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千代(上)

1.百fo点文, @弥江 这是你点的爷爷x小婶婶,请查收。

2.亲·情·向(划重点)的爷婶,本章是现paro。

3.内含微量一期婶(这位不是小婶婶哦),感谢 @明歆_这是刀剑的子博 友情出演粟田口大嫂,大嫂的唯一一句台词真的是晨佬本人说的,用在本文里已获得授权√

4.ooc严重!!!非常非常严重!!!认真的!!!!

//////////////////////////////////////////////////////////////////////

千代的一天总是开始得很早。

 

她睁开眼的时候看向了床头的闹钟。那是一个正在提裙行礼的小公主,宽大的粉色裙摆处正是钟表的表面,充满童趣和少女心的造型,让她路过那家文具店的橱窗时,一眼就喜欢上了。

那个时候的她,刚刚来到这个地方,满心的陌生和不安,即使看上了什么,也绝不敢开口去撒娇讨要。

可是那个人远比她想象的敏锐,她的视线不过在那上面多停留了几秒,就被他察觉到了端倪。于是,就在那天晚上,她从他那里,收到了自己来到这个家后的第一件礼物。

 

千代确认了时间,滴答滴答走着的时针正对着6这个数字,这是她的生物钟在良好的作息中养成的清醒点。

刚起床还是有点困,千代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乖乖地从床上爬了下来。

为了方便她的拿放,她房间里的衣柜比起一般的衣柜要矮小不少,让今年也才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她可以轻易地从里面取出自己需要的衣服。

 

夏天快到了,早晨的阳光却还是有点微凉,千代在把头套进了一条长袖连衣裙之后,想了想,拿出了前不久逛街时,在导购小姐的推荐下买下的牛仔外套,把自己包裹的更加严实了一点。

 

千代走出了自己的房间,门把手也是为了她而刻意改低的高度,不必像刚刚来到这里时,每次开门都要垫着脚尖才能够到那样费劲。

她往一楼的厨房走去,可爱的兔子型拖鞋拍打在实木地板上,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声音,给这个空旷的屋子带来了些许温柔而活泼的响动。

 

冰箱里存着前一天从超市买回来的吐司面包,千代踩着小板凳,往冰箱里张望,在她就要伸手拿起吐司的前一秒,她回忆起了烛台切先生的教导,歪着头想了想,放弃了吐司。

她转而取出两个鸡蛋,一手一个,小心翼翼地走下小板凳,直到把鸡蛋放进了料理台上的一只小碗中才松了一口气。

随后,她又一次跑回了小板凳上,取出了冰箱侧门上放着的一包火腿,这才关上了冰箱门。

她又一次把火腿放到了料理台上,然后“啪嗒啪嗒”地跑到冰箱前,抱起自己的小板凳,放到了料理台前,看看了位置不错,这才站了上去。

 

有了小板凳的帮助,千代总算距离料理台的台面有了一段距离,不必再垫着脚尖才能看清台面的全貌了。她稍显稚嫩剥开了火腿的包装,从上面切下了三片火腿肉,因为不够熟练,火腿肉的厚薄不是很均匀,不过对于千代来说,这样也足够了。

她把重新包好的火腿放回了冰箱的侧门。这时,她才突然想起自己忘记系围裙了,赶紧跑到饭厅去,把挂在餐椅上的围裙系好,因为人小手短,系围裙花费了一点时间,好在这点浪费的时间也在千代给自己留出的余地之内。随后,千代如临大敌地站在料理台面前,点开了炉火。

 

“先倒油,不用太多,把油晕开来......”

 

千代嘴里嘟嘟囔囔地念着烛台切教导她时说的话,手上动作虽然僵硬,却安然完成了每一个步骤。

当她用小锅铲把煎得刚好的两个鸡蛋盛出来,放进盘子里,有些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忘记把火腿加进了蛋里。

原本的自满一下子被戳破,她有些沮丧地低头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盘子,就连原本在眼里十分可爱的煎蛋的色泽都变得不那么饱满亮丽了。

 

她又一次点开炉火,煎好了火腿,尽管这一次也完成的非常成功,但她再没有了一开始以为完美时的满足感。

 

她蔫头蔫脑地抱着自己的小板凳到了冰箱前,取出了之前没有拿出来的吐司,把吐司放进多士炉里,按下开关,设置好档位后,打不起精神地离开了厨房。

 

她重新回到了二楼,没有回到自己的卧室,她转了个弯,到了隔壁房间的门前,这扇门可没有特意为她改造过,她得用力才能把到自己额头的门把手给拉下来。

她进去的时候,房间里还安静得很,房间的主人安稳的呼吸显示了他还深陷梦乡的状态。

 

“三日月先生,三日月先生。”

 

她趴在床头,小声叫着他的名字,叫了两声后,胆子大了,开始四下折腾起来。

一会戳戳他俊美的脸颊,一会摆弄一下他放在被子外面的右手手指,最后她把自己埋进了他枕着的羽绒枕里,一拱一拱地蹭着他没有枕到的空位,嘴里唤他起床的声音也因为这个动作变得沉闷且含糊不清。

 

她这么闹腾,床上的人自然是睡不下去了,等她玩够了蹭枕头的小把戏后,一个抬头,就撞进了那双含着新月的双眸之中。

 

“早上好,三日月先生。”

 

“早上好,千代。”

 

她精神满满地和刚刚睡醒的三日月打了声招呼,三日月在回了她的招呼之后,这才慢吞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三日月摸了摸她的头,看着她因为刚才的动作而彻底凌乱的头发,耐心提示道,“千代,已经洗漱过了吗?”

 

“还没有!”

千代扒着枕头,开心地拱了拱,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蛋嵌在软乎乎的枕头里,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伸手去确认一下那份触感。

 

三日月就非常自然地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脸颊,在她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把人拎出了门外。

 

“啊,三日月先生,早餐做好啦,在厨房里,不要忘记端出来!”

 

想起了三日月之前在饭厅里翻了半天没翻到早餐的情况,千代在被关出门之前赶紧地叮嘱了一句,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才心满意足地跑回自己房间的卫生间里去洗漱。

 

千代的头发在两年前就剪成了短发,头发的长度堪堪只到下巴,戴上个发夹就差不多是她能有的全部修饰了。

镜子里的短发女孩可爱归可爱,可是留一头飘飘的长发,毕竟是每一个小女孩都会有的梦想。

千代有些不甘心地想着,自己一定要多去隔壁的粟田口家玩,乱姐姐的手可巧了,等自己和乱姐姐学会了怎么扎头发,就可以留回长发了。

 

这么想着,现在依旧是短发的千代就觉得高兴了起来。

 

*

 

等千代蹦蹦跳跳地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三日月已经把她做好的早餐端到了客厅的饭桌上,还从冰箱里取出了牛奶和果酱。

 

“千代,我们上午要出去一趟。”

 

尽管对千代的用餐礼仪有所指导,但三日月并没有要求她做到食不言的程度,用餐时也偶尔会和喋喋不休的小家伙搭上几句话。

 

“唔......”

千代两颊鼓鼓地嚼着抹上了果酱的吐司,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她歪着头看向三日月。

“那我下午可以去萤丸和爱染家吗?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做昆虫养殖笔记。”

 

“嗯,只是去做个体检,下午就回来。”

三日月温和地点头,同意了她的要求,看着又欢欢喜喜的埋头去对付早餐的千代,眼中染上了一丝欣慰。

 

比起记忆中的那个孩子,现在的千代,真的足够让人感到欣慰。

 

用完早餐,照惯例是千代收走了两个人的盘子,三日月只跟在她后面,帮她把小板凳放到了厨房的水池前,就离开了。

 

这样的用工分配在其他的家庭大概是不太常见的,可是三日月在上料理培训班,结果炸了整个教室之后,他就很有自知之明地放弃了下厨这项艰辛的工作。

 

之后他也有试图在家里洗洗盘子之类的,结果因为一个手滑,引发了各种后续事件,最后导致整个厨房里凡是存在的瓷器陶瓷玻璃器具,统统碎成了渣渣。

他是收拾不干净这一地的残渣的,当然,他也没有心大到让当时才七岁的千代来处理这些碎片,最后还是一通电话,请了清洁公司的工人来,才算是把厨房收拾干净了。

 

因为要出门,三日月又折回了自己的房间,在衬衫外面配了一件短款的工装夹克,顺手带上了挂在衣帽架上的爵士帽才回到一楼的客厅。

“千代,准备好了吗?”

 

“等等,三日月先生。”

千代急急忙忙地擦了擦手,解开围裙的带子,把围裙挂在了椅背上。

“我袜子还没穿!”

 

“嗯,那去吧。”

三日月窝进了客厅的沙发里,把爵士帽搁在茶几上,点点头,双手收在腹上,示意自己会等她下来的。

 

千代立刻“咚咚哒哒”地跑上了二楼,因为着急,在跨上最后一阶楼梯时,她一不小心绊了一下,好在她立刻扶着一旁的扶手,站稳了身子。

千代站稳后抚了抚胸口,有点心虚地瞄了一眼楼下的客厅,静了几秒没有什么动静,大概是楼下的人并没有察觉她的动作,于是她立刻安下心来,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翻出了一双及膝的白袜。

 

“嘿咻嘿咻。”

千代口中哼着拟声词,坐在床沿,往双腿上依次套上了白色的薄棉袜。看着自己被袜子勒出了明显肉感的大腿,小女孩陷入了苦恼。

 

“为什么我就这么胖呢?明明乱姐姐的身材就超级好......”

 

千代看了看自己肉乎乎的两只小手,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毫不意外地捏到了一块软肉。

沮丧了片刻,想起了在楼下等着自己的某人,她立刻把这个烦恼给抛之脑后,“啪嗒啪嗒”地走出了房间。

 

“三日月先生!我准备好了!”

从楼上跑下来的小女孩一下子就扑到了他的膝盖上,结果被硬硬的骨骼搁到了胸口,疼得脸上的五官都皱成了一团。

 

“哈哈哈。”

 

“尝到苦头了?”

三日月对她的苦脸视若不见,从沙发上下来,蹲下身,用食指不痛不痒地弹了弹千代的额头。

“刚才上楼也冒冒失失的。”

 

“唔嗯......”

千代一手揉着还有点点作疼胸口,一手捂着被三日月弹过的额头,不高兴地嘟着嘴撇开了视线。

 

“还疼?”

见小家伙是真吃了苦头,三日月叹了口气,温柔地垂下了眼眸,看着有点闹脾气了的千代。

 

“嗯嗯......”

千代见他没有说什么道理教训自己的意思,反倒开始哄自己了,立刻半是别扭半是撒娇地张开了双臂。

“要抱!”

 

“真是个得寸进尺的小家伙。”

三日月无奈又纵容地依言,伸手环住了千代的双腿,收拢一个用力,就把她安安稳稳地抱了起来。

 

千代抱着三日月的脖子,来到了平时够不到的高度,“哇啊哇啊”地叫了起来的同时,清脆的笑声也如同滴落的露珠,洒满了整个房间。

 

“好了,该出发了,千代。”

 

“嗯嗯!”

 

千代抱紧了三日月的脖子,开心地应声。

 

*

 

其实也没有抱多久,才从客厅走到玄关处,三日月就不得不放下千代,从鞋柜里找出两个人的鞋子。

而换好鞋子后,千代也没有再缠着三日月继续要抱抱,她乖巧地牵着三日月的手,和三日月一起拜访了隔壁的粟田口家。

 

按下门铃后不久,对讲机里就传来了活泼嗓音的回应。

“来啦!请问是谁啊?”

 

“哈哈哈,真精神呢,鲶尾君。”

与之相比,三日月的回应就比较安然了。

 

“啊,是三条先生啊。请稍等,我现在就来开门!”

对讲机很快就被掐断,然而才过了不到一分钟,两人眼前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hello,早上好呀,三条先生,还有千代酱。”

来人有着一头比此刻的朝阳还要耀眼三分的金发,亮丽的嘴角扬起来,足以迷倒学校里的一大片少年。

 

“乱姐姐!早上好!”

千代看见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小姐姐,立刻松开了三日月的手,投入了乱的怀抱。

 

“不对哦,要叫乱·哥·哥哦!”

乱半曲着膝,食指竖起来,放在脸颊边,冲着千代摇了摇。

 

千代盯着乱涂了亮粉色唇膏,显得格外晶莹柔软的双唇,明显地展示出了自己的困惑。

“可是乱姐姐明明就是姐姐啊。”

 

“嗯.......对于千代酱来说,要分清楚这些事情,还是早了点吧。”

乱揉了揉千代的脑袋,却注意着没有弄乱一点她的头发。他拉着千代的手,直起身子,这才顾得再和站在一旁的三日月说上一句话。

 

“三条先生你们是来找药研的吧,刚刚看到他在收拾东西,正说着你们差不多该到了。”

 

“麻烦你了。”

三日月不失礼仪地点了点头,跟在乱和千代身后走进了粟田口家。

 

几个人没走几步,就在院子里撞上了匆匆跑出来的鲶尾。

 

“诶,乱你给三条先生他们开门了啊。”

鲶尾挠了挠后脑勺,有点困惑地说道。

“那,我回去?”

 

“我刚好打算去拿一下今天的报纸啦,结果正巧看见三条先生带着千代酱在门口站着,我就过去开门了。”

乱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挡住了自己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双唇。

“惨了,报纸被我忘记了。”

 

“那我去拿吧!”

鲶尾自告奋勇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反正都出来了,什么都不做地就回去也怪怪的,乱你先带着三条先生和千代进去坐坐吧。”

 

“好~”

乱拖长了尾音,显得格外俏皮可爱,完全就是现役的女子高中生,难怪千代至今分不清他的性别。

“麻烦你啦,鲶尾哥~”

 

“一直以来都让你们费心了。”

三日月在鲶尾与他们分别后,适时地向乱表达了感谢之情。

 

“没有没有。”

乱赶紧摆了摆手,表示完全没有这么一回事。

“都是邻居,这点不算什么,三条先生一个人带千代酱也不容易。再说啦!千代酱这么可爱,多照顾一点也是应该的。”

 

“说起来,三条先生你们用过早餐没?不介意的话,可以在我家用一下,反正还有一些兄弟现在还在睡,早餐也都还没撤下来。”

为了不再和三日月继续客套感谢之类的话,乱很自然地将话题转到了早餐上来。

 

“多谢好意,已经用过了。”

三日月提起早餐,脸上优雅又客套的笑容虽然细微,却又明显地有了点真实之感。

 

“是千代酱做的吧?”

对三日月堪比炸药的厨艺有所耳闻,再加上他的表情变化,乱一下子就猜出了早餐的制作者,奖励式地摸了摸她的头。

“真努力呢。”

 

可是被夸奖了的本人却没有两个大人的好心情,一脸低落地埋头走着自己的路。

 

“怎么了,千代酱?”

乱敏感地察觉了手里牵着的小家伙不佳的心情,立刻耐心地侧过头询问她缘由。

 

“......失败了。”

千代嘟着嘴,虽然闷闷不乐,但还是强打精神告诉了自己特别喜欢的乱姐姐原因,只是说话的时候,总有点心虚地瞄着身后的三日月。

“煎蛋的时候,忘记像烛台切先生教的那样把火腿加进去了.......火腿是后面单独煎的......”

 

“诶,为了这个?”

乱竖起食指,压低了嗓音,像是和她说悄悄话一样,神秘地用手掩着嘴。

“悄悄告诉千代酱一个小秘密,我第一次做煎蛋的时候,还把蛋煎糊了呢。”

 

看着千代慢慢抬起头来,认真听着自己说话,乱不由得笑眯了一双湖蓝色的双眼。

“所以千代酱完全不用在意哦,千代酱已经很努力了,以后一定会更加厉害的。”

 

“到时候可要给我也尝尝千代酱的手艺哦!”

 

“嗯!”

千代在乱的鼓励下打起了精神,只能说,乱不愧是千代心中的女神,完全摸清楚了千代的心理。或许是家里有不少兄弟的缘故,看着兄长哄弟弟,自己也帮忙带过几个弟弟,乱跟着兄长学到了不少和孩子相处的方法,在面对千代这个邻居家的小妹妹时,这些技巧则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我要给乱姐姐做一个大大的便当,放好多好多好看又好吃的料理进去,就像烛台切先生给贞酱做的那样!”

 

“那我就这么期待着喽!”

乱笑盈盈地应下了千代充满稚气,却不失诚恳的承诺。

 

“啊呀啊呀,真伤心呐,千代只想着给别人做,不给我做么?果然是嫌弃我太老了,已经是个老爷爷了,没有乱姐姐好了是么?”

三日月突然插进了一大一小之间的对话,原本在乱面前一直绷着的优雅姿态,突然地就不见了影子,只剩下了一个逗孩子的坏心眼形象。

 

“诶诶诶?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尽管像乱这样的年纪,一眼就能看穿三日月并不怎么认真的假装沮丧,但是三日月的演技骗骗千代这样认真正直的小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千代一下子就慌了手脚。

“因为肯定会给三日月先生做的,所以就没有特别提......”

 

“好啦好啦,千代酱别着急,三条先生是在逗你的。”

穿过规模不大,但是也能走上一会的小花园,到了屋门口,乱不得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结束了三日月难得在外人面前露出来的这一面。

“到啦,两位先在客厅坐会儿吧,药研估计快收拾完了。”

 

乱说着正要打开大门,手还没放上门把手,门柄却自己转动了起来。

刚刚提到的药研拎着公文包,从门内侧走了出来,看见门外的三人,露出了些微惊讶的神情。

当然他在屋内已经听到了之前的门铃声,此时的惊讶仅仅是对刚好在门口撞上的表示。

 

“哟,三条先生,还有千代,早上好啊。”

药研很快就收起了自己一时的惊讶,伸手和两位来客打了声招呼。随后,他把视线停留在了牵着千代手的兄弟身上。

“乱你不是前几天说这周末有社团活动,要去学校么?现在时间可不早了。”

 

药研从外套的兜中掏出手机,给乱亮了一下锁屏上的时间。

 

“糟了,我给忘记了。”

乱瞥了一眼时间,登时一惊,她赶紧蹲下身,和千代道别。

“千代酱,我有事要先走啦,下次再来找我玩哦!”

 

“嗯嗯!”

千代虽然有点舍不得,但还是听话地松开了拉着乱的右手。

“乱姐姐再见,下次一起玩。”

 

“乖孩子。”

乱和千代说好,这才站起身,冲着三日月也道了声别。

“那么,三条先生,我先失礼了。”

 

“哈哈哈,无事无事,刚刚还麻烦你带路了。”

三日月表示出了他无需在意的意思,目送着乱急匆匆地进屋,注意力放回到了千代和药研身上。

 

“直接去车库......或者三条先生你们还是在这里,等着我把车开过来吧。”

尽管车库距离大门这里并不算远,不过,考虑到车库不流通的空气之类的对小孩子来说算不上友好,还是姑且让他们等在了原地。

 

药研的动作很快,没让三日月和千代等多久就把车开了过来,三日月和千代一起并排坐在了后座。

 

“说起来,三条先生你说过不考虑买车对吧,明明有驾照,这是为什么呢?”

药研等三日月和千代系好安全带后,稳稳地发动了汽车,为了不让两人觉得无聊,他还放了一张音乐CD。

不过在行驶了一段路之后,药研还是挑起了一个话题,打破了三人一言不发的状态。

“明明有车的话会方便很多,不是吗?有时候有急事,如果没有车子会很麻烦吧。”

 

“哈哈哈,这个嘛。”

三日月从容地笑了几声,说出了在他眼里没什么可隐瞒的原因。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算开着导航,也总是开到和目的地截然不同的地方呢。”

 

“哈,哈,哈。”

和三日月爽朗的笑声比起来,药研的笑声就脱力了许多。

“真是很有三条先生风格的原因呢。”

 

药研扫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千代,她学着三日月一样,尽管是在松软的车椅上,也与车椅有一段距离,虚靠着椅背端坐,哪怕并不是什么有营养的内容,也认真倾听着两人的对话。

 

说实话,三条家这位尽管是个值得尊敬的大文豪,在社会上有着一顶一的地位,却是他见过的,最符合生活白痴称号的人。

所以当初他们听说隔壁的三条先生收养了一个女孩子,才会很担心地各种上门关怀。

 

实在是没法放心啊,他们一家可是认真地在怀疑,让三条先生养孩子,会不会养出人命来这个问题。要知道,他们家的大嫂在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可是脱口而出了“让三条先生来养孩子?那孩子怕不是要喝露水长大哦!”这种话。

 

他们一家能和三条先生领养的孩子很快熟悉起来,这其中固然有大嫂的主动关心和宠妻的大哥示意大家多去和隔壁的小女孩玩玩的原因,却也和千代本人的乖巧懂事分不开关系。

当然他们也真的很庆幸能和千代熟悉起来,要说这两年,他们一家从三条先生神奇的养育方法下到底拯救过这个孩子几回......那简直是一场血与泪的斗争史。

 

就在药研回忆往事的时候,伴随着车内悠扬的纯音乐,他们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药研工作的单位,就在他们居住地邻镇的一家医院。

///////////////////////////////////////////////////////////////////////

惯例的碎碎念(不想看竹子我废话的各位可以跳过了):

关于这个点文为什么分章发,是这样的,这是有原因的(沉重脸

各位当然已经知道了日服这次大阪城神奇的掉率了是吧?为了能掉弟弟,各路婶婶真的是陷入狂魔,各类玄学都层出不穷,我当然,也不例外(。

当我眼睁睁看着晨佬立写文flag的玄学奇迹般地非常有效时,我自然也心动了,对我家一期也许下了出信浓就写一期婶的flag。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眼睁睁看着一期从53级升到83级,感觉到了我家一期坚定不移的,不给我弟弟的决心。

于是我半是放弃地和闺蜜立下了,如果出信浓我就去写爷爷x小婶婶,不写完不继续挖的flag。

然后我出货了(。

是的,各位,我有信浓了!!!!(狂喜乱舞(突然发疯.jpg

咳咳,这不是重点(不,这就是重点!信浓的腿prpr(你可闭嘴吧你

重点是!爷婶!这和一期尼你到底有什么关系?!没有吧?!半毛钱关系没有吧?!说写一期婶时无动于衷,一说写爷婶,马上就出货!一期尼,你说!你是不是我家坐镇本丸的爷派过来的间谍!

总之,在座各位你们知道了吧,我立下了不写完就不继续挖地的flag.......

然而你们看看这一章的字数啊!!!你们再看看竹子我的更新频率啊!!!你们明白全部写完对竹子我的手速是怎样一种挑战么?!我写完活动结束了吧?!绝对结束了吧!

于是我,把全文分章了(。

全文总共三章,还差两章。

有本事,一期你就再给我掉把后藤啊,你敢掉我就敢更新!

最后附上一张表情包,表达我关于此次更新事件,对我家一期尼的全部感言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