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梅剑)とある人魚姫の泡のような夢

1.fgo同人,cp梅剑

2.改编自童话《海的女儿》和官方小说《阿瓦隆之庭》。

3.有咕哒子出镜,当然,不是手撕英灵的那个()

4.ooc!ooc!!!ooc!!!

5.和啾老师  @啾然 约好的换粮。

//////////////////////////////////////////////////////////////////////////////

“太过分了!为什么要写出像是人鱼公主这样的坏心眼的结局呢!”

 

起因是路过休息室时,偶然入耳的指责。

 

伸头张望的话,就看到人类最后的御主,一个有着一头暖橙色头发的女孩子,被另一个更加娇小的女孩子亲密地挽着手臂,一脸无奈地陪着她,向名为安徒生的英灵发出责问的场景。

 

不。

 

那位个头更为娇小,此刻正一脸怒容的英灵,大概不是可以用女孩子一词来形容的存在。

 

那是所有绘本的聚集体,诞生于每一个孩子最纯真的梦,作为“孩子们的英雄”而现世的英灵——童谣。

 

然而又是什么原因,令她向着另一位,也同样堪称是“孩子们的英雄”的英灵——安徒生,发出责问呢?

 

我们都知道,自古以来,就像甜党和咸党永远进行着斗争一样,读者和创作者在面临故事结局时,也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偏好。

 

he和be就是他们永远对立,无法妥协的两端。

 

诞生于孩子们的梦的童谣,她所认同的世界,只有砂糖的云,曲奇屋子与流经蛋糕大陆的草莓牛奶河。

 

而这样的童谣,是无法为安徒生——作为人类成长,作为人类思考,作为人类写下故事的他——的《人鱼公主》,献上掌声的。

 

“为什么要写出这样的结局?真是的,你真是愚钝到令我感到不可思议,难道你不知道身为故事自然是有其源泉,有其存在的含义的吗?用你那装满了糖果和点心,却独独没有装上智慧的脑袋想一想吧。难得能从一见钟情当中解放出来,并且获得了灵魂作为报酬,就这样的故事还能被称为坏心眼的话,那这个世界上比这过分的故事可真是太多了——正在门边偷偷摸摸看着这里的魔术师,你说呢?”

 

既然被指出了偷看的行为,那也只能从门侧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梅林一如既往地举着他的魔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堂堂正正地和在场的三人打了一声招呼。

 

“哟,master,看你们讨论地很热烈的样子,我就不打扰了,那么,再见——”

 

“那边的魔术师,可是写出了比我还要过分百倍的故事哦。”

 

安徒生的话语,让童谣灼灼的视线,从自己转移到了梅林身上。

 

“玩弄了某位少女的命运,获得了悲惨结局的男人——被称为人渣都不过分吧。”

 

“嘛,我不否认自己的内在对于人类而言糟糕透顶的事实。”

 

梦魔之子,非人类的冠位魔术师——梅林,他一直坦然面对着自己内在的空虚。

 

却独独在安徒生的指责下,移开了视线。

 

“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故事!”

 

童谣立刻忘记了向安徒生声讨《人鱼公主》结局的事情,抓住了某个妄想逃走的男人的长袍帽子。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故事呢?”

 

被困住的魔术师无从脱身,在童谣的逼问下,只能坐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和某个毒舌的童话作家坐在一排,喝着苦口的咖啡,面对两位少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异常耀眼的视线。

 

“嘛,那个故事我们先放在一边吧。”

 

“诶——”

 

“我来讲述一个,不可能发生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仅仅只有童话能够承载的故事吧。”

 

【それは——】

【那是——】

 

*

 

    【——とある人魚姫の泡のような夢。】

【——某个人鱼公主,泡沫般的梦。】

 

*

 

很久很久以前,在浩瀚大海的深处,有个鱼儿的国家。

 

那里的人们的下半身和陆地上有着洁白修长双腿的人们截然不同,他们有的,是一条覆着鳞片的,美丽的鱼尾。

 

更与陆地上人们不同的是,他们的歌声是难寻的天籁,他们的泪珠,在哭泣的时候,则会化作贵重的珍珠。

 

为了避免人类的贪欲,他们只能潜于深海,唯有在暴风雨的夜晚,狂岚与暴雨渗入的黑暗,化作幕布蒙蔽人类双眼的时候,他们才会浮于海面,眺望海面之上的景色。

 

于是他们曾经被这样称呼——仅存在于深海的,如同泡沫般浮于海面,又如泡沫般消失不见的种族——人鱼。

 

是的,曾经——

 

而如今——

 

一个懵懂无知的女孩,在晴朗无风的夜晚,正跟在魔术师的身后,向着海面前行。

 

有着如映照于粼粼海面的阳光一般璀璨金发,和海底砂砾间偶尔能窥见的翡翠般熠熠生辉的双眸,如果这世间有可以用言语具现化的纯洁与美好,那一定是女孩本身。

 

她甩着和海水同色的蔚蓝的尾巴,有些不安地回头张望着自己熟知的海底,扯着魔术师在海水中漂浮起来的长袍,小心翼翼地询问。

 

“梅林?我们要去哪里?”

 

“去一个我希望你能多想一想。”

 

魔术师对着懵懂的女孩这么说道。

 

“但你一定会喜欢的地方。”

 

破开水面的瞬间,皎洁的月光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毫无隔阂地打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臂膀上还沾着透明的水珠,纤细的皮肤神经被月光、被夜风拂过,刮起了有点瘙痒的疼痛。

 

魔术师抱着没有双腿的少女,一步一步,走到了礁石的顶端。

 

“看吧,阿尔托莉雅——”

 

“那就是——”

 

在那个瞬间,少女空虚的心房,被一种莫名的感情所填满了。

 

可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学习过,更无从去理解过这种情感。

 

于是她姑且,将其称之为“爱”。

 

那是她所理解的最高的称赞。

 

她爱上了遥远的海岸线上,有如绵延不绝的星光一般,闪耀着的灯火。

她爱上了不远处的轮船上,比起海底鲱鱼经过的声响,更为华丽的弦乐。

她爱上了轮船的木甲板上,手牵着手划着舞步的人们,他们脸上的笑容。

 

啊啊,非人的女孩这样想到。

 

她爱上了自己眼前的这片光景。

 

*

 

“王子呢?”

 

童谣奇怪地歪过了头,向着自己身边的少女确认。

 

“公主不应该爱上王子吗?为什么王子不见了?”

 

“所以说,只会做梦的女孩子真是太麻烦了。你还没有看出来吗?”

 

安徒生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吹散了马克杯上氤氲的乳白水雾。

 

“这个故事里没有拯救公主于困境的王子殿下,当然,这个女孩是不是公主也还要打个问号。”

 

“唔?”

 

“人鱼公主——”

 

安徒生想说什么,却砸吧了一下嘴,保持了沉默。

 

“剧透可不是一个好习惯,还是继续吧,故事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

 

那是少女五岁时的事情了。

 

从那一天起,魔术师开始一复一日地向少女传授,如何守护那片光景的方法。

 

剑术,枪术,农业,军事,政治。

 

为王之道。

 

少女的每一天中的每一秒,都在这样的日常中度过。

 

那是连入睡后,做个美梦的自由都不被允许的,繁重的日常。

 

可是少女却连这份繁重的意义都不曾知晓,仅仅只要梅林抱着她,站在礁石的顶端,眺望着那一边不变的景色,少女就能为此感到心满意足。

 

然而,这样的日常,也在少女十五岁的那一天戛然而止了。

 

那一天的海岸线,如同星星般平和温暖的光亮消失了,轮船不再出海了,人们脸上的笑容......也在泪水的冲刷下,褪去了。

 

王国,陷入了战乱。

 

“请赐予我双腿吧,梅林。”

 

目睹了这一切的少女,向魔术师许下了愿望。

 

那是凛然的,有如白百合一样高尚的愿望。

 

她不曾对魔术师为何教导自己那些知识而感到疑惑,也不曾为魔术师的早有预料却无所作为而感到愤怒。

 

她没有质疑过魔术师,为何仅仅只有她有着与所有人——包括魔术师在内——都不同的鱼尾。

 

她将所有的,命运所给予她的,与众不同的沉重一并接受,并背负着这一切,继续向前行进。

 

魔术师握紧了手中的魔杖。

 

尽管那是他早有预料的请求,但他仍然忍不住向少女确认了。

 

“在那之前,你不再想想吗?”

 

“即使你从此再也无法回归大海?即使你会因此迎来悲惨的终末?即使你这之后,要忍受的,是日日夜夜,来自众人,如每走一步,都被针扎进脚尖一样痛苦的憎恨?”

 

“是的。”

 

“这样真的好吗?”

 

“人们的笑容,我那一天所见的光景。”

 

“我想,那一定不是错误的。”

 

少女这么回答道。

 

*

 

获得了双腿的少女离开了大海,而不赞同少女选择的魔术师,闷闷不乐地跟在少女身后,和她从边境的港口小镇开始,踏上了前往王城的道路。

 

就是少年向RPG游戏一样,仅仅只有童话才能容忍这样的剧情,少女在旅途的途中遇见了各式各样的伙伴。

 

有点毒舌,却每次都会在少女困难时,来帮助少女的骑士凯。总是悲伤的拨着琴弦,气质比起骑士更像是像是吟游诗人的弓箭手崔斯坦。如同太阳一样清廉正直的骑士高文。武艺高超,也富于浪漫气息的他国骑士兰斯洛特,等等等等。

 

最终,当少女来到王城,头戴王冠之时,她的身边已经聚集了众多的伙伴。

 

“离开......是吗?”

 

少女摇着船桨,注视着眼前撑着下巴,笑容满面的魔术师。一时间竟没法确认,刚才提出要离开这样话语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眼前的这个人。

 

“嗯,是的。”

 

魔术师点点头,肯定了少女面上的踌躇。

 

“难得从什么都没有的海里出来了,总算能到处逛逛,看看花了,毕竟没有花算什么人生,嘛,话是这么说,你也不用担心。”

 

魔术师亲密地揉了揉少女的头发,这是只有身为少女的养育者,教导者,引领者的他,才会在私下对少女做出的举动。

 

“我还会回来的——”

“在最后的机会到临之前。”

 

就在两人对话的途中,小船已经靠近了岸边,魔术师率先上岸,回身,牵着少女的手,帮助根本不需要帮助的少女踏上了湖岸。

 

“好了,散步的时间结束了,你该回去了。”

 

“就让我们在这里告别吧。”

 

魔术师没有时间留给少女道别,以几乎不像他风格的态度匆匆离开了少女的身侧。

 

留下正打算对魔术师说出感谢与道别话语的少女,看着自家老师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困惑地歪过了头。

 

“嘛,就像他所说的那样,并不是什么需要担心的事情。”

 

“这些感谢的话语,下次再传达给他也是一样的。”

 

清正高洁的少女显然,在很多地方都并不能理解自己的老师。

 

她困惑片刻后,就转过身,向着与魔术师截然相反方向的道路走去。

 

比起魔术师偶尔的奇怪反应,土地的歉收,邻国的入侵,自然的灾害,有太多太多的问题需要她去思考了。

 

而在两个人都离去了的这个地方,只有一艘曾经共载过两人的木船,在水波一圈圈的涟漪中,随波摇晃着船身,最终归于寂静。

 

*

 

在少女,不,在王的努力下,一度分裂混乱的国家开始统一,王城卡美洛的建设告一段落之后,骑士们率领着军队,开始有序地抵御外敌的入侵。

 

王总是正确的。

 

她高举着被人们封为圣剑的excalibur的剑柄,骑在战马上,总能在每一次陷入危机的时候,率领着军队,做出正确的,有效的,对地方而言致命的反击。

 

在她的努力下,国家开始繁荣了起来,那一天她所见的,陨落的星光,也重新出现在了,家家户户的窗头。

 

可是就像不会有永远盛开的花一样。

也不会有永远持续下去的幸福和繁荣。

 

人鱼和王子也曾有过堪称欢乐的日常。

但王子依旧选择了迎娶邻国的公主。

 

想以一己之力挽救一个早就崩落的王国。

少女的愿望,无疑是在向水中的明月伸出手去。

 

王永远是正确的。

 

要拯救十个村庄,就需要一个村庄付出牺牲。

 

做出判断的王没有错。

 

没有这一个村庄的牺牲,他们要迎来的,是十个村庄的毁灭。

 

可是人啊。

 

是充满贪欲的生物。

 

他们的贪欲曾经让人鱼为了避其锋芒,不得不潜入幽深寒冷的深海,深居浅出。

 

他们的贪欲如今让伪装成人的少女......王的统治,站在悬崖边端,摇摇欲坠。

 

终于,第一个伸出手往将倾的大厦上投掷了一根稻草的骑士,拨着他悲伤的琴弦离开了卡美洛。

 

“王不懂人心。”

 

于是所有的不满,所有的惶惶,所有的忍耐都得到了宣泄的出口。

 

并非出自恐惧,并非出自私欲,也并非是出自不堪。

 

王是正确的。

 

然而这份正确,正是错误的源泉。

 

少女.......王坐在她的王座上,注视着分崩离析的骑士们,回想起了魔术师的话语。

 

这就是如每走一步,都被针扎进脚尖一样痛苦的憎恨。

 

“没错。”

 

王以为那是她的幻觉,与她道别后已经多年不见的魔术师,像是从她的回忆中走出来的一样。

 

踏着满地的鲜花,走到了她的王座前。

 

魔术师向少女献上了最后的机会,最后的选择,最后的“匕首”。

 

抛弃注定走向完结的国家,和他一同,重归深海。

 

只要将匕首扎入本就已经死亡的王国的心脏。

 

她就可以获得解脱。

 

魔术师将“匕首”托付到了少女的手中。

 

然而——少女在获得双腿的那一天,就已经窥见了今天的情景。

 

王国崩塌,星光陨落,曾经聚集在身边的伙伴也会一个个地离开自己。

 

少女从最初就知道,并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于是她端坐在王座上,微笑着,将“匕首”归还给了魔术师。

 

“谢谢你,梅林。我向你表示感谢,你对我而言是名伟大的老师。”

 

“我不知道这样的心情究竟是什麼。但是我觉得,你在我身边这件事,还有你一直以来,陪伴着我的那段岁月,都是相当难能可贵的事。搞不好,我是爱上了你也说不定。”

 

魔术师敛去了脸上一直挂着的,摸不透真意的笑容。

 

下垂的嘴角透出了伤感的风韵。

 

如此充满既视感的话语,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少女口中听闻了。

 

于是,他也预料到了少女接下来的话语。

 

“但是我不会离开的。”

 

“王国注定毁灭,这样的结局我早就已经知道。”

 

“所以我一直以来的努力,都只是希望所谓的毁灭,能是人们如同入睡一般,在脸上挂着笑容陷入梦境。”

 

王的面容浸入了梦想的光辉当中,和她身侧的圣剑一同,向着理想的道路昂首前行。

 

*

 

“然后呢?然后呢?”

 

童谣已经没法安稳地坐在沙发上了,她前倾着身子,恨不得跨过身前的茶几,抵着梅林的额头,追问他故事的后续。

 

“少女一定做到了,对吧对吧?”

 

不是happy end就不行,不是皆大欢喜就不行,童谣追求的故事是如同孩子们口袋中的糖果一般,容不得半点苦涩的存在。

 

但是这样的追求,从前提上,就被这个故事否决了。

 

那么至少只有最后也好。

 

只要少女能达成她理想的终末,即使这是一颗充满酸涩的糖果,只要能有一丝回味的甘甜,也不是不能勉强认同。

 

童谣单纯的想法,在花之魔术师轻飘飘的话语下,简单的,被打碎了。

 

“不,王国陷入了叛乱,而王当时远征他国,等她回去的时候——”

 

积年的歉收,抵御外敌时积攒的疲累,看不到尽头的绝望,在这场叛乱中,化成了累累的白骨,印刻在了王的眼中。

 

王......少女的愿望,化成了海上一撮最为脆弱的泡沫。

 

在现实的洪流下,被冲刷的无影无踪。

 

*

 

“master?有什么事吗?莫非是因为刚才的故事会?哎呀哎呀,我也没想到童谣暴走以后会那么可怕啊,看来以后还是不要——”

 

“刚才的故事。”

 

橙发的御主打断了花之魔术师苦笑连连的絮叨。

 

“和我从圆桌众人那里听到的故事有点不一样呢。”

 

“啊呀,因为这仅仅是一个童话嘛——”

 

“那根本不是人鱼公主的梦。”

 

梅林因为无法忍受那样直率的目光,默默地偏过头。移开了视线。

 

【それは——】

【那是——】

 

*

 

【——とある魔術師の泡のような夢。】

【——某个魔术师,泡沫般的梦。】

 

*

 

一个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和罪孽,满心愧疚的魔术师。

 

在世界、人理的终末到临之前。

在他想尽办法,躲避世界的规则,踏出塔楼之前。

在与那个微笑着与自己告别后,依旧毅然投身于王之路的少女,在迦勒底重逢之前。

 

魔术师曾经一个人,悄悄地,在星球内海的幽闭塔中做过的,妄图挽回,却仍旧破灭的梦。

 

//////////////////////////////////////////////////////////////////////////


注:阿尔托莉雅的那个告白,原句是《阿瓦隆之庭》的“我并没有像您一样和异性间交流的经验,所以我不知道这样的心情究竟是什麼。但是我觉得您在我身边这件事,还有您陪伴我的岁月都是相当难能可贵的事。搞不好,我是爱上了您也不一定”,当然,这里为了配合故事,和原句不太一样。

 

////////////////////////////////////////////////////////////////////////////


一个人的碎碎念:

因为要配合故事,省略了很多很多亚瑟王传说的内容,圆桌骑士露脸了,但是圆桌没有出现,还有格尼薇儿呀小莫呀等等,都被直接带过了。

ooc也过量得多,写完唯一的感想就是梅剑真难写.......大家还是去看官方的《阿瓦隆之庭》吧,真的太好看了!身为梅剑党,我看到的时候简直狂欢()

非常感谢能一直看到这里小天使们(鞠躬

评论(10)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