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下月

头像by逃生路線,定制图,禁取。

微博@竹子今天也想吃肉,晋江竹下月。

打字奇慢配上日常没脑洞……大概会很容易玩失踪……欠更拖更是人生的一部分啊!诸君!

(刀剑乱舞)恋と愛

明天有会话考试,我却忍不住自己想要摸鱼的欲望.........

///////////////////////////////////////////////////////////////////

审神者陷入了恋情之中。

 

而那个掳走了少女全部喜悦与悲伤之情的幸运之人,正是她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她会在清光远征的第二天,就魂不守舍地批错公文。她会在清光每一次出阵归来前,都守在本丸大门前,等着对他说出一句“欢迎回来”。她会在无事的时候,总是装作不经意地路过新选组刀剑的寝屋附近,期盼着与他的每一次“偶然”相会。她会心疼所有人的伤口,却只会为他一人的痛楚而落泪。

 

她喜欢清光,任谁都看的出来。

 

而清光对她,又是如何呢?

 

他会在每一次远征的途中,都绞尽脑汁地找来能博她一笑的伴手礼。他会在每一次出阵归来都走在队伍的最前列,为了他能第一眼看见她,为了她能第一眼看见他。他会在她每一次“不经意”路过新选组的寝屋时,都“正好”有事要出去,和她在走廊上撞个满怀。他会在她落泪的时候,都第一时间伸手,擦去她的泪水,将她拥入怀中。

 

他也喜欢审神者,大家似乎都这么认为。

 

“啊哈哈,所以,和我这样的老人家说这种话,大和守殿,你是有什么打算呢?”

三日月缓缓地转动着手中的酒盏,眼中的一轮新月,在此刻光辉的月色照耀之下,显得更加夺目。

 

“打算?”

安定抿着自己杯中的清酒,脸上的两坨红晕显示了他已经微醺的状态。

“没有那种东西。”

 

“我只是......”

“我只是觉得担心。”

 

三日月望着庭院中飘扬的夜樱,没有半点远征归来,回房的途中,被强行拉住听了一堆絮絮叨叨的不满。

他转头,将视线投给半夜一个人坐在走廊上赏月饮酒的大和守安定。

“会担心,也就是说,大和守殿,你并不觉得主公和加州殿的感情可靠?”

 

“可靠?”

安定垂眸望着杯中自己的倒影,摇了摇头。

“与其说是可靠,我觉得,他们这份感情,在化成互相倾诉的爱语之前,甚至都还没有从各自的线连接成结。”

 

“各自倾注着各自的情感,匆匆忙忙地,害怕旁人夺去一样地,饮下对方倒给自己的爱意。却连彼此爱意的实质,都没有去辨明。”

 

他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冲着三日月举杯致意,随后一饮而尽。

 

“三日月,难道你会觉得这份感情可靠吗?”

 

“啊哈哈,这可真是个难题呢。”

三日月话是这么说,面上却没有丝毫困扰的神色。他额边金色的流苏晃动着,仿佛是在呼唤着月光的倾落。

“大和守殿知道,主公为什么从来不唤醒第二振吗?”

 

“第二振.......”

被他突然地岔开了话题,安定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了几分迷茫,却还是努力转动着他已经有点模模糊糊的意识,思考着自己是否曾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话题。

“说起来,是啊.......为什么主人不肯唤醒第二振呢?明明是可以增加本丸战力的好事情.......”

 

“主公的同僚劝过主公很多次。”

三日月垂眸看着酒盏中的倒影,却不是他的,而是天上那轮弦月的倒影。

“我有幸,听到过一次,主公的辩驳。”

 

“‘我们可以拥有许许多多把刀,而他们却只能拥有我们一个主人,这本就是不公平的一件事,所以,至少,我希望在我这里,他们每一把都是唯一。’她是这么说的。”

 

“多么温柔,多么纯粹,多么——”

安定明白了三日月的意思,这样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转述出来,尤为讽刺。

于是他也没有再将最后的话语付诸于口了。

 

多么天真。

 

“让你奉陪我真是抱歉了。”

两人饮尽了一壶清酒,安定收拾着残留下来的酒盏,准备还回厨房去。

 

“那么,我就先行失礼了。”

三日月站在廊下,冲着他点头示意后,就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里。

 

安定端着酒盏,走在去厨房的路上,走着走着,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

“如果感情这种东西,能够首落的话就好了。”

 

可是再锋利的刀,都斩不落人心。

 

少女的恋慕,深信不疑的唯一,可是,那是从最初,就不在此处的事物。

 

他是少女无可替代的恋慕之人,可她却不是他无可取代的所爱之人。

 

想要去爱,想要被爱。

 

他需要的爱,他所认的主,绝不是少女所说的唯一。

 

他们是刀剑,转辗多主,几易他人,那不过是他们刃生的一部分。

就算他们曾经拥有只侍奉过一主的忠诚,在他们被少女召唤,认少女为主的那一刻,也早就不复存在了。

 

她所求的恋与他所求的爱,从最初,就无法相交成结。

评论(8)

热度(38)