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4】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四章:双线

“非常抱歉,master。”

 

“如果你是在说之前和berserker交战时,不和我商量就强行撤退的事情的话,那我的确是有一些怨言。”

 

赤司的双眸又一次恢复了一金一红的状态,周遭的气势也和先前温和的模样截然不同,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但是,比起这个,我更想听听你这么做的原因。”

 

他的食指关节有节奏地,一点一点地敲击着桌面。

 

“你并不是会无缘无故做出那种行为的人才对。”

 

“......”

 

Lancer,真名为库洛姆·骷髅的少女,站在赤司的面前,拘谨地好像一个上课睡觉被班主任抓住训话的学生一样。

 

“berserker的master,名叫蓝波·波维诺,是和生前的我一个世界的人......大概。”

 

“大概?”

 

赤司眉头一皱,对她暧昧不清的表达有些许不满。

 

“为什么是大概?”

 

“master你知道平行世界的概念吗?”

 

库洛姆的右手搭在左臂上,不自在地收拢了一下。

 

“多元宇宙是一个理论上的无限个或有限个可能的宇宙的集合,包括了一切存在和可能存在的事物:所有的空间、时间、物质、能量以及描述它们的物理定律和物理常数。”

 

“简单来说,就是在另一个世界中,存在着和自己相似又不同的,另一个自己。”

 

库洛姆垂着头,小声地说道。

 

“我不确定berserker的master是不是和我在同一个时间轴上的存在。”

 

“所以你才会强行撤离吗......”

 

赤司无奈地捏了捏鼻梁,很是头疼的样子。

 

“我记得lancer你的愿望是想要拯救自己生前的那些伙伴对吧?所以不想和可能是自己生前伙伴的存在敌对......我明白了。”

 

“但是——”

 

赤司放下手,挺直了自己的背部,面无表情地看向了lancer。

 

“你不能一直抱着这种逃避的心态。”

 

“......”

 

“无论berserker是不是保有理智,我们都不能指望一个随时可能会狂化的英灵成为自己的同盟。如果直接和berserker的master进行沟通倒是可行,但对方怎么看都还只是个小孩子,沟通能不能成功是一回事。就算成功了,他会不会被其他组的主从欺骗,给我们拖后腿又是另一回事。除非你能保证和对方进行沟通,保证对方不会给我们惹麻烦的话,我倒是可以重新考虑一下同盟的事情。”

 

赤司锐利的目光逼视着库洛姆,察觉到了他话语中的认真,库洛姆抿了抿双唇,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就算是同一个时间轴的雷守,我也不确定对方所在的时间点有没有认识我......而且就算认识,我和还是孩子的雷守也没有什么交流......能让还是孩子的雷守听话的,只有BOSS......”

 

她说着,头上的像是凤梨叶子的头发也无精打采地垂了下来。

 

“对不起,master,给你添麻烦了。”

 

“同盟就......不必了......”

 

“......”

 

看着明显没什么精神的库洛姆,赤司又一次揉了揉鼻梁,干脆地闭上了双眼。

 

「换人。安慰别人什么的,是你的强项吧。

 

怎么可能,我就是你,你不擅长的事情,我也不会擅长吧。

 

那我换个说法,同样是关注伙伴的心理状态,你更擅长用比我温和的方式表达出去。

 

要真是那样,初中的时候,大家就不会四分五裂了......嘛,虽然现在大家都找到了新的羁绊,也不错就是了。

 

太磨磨唧唧了,出去。

 

等等——不要推——喂。」

 

重新睁开眼的赤司,变成了满是无奈的赤色双眸。

 

“lancer,虽然是和自己曾经的伙伴所敌对,但是你没必要太沮丧了。”

 

“毕竟我们真正要动手的对象是berserker,而不是身为master的你曾经的伙伴。”

 

“再说,你拿到圣杯后,许愿拯救的对象里也有他对吧?那愿望实现的时候,他也一定会回到自己本该存在的时间点去,不然你的愿望就不成立了,不是吗?”

 

“——!”

 

库洛姆抬起了头,紫色的眸子里,盛满了闪闪发光的希冀。

 

“对,如果要实现我的愿望,雷守的存在也是必要的。”

 

“谢谢,master,我明白了。”

 

她苍白羸弱的面孔上,重新焕发出了光彩。

 

“下一次,我不会再逃避了。”

 

“嗯。”

 

赤司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点点头,略微放松了一下挺直的背部。

 

“接下来,我们尽可能地避免对berserker的master出手就好了,对了,他有没有什么棘手的能力,比如,像是我的——”

 

“噼里啪啦——”

 

玻璃窗碎裂的声音,以及从突然碎裂的窗口灌进来的晚风,打断了赤司的话语。

 

下意识站起身的赤司,和第一时间拿出三叉戟将他护在身后的库洛姆,同时向窗口看去。

 

然后——

 

在激烈的夜风中飘动的,看不出来者体型的宽大衣摆。以及同样飘荡着的,和纯白的衣摆对比,有些艳丽的长发。给人柔软印象的五官,娇艳欲滴的肌肤,却让人下意识否定来者的性别为女性,同样的,那人也无法被定义为男性——不,就连他?她?它?是否可以被定义为人类都令人存疑。来者拥有的,就是这样的,非人的美貌。

 

被那份美貌所压倒,无论是赤司还是库洛姆,都在一瞬间,丧失了发声的能力。

 

“晚上好。”

 

站在窗台上的不速之客,微笑着向他们打着招呼。依旧是难以分辨性别的中性嗓音,柔和的语调简直要令人忘记他的出场方式,以为这只是遇上了老友一般寻常的一句问候。

 

“那边的小姑娘......不?和刚才不是一个人?算了,总之,你就是这次的lancer吗?”

 

“喂,躲在女孩子身后瑟瑟发抖的大少爷,快点走。”

 

依旧是库洛姆的外表,库洛姆的声音,但是冰冷的语调和尖锐的态度,都和库洛姆截然相反。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已经是并非库洛姆的某个人——

 

“六道骸?”

 

无视了对方恶劣的态度,赤司的神情严峻地看向了立在窗台上的,明显是英灵的,某个有着人形外表,却实质近乎非人的某个存在。

 

“那家伙是让库洛姆一照面,就判定只靠她是不能应对的对手吗?”

 

“没错。”

 

库洛姆匀称的身形拉长,原本只到肩头的头发也慢慢地伸展,最后在腰间的位置停止了生长。原本看上去纤细瘦弱的女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总是挂着嘲讽的笑意,外表俊美的男子。

 

“那家伙的危险程度,可能比你们白天遇见的那个berserker还要棘手几分。”

 

“嗯......有点困扰呢,提问了却得不到回应......总之,我可以认为你们默认了吗?”

 

非男非女,甚至连人类都有可能不是的这位英灵,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那么,打扰了。”

 

随着挥下的右手一同射向屋内的,是数十把,足以令所有识货的人目瞪口呆的,货·真·价·实的宝具。

 

“请把lancer这个阶级,让出来吧。”

 

柔和地微笑着,伴同着意义不明的话语,英灵的身上,展露出的,那是毫无疑问、毫无杂质的杀意。

 

*

 

“没救了。”

 

史蒂夫一个人抱膝蹲在房门外,眼神绝望地说道。

 

“没救了。”

 

“圣杯战争已经完了,没救了。爷爷,对不起,不孝孙女已经回不去了。人类种的未来,我已经看不到了,艾尔奇亚也要完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旁人在的话,一定会被她头顶上快要实体化的黑云给吓到瑟瑟发抖吧。

 

“仅仅是空和白两个游戏废人就已经足够令人绝望了,没想到居然连saber也一起堕落了——这次圣杯战争,我们已经没有获胜的希望了。”

 

只要一想到,最开始还和自己一起忧心圣杯战争的saber,在坚持了不到三十分钟的阵营后,就被空白策反,一起变成了沉迷电脑游戏的废人后,她身后凝固的绝望就更深了一分。

 

“不不不!史蒂芬妮·多拉!打起精神来!”

 

突然,史蒂夫大喊了一声,“啪”地用双手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如果连你都放弃了!这个组合就真的没有救了!我们就彻底没有回到迪斯博德的希望了!振作!人类种的未来就托付在你身上了!”

 

“哟西,充电完毕。”

 

她认真地握紧右拳,点了点头给自己鼓劲。

 

“绝对不能在纵容那三个人把圣杯战争丢在一旁,沉迷电脑游戏的行为了!”

 

意志坚决地史蒂夫,怀抱着背负人类种未来使命的悲壮,又一次敲开了眼前的大门。

 

“可恶——又输了——!”

 

才一进门,就听见了saber——桐人的呐喊。

 

“再来一次!”

 

“saber你还真是不服输啊,好啊!放马过来吧!不管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是不会败北的!”

 

“不要得意忘形了,看着吧!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要把你们俩从第一的宝座上拉下来——”

 

一进门就听到了两个听上去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在那里互怼的吼声。

 

“......打倒你。”

 

还有听起来很冷静,实际上也完全被saber挑起了战意的白,用着完全不输给空和saber的气势操纵着键盘和鼠标。

 

“你们要是能把这些战意用个一点半分到圣杯战争上,说不定我们现在就在回家的路上了!!!!”

 

史蒂夫一声呐喊,总算是中断了这个房间里火热到不对劲的游戏气氛。

 

“我已经受够了——!在别的组为了圣杯战争,在战斗,搜集情报,侦察地形的时候,你们!居然!在打游戏!给我向所有认认真真参加圣杯战争的参战者道歉啊!这样下去,别说能不能获胜的问题了!如果被其他英灵找上门来,看到这幅场景都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啊!艾尔奇亚的国王居然是这副样子,迪斯博德的面子里子都要在异世界人面前丢光了。”

 

“......史蒂夫,好吵。”

 

“我很吵真是对不起了啊!”

 

大概是这么多天下来,空白的无作为给她积攒了太多的压力了吧,史蒂夫居然对白的话反击了。

 

“我们不在的时候,艾尔奇亚变得怎么样了啊,剩下的人类能挡住其他种族吗?爷爷——我想回去——呜——”

 

看着蹲下身双手捂脸,开始抽抽搭搭地哭起来的史蒂夫,saber丢下了键盘,有点慌乱,不知道说些什么。而空白兄妹俩则对视了一眼,达成了共识。

 

“......史蒂夫,对不起。”

 

白走到史蒂夫的旁边,身材娇小的她,正好可以摸到蹲下身的史蒂夫的头。

 

“......没有和史蒂夫说,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白?”

 

史蒂夫泪眼朦胧地抬起了头,透过不那么清晰的视线,她看见了冲着她温柔地微笑的兄妹二人。

 

空把手搭在脖颈上,活动了一下筋骨。

 

“嘛,这段时间里,多亏了saber的帮助,搞懂了不少东西,也是时候该去实践了。”

 

“空?”

 

史蒂夫擦了擦眼泪,双眼通红地看着兄妹俩。

 

“你们不是只是在房间里窝着玩游戏吗?”

 

“是在玩游戏哦。”

 

“那——”

 

“但这不是单纯的游戏。”

 

空笑着,那是史蒂夫无比熟悉的笑容,面对背后站着森精种的克拉米也好,天翼种的吉普莉尔也好,兽人种的伊纲也好还有其他许多许多,能力远超自己,怎么看都是不可获胜的对手的时候,空都是这么笑着——

 

“这是为了熟悉圣杯塞给我们的特殊能力而必须的手段。”

 

“现在也刚好差不多了。”

 

“走吧,史蒂夫。”

 

向着她伸出了手。

 

“这些天,辛苦你了。”

 

 

【——来吧,游戏开始了。】

//////////////////////////////////////////////////////////////////////////////

一个人的碎碎念:

其实这篇文的几组英灵和御主当中,硬要说主角的话,是没有的。

这篇文我个人玩的最开心的部分,就是剧情设置的时候,哪一骑和哪一骑战斗,战斗最后是什么个结果,我全都是用抽签决定的。包括最终决战的获胜者,也是扔骰子扔出来的。在这之上,去构筑剧情,去细化每一场战斗的细节,真的特别新奇,特别有趣。可以说是我写文到现在,创作得最开心的一次。

所以这也就导致了,没有哪一组可以成为主角。

纵览最后形成的大纲,我个人觉得,也没有任何一个拎出来可以贯通全文的组合,硬要说的话,也只有saber组和lancer组合在一起,才能算是连接了全部的起因、经过和结果。

这也就是本章的题目——《双线》的含义。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