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佛世尊与蜘蛛之丝【1】

1.企划“妖灵缭乱”的产物,欢迎点进tag“妖灵缭乱”了解详情。

2.1v1,江雪婶。

3.本章很正常,请放心食用。

4.日常ooc预警!

//////////////////////////////////////////////////////////////////////////

有血的味道。

 

她早就习惯这个味道了。

 

但是这里不同。

 

这里除了鲜血,同时还盘踞着执念和妄求。

 

她的蹄子踏着枯黄的竹叶,跨过光影斑驳的岩石,脚下细碎的动静被春风刮过竹林时带起的“沙沙”声掩过,只是沉默地,在这片竹林间穿梭。

 

突然,她的脚步停了下来,她抬起头,扇动了自己粗大的鼻翼。周身围绕的黑气并不妨碍她辨明空气中的气息,同时,也不会给旁人透过缭绕的黑雾窥探她的真容,而造成任何的妨碍。

 

青黑的面有着猱的形态,身躯粗壮却泛着妖异的紫色,与之相对的,她的四足形如牛腿,却干瘦地可怕,仿佛透过那层干瘪的皮层,就能直接触碰到她的骨骼,也让人不禁怀疑起,这样纤细的四肢是如何支撑起她庞大的身躯的。

 

如果这里有能够自如地行动的人的话,那人恐怕早就因为恐惧而尖叫着逃走了吧。毕竟,她的外形,对于人类来说实在是过于丑陋和凶恶了。

如果这里有能够自如地行动的人的话......呢。

 

她纵身一跃,避开斜长的一根竹子,攀上了前方一块覆满了青苔的巨大岩石。湿滑的岩面对她厚实的蹄子没有造成任何困扰,她稳稳地落在了上面,向前张望,总算找到了她此行的目标。

 

在一堆鲜血和尸体中,唯一还保留着些许生气的.......僧人。

 

她只需粗略地一扫,就能判断出,这大概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山贼妄图拦截过路的游行僧,却被剑道修行高超的僧人反杀的情节。

只是可惜了,这位僧人,不知什么原因,居然会大意地,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

能以一人之力对抗这么多人,怎么看,这位僧人,都不该是会中这种手段的人啊......?她只是困惑地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很快就放弃了继续深思,因为不管是什么理由让这位僧人倒在了这里,对她而言都无关紧要,需要为此而困扰的,是接到报案的当地父母官......然而很快,他们也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

 

她凑近了这位有着一头雪色长发的僧人,他的长发挡住了宽阔的背部,却挡不住一点点渗出的殷红。

即使是讲究凡世皆苦的佛道之人,也会渴求生的延续。

 

她能感受到他的心脏已然开裂,即使是这世上最高明的医师,也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个已经半只脚跨进鬼门关的人类给救回来。

“不,如果是那位的话.......”

她想起了自己曾听闻有位器灵,拥有可以治愈一切伤害的能力。

 

只要不是彻底被阎王彻底勾了魂,就能把人救回来。

这对于器灵而言,可不仅仅是一句空话。

 

遗憾的是,眼前的情况,可等不及她去找到一只不过是有所耳闻的器灵。

而她也迫切地需要一个能与她定下契约的人。

 

“既然你不愿接受死亡......那就挣扎着活下去吧。”

 

她低下了自己的头颅,凶恶至极的,几乎能令人产生生理性反胃的面容上,不合时宜地出现了,堪称慈悲的神情。

 

“活着总是痛苦的,死亡又是难以接受的,然而对你而言,生与死究竟何者更为残忍呢......”

 

“人之子啊,吾为旱魃,真名为汐,愿与汝交换天君(注)为契,实现汝之所愿。”

 

和她穷凶极恶的外形不同,她有着动听的,让人想到古巷、细雨和纸伞下微笑的温婉女子的嗓音。

而随着她的话音一字字落地,她的身形也开始产生了变化。扭曲,拉长,黑雾缭绕之下,她的身躯一点点从兽性转变为了人形。

原本一看就是为不详的妖物,在最后的黑雾也散去后,化作了一个赤身胴体的女子。

 

她的一双柳叶眉微蹙,衬得她半敛的双眸愈发温柔可欺,她紧抿着自己的双唇,左手不安地搭在了胸前,和她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组成了不怎么有效的防线。

她略带忐忑地看着自己眼前人的手指颤动了一下,随后是整个手掌,很快他就睁开了双眼。

 

“这里是......”

僧人用手撑起了身子,他一手撑地,一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有点迷茫地向四下张望。

 

“......你是......?”

僧人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他身旁,没有任何衣物蔽体的女子,饶是他一贯心静如水,遇事沉稳有序,在这一刻,也不由得带出了几分惊讶的情感。

 

“你......你好。”

她对着自己的契约者露出了一个夹杂着几丝羞怯的笑容。

“初次见面,我是汐,是就在刚刚,和你签订了契约的妖兽。”

 

*

 

汐在和他说明现状之前,先从他身侧站了起来,她起身的动作幅度太大,乍现的春光也随着她的举动变多了,尽管他第一时间移开了视线,却还是不免入眼了一些风情。

 

多年的修行是有用的,他面对混乱的现状,从容地阖上眼,口中默默地诵起了佛经,刹那间有所波动的内心,很快就在他的自我克制之下恢复了平静。

不过他隔绝了自己视觉,并不代表他就彻底无视了一旁的动静。

 

修习剑道为他带来了比常人更加灵敏的感官,即使他刻意避开了视线,不去看那个方向,耳中传入的各种动静也能为他在脑海中,完美勾画出那个女子的一举一动。

 

“虽然很对不起,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

 

他听见她轻轻合掌后,就开始“悉悉索索”地折腾起来......莫非......她是在脱那些山贼的衣服?

明白了女子,或者说汐,明白了汐的行动缘由。江雪抿唇,踌躇也不过片刻,他轻声,宛若叹息一般地,为汐指出了另一个可以获取衣物的地点。

 

“那边有一个包裹。”

 

汐寻声看去,确实在江雪手指方向的不远处看见了一个简朴寡色的包裹。

 

“里面有一些换洗的衣物......请用吧。”

 

比起山贼们沾着血迹和尘土,在之前的混战中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汐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包裹中收拾妥帖的衣物。

 

解开包裹的一瞬间,汐就确定了,这个包裹的主人就是在一旁闭眼打坐的这个人。

 

里面的衣物和袈裟叠的整整齐齐,干粮和一些数量不等的小判大判也都安置地很有规矩,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多之前混战时掉落的影响。它们依旧安分地保留着主人的安放顺序,也无意间泄露了主人的性格痕迹。

 

汐从包裹里取出了一套衣物,基本和江雪身上穿的所差无几,只去掉了最外面的一件袈裟。

她的身形在女性中也算得上高挑,但和江雪相比还是差了半个头的距离,却在她不知怎么地调整了一下衣带后,即使原本是男性穿戴的衣装也服服帖帖地合在了她的身上,仿佛原本就是为她而量身定做的。

汐很快就完成了更衣,利落的动作让人根本联想不到,她上一刻还是一只丑恶畸形的妖兽。她就如她的外表一般,像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作为人类出生长大,活了二十多年的女子。

她看上去,就是有那么熟悉,自己作为人的姿态。

 

汐换上衣装后,小小地松了口气,尽管没有表现出特别明显的无措,但刚才的窘境对她而言,也是有那么一丝说不出来的羞意和尴尬。好在此刻,有了衣物蔽体,她也渐渐恢复了与契约者接触的余裕。

她把自己动过的东西放回原位,拎着收拾好的包裹,走到了江雪的身边。

 

“我想......你大概也需要换一下衣服。”

她弯下腰,把包裹轻轻地放进了盘腿而坐的江雪怀中,向睁眼看向她的江雪示意,他身上染了大块血迹的布帛。

“如果就这个样子走到山下的小镇里......会很不妙吧。”

 

江雪垂头,伸手摸了摸胸口被刀锋撕裂的布帛,在心中认同了她的言论,一言不发地拎着包裹,站起了身。

 

“啊,不必回避,不必回避。”

意识到了他是顾忌着自己在场,汐却知道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他们在这个地方耗费,果断地转过了身。

“请吧。”

 

江雪停顿住了动作,看着离自己不过几步之遥,背过身用手捂着双眼的女子。

 

高挑纤细的身躯,看上去羸弱无力的四肢,苍白而缺乏血色的肌肤,很难相信,这样的一个女子会是她口中自称的妖兽。

 

但是。

 

江雪褪去了身上的衣物,手指摩挲过被锋利的短刀割裂的那处缺口。在换上新衣之前,他先低头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完好无损。

 

他的记忆当中,那份痛楚和难以置信依旧历历在目,按理来说,他现在还能站在这里,本身就是不可能事项了。

 

既然如此。

 

他默默地在干净的新衣外,披上了墨色的袈裟。

 

所谓妖兽,也就是字字确凿的事实了。

 

///////////////////////////////////////////////////////////////////////

注:

1.天君:即心脏。

评论(1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