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综)Fate/Deception【1】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一章:召唤

欺骗。

 

是指用虚伪的言行隐瞒真相,使人即使在地位平等,信息共享的情况下,依旧在骗子的施诈中被蒙蔽的行为。

 

那么,为什么要去欺骗他人呢?

 

理由总是多种多样的,善意的,恶意的,习惯使然,或是阴差阳错。

 

但是追溯本源。

 

人选择欺骗他人的时候,总少不了自己的欲望。

 

就算是再正直善良的人,在小的时候,也免不了为了逃避一顿责骂,而假装对桌上的点心下落不知所终。

 

就算有人对我们说,这是不对的,是错误的,是该被谴责的。

 

但我们仍会在下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时,下意识地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说法。

 

看吧,我们都是一样的。

 

我们都是一样的,生来罪孽。

 

所以我(们)选择了成为一名欺诈师。

 

为了赢得这场游戏的胜利,我(们)将欺骗所有人。

 

除了我(们)以外的,所有人。

 

*

 

“我已经无法忍耐了——!”

 

气势汹汹地推开大门,穿着轻飘飘的服装,胸口缀着一颗碧绿的宝石,红发碧眼,气质高雅的少女,此刻,神情狰狞地宣言道。

 

“空!白!我不会再允许你们无所事事地继续堕落了!”

 

大门的背后,是一个宽敞的房间。空调二十四小时运转,导致整个房间里都透着和屋外截然不同的温度差,少女——史蒂夫进门的瞬间,露在外面的肌肤一瞬间被冷气激起了鸡皮疙瘩。

 

整个房间里都散落了一地的东西,有兄妹俩吃剩下的零食包装,也有打游戏时需要的资料,还有手机和ps4,平板电脑一类的东西,都毫无章法地散落在地面上。

 

如果不是史蒂夫每天辛勤地打扫,还为兄妹俩准备好三餐,这个房间的惨状恐怕还能更上一层楼。

 

和气势汹汹的史蒂夫相反,被她叱责的对象——空、白,这对兄妹却是神情专注地盯着各自眼前的数台电脑,没有分出半点眼神给她。

 

“你们俩真的是——”

 

“......史蒂夫,好烦。”

 

对着咬牙切齿的史蒂夫,娇小的少女用一句话就试图打发她。

 

“有什么事吗?史蒂夫,如你所见,我们俩很忙诶。”

 

和妹妹同样,哥哥空对于史蒂夫的愤怒也毫无动容。

 

“是的,你们的确应该很忙。”

 

史蒂夫勉强自己在愤怒还没有彻底摧毁理智之前,挤出了一个冷笑。

 

“如果你们的忙,不是指沉迷电脑游戏的话,我会非常欣慰。”

 

“你在说什么呢,史蒂夫,玩游戏可是正事啊。”

 

空对临近爆发边缘的史蒂夫视若无睹。

 

“要征服世界,需要的就是玩游戏的水平,不是吗?”

 

“是的,空,你说的没错——”

 

被这样一再地无视话里的意思,史蒂夫面对这对故意装傻的兄妹,彻底爆发了。

 

“前提是,如果我们还在【迪斯博德】的话——!”

 

*

 

圣杯战争,这是七个servant以及他们的master围绕着争夺圣杯而展开的战斗。

 

这样的设定,空和白非常了解,要说为什么的话,自然是因为身为阿宅的他们已经把fate系列的动画、小说、漫画以及游戏都补完的关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

 

为什么要加上这么一句,看起来很多余的前提呢?

 

那当然是因为,他们已经不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话说回来,穿越一次异世界我还以为是极限了,没想到居然还有第二次,这是什么超市的大甩卖吗?买一送一这种商家假装血亏实际赚翻的活动明明和我一直无缘的——”

 

“......那是因为哥......根本没有去超市抢购的经历。”

 

“白,这一点上我们彼此彼此,所以拜托了,不要在这之上继续加深哥我的伤疤了!”

 

“我说——你们俩——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一唱一和默契十足的兄妹俩完全无视了史蒂夫的爆发,顺带一提,就算是在这样对话的过程中,他们也完美地在游戏中闪避了各种混战的攻击,打倒了数十个敌人。

 

“哎.....”

 

空夸张地叹了口气,手上的动作不停,但总算是以一种施舍的态度分了一点眼神给史蒂夫。

 

“所以史蒂夫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啊?事先说好,又是什么出去侦查敌情之类的梦话的话,我可是会无视你的。”

 

“不是啦——不对,这个也很重要,你们倒是给我好好做啊!不对,不对,今天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史蒂夫大声地否定了空的假设。

 

“我说,你们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才准备召唤servant啊!之前找来的那些魔术书明明都已经读完了不是吗?”

 

召唤servant。

 

这个曾经和空白完全处于两个次元的词汇,现在却突兀地出现在了他们的对话当中。

 

理由很明确。

 

“如果不赢得圣杯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回到【迪斯博德】了!”

 

是的。

 

空和白,这对兄妹,以及在那边大呼小叫的史蒂夫,都是从异世界穿越而来的旅客。

 

“讲道理,好不容易送走了那群麻烦的机凯种。迎接我们的,不说是盛大的庆功宴也至少应该是和妹妹一起打游戏放松的时间,结果别说休息的时间了,一转眼就没有了意识,再次醒来就在马路街头,差点以为自己穿回了原来的世界,结果居然又是另一个异世界,还偏偏和原来的世界要死的像,差点就要诱发心理阴影了啊!混账圣杯!脑子里还莫名其妙地被塞进了一堆知识,手上又多了三道看起来就中二得要死的令咒,什么要回去就必须要在圣杯战争获得胜利,这种看起来就是在邀请人咬勾的诱饵,谁要参加啊!这种居心不良,黑哨和黑幕一个赛一个多的比赛!和参加圣杯战争比起来,还不如继续在这里打游戏呢!”

 

空一口气说完了,让人看着很担心他会不会缺氧的吐槽。

 

“综上所述,史蒂夫,把门关上,我要继续和白打boss了,晚饭做好了放房门口就好。”

 

“怎么可能按你说的做啊!”

 

史蒂夫气呼呼地拒绝了空的命令。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让你们好好对待圣杯战争!”

 

“如果空和白你们还不打算召唤servant的话,我现在就去把房间的电闸关了,之后每一次,当空和白你们在上线打游戏的时候,我都会拔掉网线——”

 

“对不起,史蒂夫大人,小的错了,请务必让我去召唤servant。”

 

“......哥,没骨气。”

 

“电和网就是阿宅的骨气!”

 

“.....总觉得这样获胜的自己也有点可悲了。”

 

史蒂夫扶着额头,消沉地说道。

 

“算了,这个就先不管了,既然空你答应了的话,那我去准备一下材料——”

 

“啊,那个就不用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史蒂夫心累地准备出门去拿画召唤阵必须的材料时,摇摇晃晃地没走几步,就被空叫住了。

 

“那边,对,那边,从左边数起第三至七行行的书和箱子,史蒂夫麻烦你搬开来一下。”

 

“这样?”

 

史蒂夫按照空所说的一样,把这几行杂物搬开后——

 

一个早就布置完成的召唤阵出现在了眼前。

 

“......”

 

“既然早就已经完成了的话,为什么偏偏要现在才答应啊!!!”

 

“你在说什么呢,史蒂夫,最后召唤servant的一组往往是主角,这是常识吧?”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常识!”

 

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召唤阵的旁边,而白自然也在确认过存档和掉落物后关闭了游戏界面,走到了空的身边,小声反驳道。

 

“.....哥......Apocrypha,不是。”

 

“嗯......确实呢,严格来说不是呢。抱歉,刚才的当我没说吧。”

 

“你从刚才开始都在说些什么呢......”

 

史蒂夫无力地垂下了肩膀。

 

“嘛,这些就不用管了,不就是召唤servant吗?好,我现在就立刻召唤出一个巨乳的美人给你看!”

 

“......哥,私欲,露出来了。”

 

“有什么关系啊!本来fate stay night就是十八x的成人游戏!令咒啊,补魔啊!这些美好的设定!妹妹你居然要我无视它吗?!”

 

“......哥的令咒,和白共有。”

 

娇小的少女抓着少年的衣摆,如同陶瓷一般白皙的手背上,有着和少年的右手手背上几乎一模一样的令咒。

 

“下达命令,需要白也有同样的意志。”

 

“......补魔,白也可以做到。”

 

“什么——?!居然还有这一手!可恶!我居然忽略了!”

 

空像是才注意到这些明显的漏洞一样,懊恼地跪在了地上。

 

“......哥......明明说过......在白十八岁之前......不会在白面前发展十八x展开的。”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是哥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就跪倒在地的空突然换了个方向土下座。

 

“是我得意忘形了,想着这完全是穿越到了成人向的游戏里,可以放纵青春的冲动了,忘记了白即使是在成人向的游戏里也是out的存在——”

 

“哥,骗子。”

 

“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充满了既视感的对话,一定是我的错觉。”

 

史蒂夫抱着头自言自语。

 

“居然会觉得一个十八岁的男人抱着十一岁的妹妹嚎啕大哭的场景挺习以为常的,我的常识一定有哪里不对了。”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必须让空和白快点召唤英灵,要是在召唤之前就输了的话,就不能回家了。

 

抱着这样的信念,史蒂夫重新打起了精神。

 

“空!适可而止吧!现在重要的是召唤英灵!万一在召唤之前,这里就被其他的英灵发xian......”

 

“stop!!!”

 

“stop!!!”

 

史蒂夫的话被兄妹合声喊停。

 

“......史蒂夫,flag,禁止。”

 

“flag?”

 

史蒂夫奇怪地歪过了头。

 

“事件发生前的决定性的一句话,好险好险,要是让史蒂夫说出来了,这就是绝对会被其他英灵攻上来的节奏啊。”

 

空站了起来,安心似的拍了拍胸口。

 

“这么说起来,主角在开局被追杀也是很通常的类型呢,话说我也是考虑到了有这个因素才在这么近的地方画的召唤阵,差一点就要真的成紧急用了啊。”

 

“为什么我只是说了一句话,空和白,你们就说的好像我们刚刚和追杀擦肩而过一样啊!”

 

史蒂夫又一次充当了这对兄妹对话的吐槽角色。

 

“开什么玩笑呢!史蒂夫!你根本不明白flag的重要性,要是在游戏中出现这种分支项,那无疑是躲过了一次死亡flag啊!”

 

“通常都不会明白!再说这个根本不是游戏!话说空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才召唤英灵啊!”

 

“哎......完全不给人拒绝和弃权的机会,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强权圣杯啊......我知道了知道了,现在就开始吧。”

 

说着,空原本还吊儿郎当的脸上神情忽然一变,认真地低头和白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两个人同时伸出了印着令咒的右手,深吸了一口气。

 

“其基为银与铁,其础为石与契约之大公。

门开四方尽皆闭之,自王冠而出,于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  盈满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不过短短的一个月,但是作为在游戏上从不败北的最强兄妹来说,降临到这个世界开始到现在,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再加上这其间各种魔术书的辅导,足以他们消化完毕圣杯强行塞给他们的一堆知识了——包括其中魔术的使用方式。

 

“Set”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便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面前的召唤阵,随着兄妹的咏唱一点一点地亮起,最后发出了令召唤阵前的三人不得不闭上双眼的强光。

 

“servant,saber,应召唤而来。”

 

感受不到强光的刺激,三人重新睁开了双眼,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

 

“试问。”

 

背挎着一把黑色的单手剑,一身黑衣的英灵,站在召唤阵的正中央,这么问道。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

最后的召唤那里基本是照搬fsn的ubw线里凛的召唤台词,删掉了“师从balabala”那句,如果有错误的地方欢迎小天使们帮忙指出!

(之前那条预告的博,看到过的小天使不要找啦,因为剧透了接下来的角色,所以我设置成个人可见啦!)

一个人的碎碎念:

这次尝试了一下轻小说风的写法,大家觉得怎么样?

以及,因为是讲不同世界的角色放在了一个舞台上进行战斗,所以自然是有私设的,不然对一些日常番的角色来说,就太不利啦!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