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如果婶婶去万屋的时候,裙子的开衩裂了

1.第一次写这种多人的小段子,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2.人物ooc!!!ooc!!!ooc!!!(真的,没开玩笑)

3.审神者无名字,但私设如山,请注意。

4.大概不是很欢乐......但尽力往轻松向写了,如果能博君一笑,竹子我会感到很荣幸(鞠躬

 

////////////////////////////////////////////////////////////////////////////////////////////////////

 

1.加州清光的场合

 

“清......清光。”

 

清光专心看着出门前烛台切递过来的购物单,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衣服被轻轻地扯了一下,与此同时,审神者轻声的呢喃也飘进了他的耳朵里。

 

“那个.......我的裙子,开衩裂了......”

 

诶?

 

裙子,开衩,裂了?

 

当这几个单词在他的脑海中连成线的时候,清光立刻扭头,顾不上避嫌什么的,直接看向了审神者的大腿。

 

真的,裂了。

 

印象中原本只有十来厘米长度的开衩,一下子从膝盖裂到了大腿根,再往上一点都要到腰了。

尽管审神者已经小心地捏住了裙子左侧开裂的开衩,但她身上的某块布料还是若隐若现地从手指的缝隙间漏了出来.......啊.......原来是白色的啊.......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清光猛地摇头,把脑子里的某些黄色思想甩了出去。

 

“主人!”

 

身体快过了大脑的思考,清光一下子就抱住了身旁的审神者,用身子挡住了她裙子的裂缝。

 

“清......清光。”

审神者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羞耻感,用手掩面,将自己通红的脸颊藏到了手掌的背后。

 

“这里,是大街上啊。”

 

审神者近乎呻吟地从喉咙中挤出了最后一句话。

 

清光这才意识到,周围路过的行人全都露出了祝福和微妙的笑容,估计明天的审神者日报上就能见到用黑体加粗的标题《大惊!审神者与近侍当众拥抱大有隐情,知道都网友都哭了》《当众秀恩爱,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不得不说的几件事》之类的......吧。

 

“清光这个......大笨蛋!”

 

收获了意料以外更多注目的审神者,忍不住从手掌后露出脸来,冲着他说完这一句话后,再次把脸埋回了掌心里。

 

惨了,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但是主人害羞的样子也好可爱wwww

 

这么站在原地胡思乱想了好几分钟,完全没想出解决方案的清光,彻底惹毛了羞耻度和怒气值都满值了的审神者(。

 

*

 

之后清光和审神者去了万屋的服装店买了新衣服,看在他给自己搭配了一堆好看的衣服的份上,审神者表示原谅他了。

 

——虽然在回到本丸后,看到因为清光搭配的过于好看的衣服,自己又超额花掉了多少钱后,审神者又开始生闷气了(。

 

 

2.大和守安定的场合

 

“安......安定。”

审神者慌慌张张地拉住了安定的右手,停住了他本就为了配合她而放缓的脚步,她神色无措地趴上了安定的肩头,在他耳边小声地低语。

 

“我裙子的开衩好像裂了,怎么办?”

 

安定不动声色地回握住了婶婶的手。

“主人别慌,先这么走着。”

 

安定很快带着审神者走进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看了看审神者从膝盖裂到腰间的开衩,然后在捏着开衩的审神者面前,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羽织.......以为是要上演偏僻的角落.avi的人统统去面壁反思,请家里石切丸或是数珠丸等人进行一下正确的思想教育。

 

安定脱下自己身上的羽织,披在了审神者的身上,本身羽织就长到他的膝盖上面,对于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审神者来说,要遮掩身上的尴尬也是尽够了。

 

“呼~这样暂时应该不会有人看出来了。”

安定直到审神者严严实实地裹好了他的羽织,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明显,但他心里也切实因为担忧审神者而在紧张着。

“主人,我们先回本丸一趟换一下衣服吧。”

 

“嗯。”

审神者有点新鲜地扯着对自己来说有点过长的羽织袖子,听见安定的话,这才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

“有安定在身边真是太好了!”

 

糟......糟糕,可爱过头了。

 

安定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狼狈地移开了视线。

 

现在上演偏僻的角落.avi还来得及么?

 

*

 

喂喂喂?请问是检非违使吗?

 

 

3.小狐丸的场合

 

“小......小狐丸。”

注意到回过头来的审神者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慌张。小狐丸镇定地上前几步,靠近她后,微微低下头,将自己的耳朵凑近了她。

 

“那......那个......”

审神者看着小狐丸近在咫尺的面容,忍不住红着脸忸怩了一下,但迫于情况不允许她继续保持女孩子特有的矜持,她还是小声地开了口。

 

“我的裙子......开衩裂了。”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

小狐丸察觉到了他贴近审神者的动作,已经引起了周围来来往往的审神者和付丧神的注意。就算是他,对于现在的情况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困扰。

 

“那么,主人,请恕小狐失礼了。”

 

“诶?诶——”

 

审神者的第一声“诶”是还未理解他所传达的意思,而第二声“诶”则完全是被他的动作给惊到了的缘故。

 

小狐丸轻轻松松地就把身材娇小的审神者给抱起来,拢在了怀里。

 

“等——!小狐——”

审神者口中发出了与其说悲鸣,更加像是嘟囔的抗议,尤其是在她发现自己和小狐丸已经变成人群的焦点时,更是连这点细微的抵抗都消失了绯红色的羞意中。

 

在她明白,小狐丸这样虽然引人瞩目,但也确实牢牢将她开裂的那一侧开衩护在内侧时,她就半是自暴自弃,半是逃避地把脸往小狐丸胸口一埋,做起了一只小小的鸵鸟。

 

把人抱回本丸的路上,小狐丸默默决定了,要把自己其实还有其他解决方案的事情,彻底烂进肚子里。

 

虽然在进本丸的一瞬间,他就被同是三条家的三日月给揭穿了老底就是了(。

 

 

4.乱藤四郎的场合

 

“乱,乱。”

和乱手挽手走在万屋的道路上,审神者却突然变了神色,有点焦急地摇了摇和乱相挽着的手臂,另一只手也等不及地戳了戳乱的肩膀。

“我裙子的开衩裂了,怎么办啊?”

 

“诶?哪里哪里?”

乱马上侧过头去,动作并不明显地检查了一下审神者的裙子,看到那一直裂到腰部的缝隙后,很遗憾地得出了,这条裙子根本没法掩饰到她和审神者逛完街再回本丸的结论。

 

“唔嗯嗯嗯嗯......怎么办呢......”

乱看着有点僵硬地用手捏着裙侧的审神者,口中嘀咕着,一边想着解决办法,一边打量着四周的店家。

 

“有了。”

 

乱小心地护着审神者走进了街边的一家咖啡馆,找了个被盆栽挡住的僻静位置,替审神者点了一杯榛果拿铁后,只留下了一句“我马上回来,主公桑,要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哦~”,就匆匆离开了咖啡馆。

 

好在极化后的短刀机动真不是开玩笑的,审神者心神不宁地喝了没几口咖啡,乱就拎着一个文件夹大小的纸袋走进了咖啡馆。

 

“乱?这个是?”

审神者看见乱出现的瞬间,就放下了自己原本就没什么心思去品的咖啡。

 

比起贵的要死却一点都不和胃口的咖啡,她反倒对乱跑出去干了些什么更感兴趣。看见乱手中拎着出去前还没有的袋子,她自然而然地,就出声询问了。

 

“嘿嘿嘿~宝物~”

乱也不卖关子,在审神者的对面的空椅上坐下,立刻就打开了手中印着漂亮logo的纸袋,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放到了桌子上,将原本只有一杯咖啡的圆桌给摆了个满满当当。

 

别针,曲别针,绸缎,玻璃丝,彩纸,珠子,小剪刀等等等等。

 

将这些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分门别类地放好后,乱就凑到了审神者的身边,开始研究起了审神者今天的服装。

 

“主公桑,今天打扮得真可爱~”

乱很快就结束了自己的打量,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毫不含糊地就拿起了这些零碎玩意中的几样,开始了拼接工作。

 

“主公桑平时也很可爱,但是今天是刻意打扮过的呢~是为了我而打扮的吗?好开心~”

 

“嗯,嗯。”

审神者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

“因为是和乱出来。乱这么可爱,我如果不打扮得好看一点,和乱走在一起,乱也会丢脸的吧。”

 

“才不会有这种事情呢!”

乱对于这件事情的反应,激烈地超乎了她的预料。

“我能和主公桑走在一起,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绝对不会有丢脸这一说!”

 

“主公桑,你稍微往我这边侧过来点。”

乱再次走到审神者的身侧,示意审神者把裂开的地方转向自己,然后巧手一翻,审神者完全没摸清是个什么情况,裙子开衩处原本裂开的地方,就多了一个将其缝合起来的漂亮的蝴蝶结坠子。

 

“好了。”

乱满意地拍了拍手,却没有立即离开自己的位置,他伸手轻轻弹了弹审神者的额头。

 

“真是的,主公桑,要是下次还想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嗯,我知道了。”

审神者捂着自己被弹过的地方,却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会乱想了。”

 

审神者和乱结了咖啡馆里的帐,又一次手挽着手,开开心心地去压马路了~

 

5.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三日月殿......”

虽然开口叫住了身旁风姿卓卓的付丧神,可是审神者犹豫地张口了好几次,都没能把自己想说的事情付诸于口。

 

“哦呀,小姑娘的裙子,看起来有点凄惨呢。”

最后还是三日月自己在审神者各种踌躇的时候,发现了问题所在。

 

审神者羞愧地单手掩着面颊,点了点头,在她看来,用这种事情去麻烦眼前这个风光霁月的付丧神,本身就是一种失礼。可惜今天陪她出来的,她唯一能在这种时候依靠的,也就只有三日月这一刃了。

 

“三、三日月殿,我、我该怎么做才好?”

审神者小心地捏着自己开裂的裙侧,眼巴巴地望向了身旁的付丧神。

 

“啊哈哈,要老爷爷我来照顾别人吗?”

三日月完全不在状态地,发出了一如既往悠闲的笑声。

 

“不过,既然是主君的请求,也只能认真去做了呢。”

 

“这样吧。”

三日月很快就想出了解决方案,效率高到堪比他在战场时才有的风姿。

“小姑娘可以抱着我的手臂走路,靠得紧一点,就可以挡住裂缝了。”

 

“这怎么可以.......对您太失礼了!”

审神者几乎是下意识地摆手拒绝了他的提案。

 

“哦呀,这可就苦恼了。”

三日月微微蹙起自己的眉头,面上泛起了淡淡的愁容。

“毕竟,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呢。”

 

“这个......那个......”

审神者试图找出其他的解决方案,可是她被紧张和害羞控制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完全陷入了一片空白,彻底停止了运转。

 

三日月恢复了自己从容的笑意,看着审神者纠结了半天后,小心翼翼地靠近自己,环住了自己的手臂。

“这......这样......?”

 

“嗯,那么,走吧。”

三日月乐呵呵地应道,重新迈开了步子。

 

感觉到三日月宽大的袖子确实替自己挡住了走光的风险,审神者忍不住松了口气,可是很快,审神者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等......三日月殿!这边不是回本丸的方向!”

 

“嗯?主公你在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出来购物的吗?”

三日月指了指审神者手中,烛台切塞给她的购物清单。

“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能回去呢?”

 

完全拖不动三日月的审神者硬生生地跟着他逛完了整个万屋。

 

大型羞耻play现场。

 

看着脸上快要烧到把自己烧熟的审神者,三日月淡淡一笑,深藏功与名。

 

 

一个人的碎碎念:

清光光大概是ooc最严重的?但是写的时候,又无论如何都无法舍弃他和审神者之间,那种笨蛋情侣一样的气氛(x

乱酱字数超额,其实是因为个人最喜欢乱酱那种解决方式,有这样一个闺蜜真的超级赞啊!我要是有这么一个闺蜜,我当场就娶回家了!(等等!你!

写完这个,意识到自己大概没有做谐星的天赋。下一篇老老实实回归画风,去码那篇半个月前就说要写的暗黑风......然而其实也不是很黑(。

最后,灵感来源是自己的亲身经历......这么尴尬的事情,咱们就锁进黑历史的角落里吧(躺平

评论(39)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