏。

 

“简单一点的也可以吗?”

 

“当然。”

 

空豪爽地点头,拉着他衣角的白对空的肯定也毫无异议。

 

并非盲目,背负着『』之名,在游戏中一向无往不利的兄妹俩的确有如此断然的自信。

 

只是——

 

“那,我们来比赛跑吧!”

 

“......”

 

空·十八岁·尼特族·游戏宅·体力渣。

 

“......”

 

白·十一岁·家里蹲·游戏宅·体力渣。

 

简单来说,不败的最强玩家『』,就是体力渣X2。

 

“我喜欢运动,只有对体力还有一点自信。”

 

迟钝的小樱没有察觉到兄妹俩的僵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歪过了头。

 

“所以,可以比赛跑吗?”

 

“......”

 

最怕空气突然变安静.jpg

 

“噗。”

 

打破了沉寂空气的,是在一旁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地笑出了声的saber。

 

“抱歉,抱歉,你们继续。”

 

Saber转过了身,意思意思地遮掩了一下,但是他那一抖一抖的肩膀完全暴露了他的笑意。

 

“等等——”

 

空伸出手,另一只手支着额头,神情深沉地说道。

 

“我们的确说了简单一点也没问题,但是,前提是游戏——!”

 

“游戏有一个不可欠缺的东西,没错,那就是——趣味性!”

 

“我认为赛跑并没有身为游戏最基本的趣味性!所以赛跑不能算作游戏!”

 

这个论点多少有点牵强附会,空对此也非常清楚,好在,对方给出了他们希望的反应。

 

“诶,这样啊......”

 

小樱毫无疑问地接受了空的解释,有点失落地垂下了头。

 

“但是除此以外,我没有什么特别擅长的东西......”

 

“借物赛跑呢?”

 

“诶?”

 

就在小樱失落的时候,一个冷静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小樱抬起头,看见了archer一如既往无表情的侧脸。

 

“借物赛跑具有足够的趣味性吧?”

 

“......”

 

失策——

对方的master的确是个天真的,没有心机的少女,但是她身边目光冷淡的servant却有着足够聪慧的头脑。

 

对着archer职介的少女提出来的游戏,空只能咬牙点头。

“没错,借物赛跑可以作为游戏被认可。”
 

“那就借物赛跑。”

 

Archer乘胜追击,定下了游戏内容的同时,也定下了规则。

 

“比赛的范围是整座冬木市,起点是这座仓库,终点也是这里,借物的内容由我们四人来写,然后放置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地方——你们能做到地点完全随机吗?”

 

“......没有问题。”

 

白点头,补充道。

 

“......而且哥和白,也不会知道地点。”

 

“archer酱,但是,这样一来,就要在整座城市的范围内使用能力了,会给别人添麻烦的......”

 

反倒是小樱对archer提出来的规则有些犹豫。

 

“啊,那个没有问题。”

 

空无精打采地挥了挥手。

 

“从我们能力发动的那一瞬间开始,我们就已经不在冬木市了,这里只是模仿冬木市的一个空壳——也可以说是游戏背景而已,如果有需要的话,不只是冬木市,这里也可以随便模拟成其他地方的样子。”

 

“固有结界。”

 

Archer颇为忌惮地说出了一个名词,这是圣杯塞入他们脑中的知识,尽管没有亲眼见识过,但是这并不妨碍archer明白固有结界的棘手。

 

“嗯,是和那个差不多的东西吧。”

 

空随便地点点头,看上去对这点反而毫不上心。

 

“然后呢?你定下的规则就这些吗?”

 

“嗯,没错,找出地点随机的借物名单,然后拿到那样物品,回到这个仓库。先回到这里的一组优胜——但是,一定要两个人的物品都拿到手才行。”

 

Archer特意重点说出了最后的要求。

 

“好的,那么现在——”

 

空重新打起精神,打了一个响指——史蒂夫在他的身后嘟囔着“有打响指的必要吗?”,这个就当做没有听到吧——从半空中飘下来一张A4纸大小的纸张,和一只看上去很童话风的羽毛笔。

 

“开始写借物的东西吧。”

 

*

 

“Game Start!”

 

被强行推出来宣布游戏的开始,史蒂夫话音刚落,原本还在空白对面的archer组就失去了踪影。

 

“诶?诶?诶诶诶——?!”

 

眼前突然上演了一场毫无预兆的大变活人,史蒂夫忍不住惊叫出声。

 

“空!白!Saber先生!她、她们突然不见了!”

 

“该、该不会是幽灵什么......我们刚才都是在和幽灵对话吗?!”

 

在游戏正式开始了的现在,之前照亮了仓库的光芒全都消失了,仓库又一次恢复了深夜的昏暗,人迹罕至的此处,看上去的确很有下一秒上演鬼片,史蒂夫应景地陷入了恐慌。

 

“冷静一点,史蒂夫。”

 

Saber按住了史蒂夫的肩膀,控制住了她在空中四处胡来的双手。

 

“那边可是servant和master,有什么奇妙的能力并不奇怪,并不是什么鬼怪。”

 

“诶?啊......嗯。”

 

听了saber的解释,史蒂夫恢复了镇定,与此同时,将担忧的目光投向了进入游戏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了的兄妹二人。

 

“空,白......没事吧......”

 

“到现在为止,全都在意料之中的样子吧,白。”

 

“......目前为止,误差不到0.237%。”

 

与她的担忧相反,站在仓库的中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查看地图的兄妹俩却仍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诶?”

 

史蒂夫看着兄妹俩从容的神色,有点摸不清状况地歪过了头。

 

“空?白?误差零点几的那个是怎么回事?空刚刚明明一副很懊恼的样子......”

 

“......那种样子。”

 

“当然是演戏啊,史蒂夫。”

 

兄妹俩挂着一如既往看着就让人火大的笑容,却令史蒂夫格外地安心。

 

“那么,saber,史蒂夫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

 

将地图给白扫了一遍,在她表示自己完全记住后。空就牵着白的手,和她一起,背对着还站在集装箱上的史蒂夫和saber,挥了挥手。

 

“......我们去去就回。”

 

*

 

“archer酱,真的到这里就可以了吗?”

 

距离仓库大约五千米左右的大厦上,小樱按着自己被高处的大风刮得四处纷扬的裙摆和刘海,询问道。

 

“不用先一口气找到有借物单的地方再解除能力吗?”

 

“不需要。”

 

柔顺的黑色长发同样在大风中飞扬,与小樱相反,archer完全没有要去管自己头发的意思,锐利的目光轻易地穿透千米的距离,监视着仓库的出口。

 

“因为我根本没有打算和他们玩什么游戏。”

 

“㖃诶诶~”

 

听到了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过的回答,小樱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不玩游戏吗?”

 

“从头到尾,答应陪他们玩游戏,都是你一个人的独断。”

 

Archer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摆出了一个标准的姿势。

 

然后,和之前的手枪风格截然不同的,古朴的长弓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我才想问你,为什么要答应奉陪他们玩游戏。”

 

“我们被拖入的这个世界,是属于他们的能力。就算真的玩游戏,我们有什么办法去相信对方真的会按照自己所说的,一切按照游戏规则来行动?如果对方作弊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去证明他们的手段?”

 

“我们没有,所以这是一个绝对不公平的游戏。”

 

Archer的手指搭上了弓弦。

 

“我怎么可能奉陪这种游戏。”

 

“但、但是archer酱你之前不是还主动提出了游戏的内容和规则吗?”

 

小樱困惑地看着言行骤变的archer,想不通她突然变化态度的理由。

 

“如果不想玩的话,为什么还要主动定下规则呢?”

 

与她的困惑相反,archer则发出了一声轻微而明显的嗤笑。

 

“那还不是因为你踏进了那对兄妹的陷阱......不、他们从一开始,应该就是冲着你一定会答应这个前提,才行动的。”

 

说到这里,archer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她皱着眉,回想着话语里的违和感,然后,她注意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樱,你认识那对兄妹吗?”

 

“不,不认识。”

 

小樱没有任何犹豫地摇了摇头。

 

的确,不论是不修边幅的青年还是如同洋娃娃一般精致的少女,都给人一眼难忘的强烈印象,如果小樱有遇上过那对兄妹,不可能在最开始看到他们的时候,毫无反应才对。

 

那就有个比较奇怪的点了......

 

“archer酱?怎么了?所以archer酱到底是为什么主动定下游戏规则啊?”

 

小樱的声音打断了archer的沉思,却也提醒了她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她重新集中注意力,盯着仓库的几个出入口。

 

“我定下规则只有一个目的。”

 

“分散那对兄妹。”

 

“获胜的条件是要两个人都取到自己所需要的物品,但是摆放了物品名单的箱子却分散在整个冬木市的不同区域。”

 

“为了最快速地获得物品,他们毫无疑问会选择分头行动,但是servant只有一个人,不可能同时保护两名master。”

 

Archer缓缓地拉开了弓弦。

 

“狙击落单的那个人,这就是我的目的。”

 

“不行!”

 

小樱大声地阻止了她的下一步动作,archer维持着自己的动作,偏过头,冷冷地和她对峙。

 

“为什么不行?”

 

“这......”

 

小樱迟疑了一下。

 

“我还是觉得,应该堂堂正正地和对方比赛一场才行。我能感觉得出来,那对兄妹并不是archer酱你说的那种人。”

 

“......你在这之前,究竟是生活在多么优渥的环境里啊?”

 

Archer透过小樱率直的双眼,仿佛看到了那个人纯粹的目光。

 

她阖上眼,重新转过头去,拒绝了那份率直。

 

“但是......”

 

她的双眼捕捉到了仓库不远处飞驰的汽车,并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看到了兄妹俩的身影。

 

和预想的有些不同,但是同时,她并没有在这对兄妹附近观察到saber的身影。

 

意识到小樱对自己行为的抗拒,她咬了咬牙,来不及思考更多,赶在小樱用令咒阻止自己之前,放出了手中的一箭。

 

“但是这份天真......”

 

箭矢的光羽准确地落在了飞驰的汽车上,发出了高压高热爆炸的巨响。

 

她放下长弓,对着一脸悲伤地看着自己的小樱,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份天真,在圣杯战争中,绝不适用。”

////////////////////////////////////////////////////////////////////////

一个人的碎碎念:

这才是我更文的正确速度!随缘更新万岁!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